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1日 星期三

[巨人]吳清源(02)

我就坐這間房間的角落,看著這檢討光景,就連我也覺得心情非常高昂起來。

之所以會如此,除了現場氣氛很熱烈以外,更重要的還是能親眼見到吳清源本人而覺得非常興奮。

對於不下圍棋的人來說,可能會有點難以理解這樣的感覺。舉例來說,就好像是熱愛棒球的少年,能和長島(茂雄)或王(貞治)一起傳接球的感覺(譯註:本文寫於1974年,是王貞治與長島茂雄全盛時期的末期)。這樣說大家應該就能明白了吧。


實際上,在此時間點的吳清源,正是圍棋界的超級巨星。如果是棒球,只要去球場,就能夠見到長島或王先生。雖然要和他們玩傳接球可能有點勉強,但至少有機會跟他們要簽名。然而職業棋士與棋迷之間的關係,卻非如此。

在報紙或雜誌上,棋迷朋友可以接觸到自己喜歡的棋士的作品,也就是棋譜。只在自己在棋盤上擺一遍,就可能重現對局時的狀況。

然而即便是可以重現對局時的狀況,卻無法去對局現場直接體會真刀真槍比試的緊張氣氛。最接近可以體會到這種感覺的例子是電視對局。這的確雖能一窺對局時的狀況,但比起名人賽或本因坊賽這種重量級勝負的對局,那種緊迫感可是相差非常巨大的。

電視比賽為了能在短時間中播放,而讓對局能盡早結束,所以採用了一手三十秒讀秒的方式來下。其基本時限了不起就是十分鐘左右,在這十分鐘用完以後,就會開始讀秒。但是這種讀秒,和基本時限十小時、花了兩天使用完時限後的讀秒,其凶險激烈的程度完全是不能相比的。

也是因為這樣,下電視對局和下名人或本因坊這種大頭銜賽時,棋士們投入的氣魄也會有所改變。

當然,這不是說電視對局就缺乏了認真性。對於職業棋士來說,只要開始面向棋盤後,不管是下怎樣的棋局,都會認真去下。決不會因為是電視棋,就隨便亂下。

即便是如此,電視對局在當時仍尚未實現。也是因為這樣,能夠觀看到職業棋士、甚至是像吳對坂田這樣的好組合來對局,是非常值得興奮的一件事。

我在角落渺小起來,默默地遠眺職業棋士們的研究檢討。根據他們的看法,此刻的形勢不管怎麼看都是不明的樣子。

其中在盤上的研究聲勢漸弱而中斷時,就會變成了閒聊。而且說是研究,也不是一直都在進行著,在下一著或對應的著手已經有定論後,也不會有一定的研究主題。而我就趁機問了一下也在現場的擔當部長A先生,剛才我突然想到的事情。

「吳清源先生說的日語,其音調就是讓人覺得很怪呢。這是一直都是這樣嗎?」

「是吧。哎呀,的確是不能說是講得好的」

A先生如是回答。

「可是他不是已經來到日本好多年了嗎?應該超過三十年了吧?」

「他是昭和三年來的,所以是三十三年了」

「在這麼長的時間下,住在日本、又說著日語,我覺得應該要像日本人講得一樣了才對...為何他還會這樣?」

「天知道...」

A先生歪著頭,擺出一副這種事怎樣都無所謂啦的樣子。

就在其間,有另外一位也在現場的某位仁兄,朝著我們方向說:

「就是因為如此,吳清源才會這麼強喔」

「因為這樣才會強?」

「換句話說,那種打算要把日語說好的俗氣想法,在他身上是沒有的啦。如果有時間花在日語學習上,還不如把時間花在圍棋學習上比較有意義吧」

這位仁兄繼續補充。

原來如此,也有這樣的看法啊~這個說法讓我感動了一下,但我並不是完全能夠認同。就像我一開始寫過的一樣,吳先生來到日本時,是即便不是有心想學、只要日常上頻繁使用日語,應該就能快速進步的年齡啊。

不過,聽到這樣的說法,的確會覺得那位仁兄的解釋也許也代表了另一面真理吧。想到這裡,我就有了想要再一次接觸到那種奇妙音調日語的衝動,而再度回到了對局室。


[巨人]吳清源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