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8日 星期三

匹夫而為異國師 一著而為天下法


這是1986年,吳清源大師前往香港領取榮譽博士頭銜時,沈君山先生替聯合報寫的紀念文剪報。這麼重要的歷史資料,吐大叔家中自然不能不收藏。不過有別於家中其他的歷史剪報大多是父執輩留下來的,這一篇可是貨真價實吐大叔自己剪的。

由於這篇文章實在寫得太好了,後來就直接拿來當吳大師的自傳「以文會友」的中文版「天外有天」的序之一(另外還有吳大師師兄橋本宇太郎寫的原版序與金庸寫的中文版序)。這麼精彩的文章,吐大叔再三輩子也寫不出來,當然只能直接照貼引用囉。


吳清源退休紀念文.JPG



[匹夫而為異國師,一著而為天下法]

沈君山

相傳蘇子瞻為韓文公廟立碑,徬徨思索,不能落筆,忽得「匹夫而為百世師, 一言而為天下法」兩句,乃一氣呵成。 此傳神一聯,稍改數字:「匹夫而為異國師,一著而為天下法」,正足為吳清源先生寫照。

圍棋是勝負的世界,善勝負者日人稱之為勝負師。勝負師常有,但沒世而名不稱者居多。吳先生在五十年代前後,對日本一流高手作個別十局比賽,將之全部降級,專就成績而言,足夠資格稱得上第一流的勝負師。但在吳先生棋的世界中,勝負只是一個附帶的因素。對吳先生而言,圍棋是種藝術,也是一種哲理,反覆爭棋的最後的目的,是從中領悟建立圓滿調和的道。吳先生髫齡渡日,縱橫棋壇四十年,所創布局定石, 不知凡幾,這些新布局新定石,對當時的勝負未必有助,但卻為後來者開闢一片新天地。此所以吳先生卓立於群彥之上,而為圍棋史上劃時代的人物。


然吳先生之贏得日本舉國之尊敬,又不僅在棋藝。凡繼往開來為一代宗師者,必有其特殊之氣質,曾與愛因斯坦共事並為愛氏立傳的一位科學家曾說:愛氏是他所識人中,最自由、最不妥協、和最有自信者。白由、自信,和不妥協是真正天才共通的特性,也正是吳先生圍棋一生的寫照。

突破前人窠臼的能力必然是從前人窠臼中摸索而得,浸沉愈久,常然愈不容易脫離舊規。吳先生六歲習弈,十四歲東渡,到推出新布局時,已弈了十多年棋,這十多年,他使用傳統的布局,戰績所向無敵,但為追求「和諧的完美」 (吳先生語),乃一朝棄其舊所依恃, 另創新天地,若無自由自在無所滯著的心靈,焉能致此?


獨立自由的心靈是開啟創新之門的鑰匙,執著堅持則是底定於成的動力。吳先生昭和八年對本因坊秀哉一局,以三三、星、天元起局。圍棋之美原在海闊天空,盤上任何一點都可落子.但日本棋壇的規章建制成於封建之幕府時代, 故雖至昭和年代,仍遺留許多陋規,譬如三三稱之為鬼門打,便是忌諱之著。吳先生以十八歲之少年,面對代表傳統君臨日本棋壇已三十年之秀哉,毅然以三三起手,向不合理之陋習挑戰。吳先生在決定如此起局之前,也必衡量過會因此引來多少批評指謫。從時代潮流而書,此封建遺習最後必將隨幕府制度而俱去。但在將去未去之際,以異國少年一人,挑戰三百年絕對之傳統,不撓不沮,此局後來稱為「昭和之名局」,其時代意義或更在棋局本身內容之上也。


凡開創新局,開始時一定是孤獨的,而十次嘗試,失敗者八九次,成功不過一二。

若無充分自信,幾番挫折,生趣略盡,必然難以為繼。吳先生首創雪崩定石, 其中某些變化,一般都認為不利,但吳先生卻屢屢嘗試,而且愈是重要的比賽,愈加以使用。或以此相問,吳先生總說:還有些演變,沒有研究透徹,或者未必不利。其所以必要在重要比賽場合試用,乃因為只有真劍決勝,全力以赴,才能窺前所未窺,吳先生自信之充分,對真理之執著,有若此者。

世人常曰「世事如棋」,其實棋何嘗如世事。棋之爭也公開,其輸贏也清白, 初未如世事之詭譎難明,然最後終局之勝負榮辱,其得失之道又彷彿相吻合。 吳先生一生無世俗之心,不為物移,不為勢劫,又不與世相推移,故當其盛時,落落寡合,無花團錦簇之榮。然七十引退之日,日本棋界懷念吳先生一生對圍棋之貢獻,於東京大倉飯店為吳先生)舉辦紀念棋會,朝野名流群集,盛典空前, 其殊榮又非當代棋士所能及,故其成就自在人心;然日人在文化藝術上超越國界之氣度,亦有足稱者。

吳先生與日本棋界恩怨友敵數十年,最後贏得彼舉國之尊敬,但在自己祖國,以生逢戰亂,竟無全國共聚一堂相賀之機會,此吳先生言談著作間常引為憾者。今趁中文大學頒贈榮譽文學博士之便,海內外華人棋友共集香島,以棋會為先生賀,洵棋界一大盛事。

(以上文字為掃描後OCR結果修正而成---搞不好比我自己打字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