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4日 星期六

[巨人]吳清源(05)

換句話說,這並不是只要把吳清源少年帶來日本,問題就解決了。而是必須要考慮照顧吳家一家的生活問題。

再深入一點探討的話,開始轉為險惡狀態的中日關係也是將吳清源帶來日本的障礙之一。瀨越對此毫不放棄地尋求犬養木堂(譯註:即犬養毅,木堂是他的號。犬養毅當時是眾議院議員)的協助,拜託他解決政治面的問題。

結果大倉做出決定,提供給吳清源每月兩百元、為期兩年的補助。如果在這兩年間表現不如預期的話,再將吳清源送回北京。


瀨越看了吳和井上五段對弈的棋譜後,雖然是很有信心,但還是打了電報給昭和三年(1928年)在滿州旅行中的愛徒橋本宇太郎,要他轉去北京,和吳清源下測試棋。橋本在當時被人稱為天才宇太郎,雖然還只是個四段的新進棋士,但實力和現在的四段不同。在這個時代下,除了名人外,最強的就是七段;因此用現在來比喻,橋本的四段就相當於不久前剛成為本因坊挑戰者(譯註:這是1974年度)的武宮(正樹)七段一樣吧。

吳面對橋本這個對手,兩局都以讓先的局差來下,結果獲得了二連勝。後來我曾經直接聽橋本說過當年的測試棋,他說還沒下幾手,心中就覺得這位小弟會是個大人物而為之咋舌。

有了這個二連勝掛保證,這一年的十月,吳清源就和母親、大哥吳浣一起渡海到日本來了。

[3]


將吳清源請來後,對日本這邊來說要給他幾段,就成了一大問題。

因為不管怎麼說,職業棋士的段位就和生活有直接的關係。不同的段位其對局費與指導費就有所不同。

總之,就先給吳初段的段位吧,是當時大部分人的意見。因為就算是打贏了橋本四段,那也不算正式的比賽。(譯註:照當時一子相差兩段的規定,讓先贏了橋本至少就該有二段的資格)

然而,瀨越卻主張應該給予三段段位。因為在吳來到日本後,他就立刻和吳下了一局二子的拜師指導棋,下完了以後的感想是這位少年具有百年僅此一人的天分。

到底是強是弱?

在圍棋上關於這點倒是有很簡明的方法。只要實際去下下看就明白了。

首先,就由當年度大手合(日本棋院正式升段賽,是當時職業棋士最重要的比賽)拿到第一名的筱原正美四段擔任第一棒。這一局分成三天來下,持黑先著的吳以171手不計勝。

接著,就是身為名人本因坊的秀哉出場。吳清源被讓二子,結果一路贏到底。本因坊秀哉自己的講評是:

「不管怎麼看,黑棋的態度是極其莊重堅實,直到最後都好好地維持住優勢,步武堂堂,完全不給白棋有任何可趁之機,本局可說是二子棋中快心會意之傑作」。

在這種場合下,所謂黑棋的態度,並不是指對局時的坐姿或動作,當然是指盤上的手段。

第三局,仍是持黑受先對上村島義勝四段,吳在207手止以五目獲勝。至此吳的實力是毫無疑問了,於是就被正式授予跳升三段。

之後的一年間,吳清源就被安排猛下報紙或日本棋院的官辦雜誌「棋道」所主辦的棋賽。這是身邊的人考慮到與其立刻安排他去下大手合賽,不如先顧慮到健康的問題,而且也有讓他熟悉對局時日本式的跪坐習慣的用意。

到昭和五年(1930年)春天正式參加大手合為止,吳總共下了二十三局。成績是十二勝九敗二和。

到了可以說是主戰場的大手合賽後,吳在春季賽中七勝一敗、秋季賽八戰全勝,立刻就升上了四段。其中唯一的敗局,就是遭到五段的木谷實送上的。

[巨人]吳清源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