2014年6月3日 星期二

[巨人]吳清源(12)

[6]


吳重新回歸到棋界,是昭和二十一年(1946年),他還跟隨著璽光尊的時候。此時的璽光尊似乎是已經資金用盡,就把腦筋動在吳的對局費上,而允許他去對局。

這一年的八月,吳以師兄橋本宇太郎為對手的升降十局賽開始了。提供這個對決舞台的,還是讀賣新聞社。

我剛好就在這個時候左右,才學會下圍棋的。

有一天,現在已經過世的父親買了可折疊式的棋盤與棋子回來,就教了我圍棋該怎麼下。那是個幾乎沒有甚麼娛樂的時代。至於為什麼父親突然要教我下,到現在我也不明白,但我想多少是太無聊,而想找個對手的關係吧。

一開始我被讓「星目風鈴中四目」,換句話說,就是要先在棋盤上擺上二十一子才開始下(譯者註:這裡作者搞錯了,所謂的星目風鈴中四目其實是讓十七子,而不是二十一子。因為日語的讓九子稱為「星目」或「聖目」;而再加掛「風鈴」,則是再加上四角的三三,變成讓十三子;而「中四目」,就是在星與天元對角線中點加四子,就是讓十七子,如下圖)。


Goninn4.png

星目(聖目,在日語中聖目與星目發音相同)風鈴中四目

至於找劫材等規則,我還記得是一面下一面教的。我的這場初次對局(?)最後是以兩目勝收場,我就被圍棋的魅力給迷住了。也因此,當吳、橋本的對局在報紙上登出來時,即使我看不太懂,也還是在棋盤上擺來看看。到了晚上,即使睡著了,夢裡也會跑出棋盤來。

且先把我的私事放一邊,結果吳清源在吳橋本十局賽的第一局持黑輸掉。而且這種輸法讓人感覺到是不成章法的模樣,於是橋本在下完棋回到大阪時,就跟身邊的人說了以下這種有點沉痛的話:

「吳先生已經不會下棋了啊」

然而,從第二局開始,吳卻精彩地將狀態調整回來。與其這樣說,不如說是對手橋本的棋子很奇怪地亂跑比較正確。持黑的橋本下到一百三十手左右為止,可說是運子完美巧妙,明明就是可以壓倒性獲勝的局面,卻不知何故,開始惡手連發,最後竟然輸了一目。

於是身為導師的瀨越嘆道:

「那麼好的棋局卻搞到輸掉,真是該逐出師門了」。

而勝負的波浪就是這麼可怕。就因為這一局,讓吳恢復了過去擅於爭勝負的氣勢,以下就連勝到第五局,將橋本逼到了面臨降級關頭。

然而卻在此時,橋本的健康出了問題,於是對局就中斷了九個月之久。

在這期間,有各式各樣的謠言流傳了起來。

那時吳清源還跟隨著璽光尊,所以當橋本打算落子時,就會聽到不知哪裡來的大鼓聲妨礙思考;甚至還有從天花板上降下來的蜘蛛...之類的怪談。

當然,不可能有像這麼離譜的事。只是橋本那樣的輸法,似乎不用這些怪力亂神來說明,也很難讓一般大眾能接受吧。

不過,在比賽重新開始的第六局中,橋本卻贏了二目而逃過了被降級的命運。雖然這局棋到中盤為止橋本的形勢並不理想,卻因為吳一瞬間下得過強,而讓橋本找到機會獲勝。

接下來的第七局,在吳持黑下,形勢出現了令人眼花撩亂的三轉四折,最後是白棋下出失著,而讓吳清源不計勝,讓橋本再度面臨了被降級的關頭。

至於第八局,也是橋本優勢的棋,遭到了吳的逆轉。於是成績就變成了吳的六勝二敗多贏四局,橋本還是被降級到相當於低吳一段的地位。

在吳剛來日本之時,橋本曾經帶著吳清源去神宮球場看棒球。橋本一面看球一面教著吳棒球的規則,然而回頭一看,才發現吳清源早就拿出棋書在看了。

[巨人]吳清源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