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5日 星期三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2)


踢爆石田二十四世本因坊的惡行

譯自「NHK圍棋講座」2014年6月號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ちょっといい碁の話)

---By二十五世本因坊趙魔鬼治勳

===

這是我還在當內弟子時的故事。當時木谷道場剛從神奈川縣的平塚市搬到了東京四谷。當時我的四周全都是師兄前輩。比如說久島國夫(九段)先生、加藤正夫(名譽王座)先生、此外還有佐藤昌晴(九段)先生等等。其中比較強的就是石田(秀芳本因坊)先生了。不過,木谷老師和夫人卻是比較喜歡加藤先生的樣子。畢竟他既認真又用功,人品又很好嘛。至於石田先生,在生活態度上可是劣等生。只有圍棋特別強而已...。


他只要坐下來就是彈吉他,不然就是躺下來看漫畫。那時他真是個無可救藥的學生。只要一沒看見他的身影,大概就可以猜到是躲起來喝酒了。所以呀,我是這樣想的,要是他在那個時候更用功一點的話,後來應該會更厲害才對。我想我大概會一下就被他打爆吧。

當時附近有個小酒館。那是個喝威士忌會被認為是很酷的時代。不知道大家是否知道曾有個酒商出過「老牌(Old)」的威士忌?這個酒俗稱是「不倒翁」(譯者按:這種威士忌是Suntory出的名酒,因為酒瓶形狀圓胖,所以有不倒翁或狸貓的綽號),比差不多時期出的「角瓶」等級要略高一些。當時他一直跟我說:「治勳啊,酒就只能喝不倒翁喔。如果不是喝不倒翁就不行啦」,可是明明石田先生當時又還不到懂酒的年紀啊(笑)。不過當時的我,聽了這些話後還是「是喔,原來酒是這樣的啊」而覺得非常佩服石田先生呀。

在當時,我們「何時」可以從道場獨立出來住可是一項大事。在道場還在平塚時,由於離日本棋院很遠,所以只要一入段(譯註:需要常參加正式比賽)而提出獨立的申請,老師大概都會答應。而石田先生就是想要玩,所以就希望盡量早點獨立出去。因為就他是二十四小時都想彈吉他、看漫畫、喝酒的人啊。不過老師和夫人卻不准他獨立出去。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他在道場就已經不用功了,獨立出去會變成怎樣?簡直是比打著燈籠還清楚明白啊。然而,即便如此,石田先生還是頻頻提出獨立的申請。於是,老師就開了個「等你拿到頭銜再說」的條件。於是,他整個人就變了。石田先生竟然拼命用功起來了喔。而且竟然就拿下了本因坊的頭銜!我猜老師夫妻原本應該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真的可以拿到頭銜吧?於是又開了一個新的條件:

「只要你再拿到一個頭銜,我們就准你獨立」。

而聽到這個條件的石田先生怎麼樣了呢?竟然就當上名人了(笑)。這下子總不能還是把名人本因坊當作內弟子留在道場裡了吧。於是老師終於認可了他的獨立。

接下來,終於到了他要搬出去的前一天,石田先生用以下的口吻叫住我:

「治勳,來,跟我下棋」

於是就整整指導我下了一天的棋。像這樣的事,一般是不可能會有的。對師徒而言,是入門下一盤、獨立出去時再下一盤,就這樣而已。不過,對我來說石田先生只是師兄。所以這是「我想也不敢想!」的師兄弟對局,而讓我非常感激。我完全無法想像接受高手的指導是這麼令人感動的事呢。而且還是天下第一的名人本因坊,簡直就像是做夢一樣。我這樣寫,大家可能會覺得石田先生是個大好人吧?不過我知道,石田先生的本意是甚麼。這些對局,就是他付給我的封口費吧。叫我不要講他躲起來喝酒、彈吉他的事(笑)。不過,今後我也還是要繼續告發石田先生的惡行,以免忘了這些過去的回憶。

  ===

有點讚的圍棋故事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