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2日 星期六

無題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朋友有個樂團即將演出缺人手,於是就召喚我去幫忙(召喚獸這個詞就是這時候用的XD)。不過,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只能去兩次彩排,就得台上見了,所以這個召喚獸並不是非常稱職...。

這個小樂團的成員其實有不少是以前就認識的朋友,其中指揮蔡老師就是當兵時上一屆的學長,所以看到他總是要畢恭畢敬、立正站好。



故事是發生在我第二次去彩排的時候,練到某首曲子的中間,蔡老師突然往我這個方向看過來,若有所思的樣子。這時我還不知道他是要說我,還以為是剛剛後面的人放炮了(當個召喚獸最重要的口訣就是不管怎樣,一定都是後面或旁邊人的錯),趕快轉頭看看發生了啥事。

沒想到沉默了三十秒後,蔡老師開口了:
嗯,我看到吐奶剛才吹樂器的樣子,還是那樣彎腰駝背縮在一起的樣子,真是跟二十年前一模一樣(身邊眾人點頭如搗蒜)。那時候,我每次看到他,也都是縮在椅子上,但偶而就是會突然坐正起來,這時候我就知道後面一定有長官來了....(現場大爆笑)

老實說,關於這件事我自己是一點自覺也沒有。如果有,應該是本能吧 :)
(畢竟我背後沒有長眼睛)

如果你要問我為什麼會有這種特異功能,我也不是非常清楚,只能說可能是徐檢老師的真傳吧? XDDD

PS:為了這個問題,我今天在正式演出中很有意識地坐得比較直,至少照片中看起來不是太駝背......。




===

[工商服務時間]

其實這個樂團,本身就是蔡老師自己成立的,其成立宗旨寫得非常感人,在此全文引用騙一下稿費幫忙打個廣告:

先闡述一下這個樂團的構想。我以前在美國唸書時,在1998年時有去帶過馬里蘭大學的社區管樂團。大學裡有四個團:
1.wind ensemble約40人,都是音樂系最好的學生組成,從博士班到大三大四,大學生程度要很好才進得去。
2.Concert band約70-80人,主要都是音樂系主修演奏的學生,非主修學生要考試才能參加
3.Symphonic band約100人,很多人也吹marching band,有音樂系的修教育或副修管樂的學生和外系的學生參加
4.community band是給附近的居民參加為主,也有一些音樂系學生參加

在Community band裡面的團員什麼年紀都有,尤其年長的者居多,tuba有五個,都是五六十歲的人。還有爸爸跟兒子,爺爺奶奶跟孫女一起來練團的。當年就非常羨慕他們有這樣的樂團,台灣當年可沒有管樂團裡面有超過35歲的人在參加的。

現在又過了這麼久,我這幾年發現,有越來越多的35歲以上的人,從前都是很愛吹管樂的人,現在工作和家庭都比較穩定了,想要開始把樂器拿起來,重溫一下以前在高中大學時的團練感受,但是,很難找到滿意的可以參加的樂團。
大部份的管樂團都有將近一半以上的成員是學生,而現在學生反而出席率都很差,團很多,練習時出席的人很少。又因為開始有代溝出現,老人們去參加這些團總是覺得格格不入,而且都要吹很大的曲子,如果很久沒有練的人,常常去了一兩次就不敢參加了。

我們的目標,是要成立一個團,讓大家一輩子都有地方練樂團,都能一直吹。剛成立時,把團員都是設定為常年沒有練樂器,從頭開始練。每星期只需要來吹三個小 時樂器,跟同好聚聚,同時吹吹懷念的樂曲和想吹的樂曲,沒有壓力,只是個讓大家來休閒的活動,因為都是成年人,經費大家自己交自己花,不會有什麼困難,租 個場地,請一兩個工讀生幫大家排座位,準備樂譜等等。我們預計一個月應該最多交一兩千元的團費就很足夠了。

團員當中應該不會有學生,也不太會有學音樂的專業人士會來參加,先看看我們能有多少人參加再來看能做些什麼!

真的很希望,能再度看到跟美國一樣的社區管樂團,有兩代同堂或者三代同堂的團員們!而且是台灣第一個這樣的團體!


有沒有很感人?

如果很感動的話,不妨試著跟蔡老師聯絡一下,然後每週四晚上拿起樂器去歡樂一下,特別如果你是吹法國號、低音號或單簧管的話。(很妙的是,明明單簧管在一般樂團是種人多勢眾的幫派,結果現在好多樂團都缺單簧管...)

===

[長號人特質]

根據茂木大師的說法, 長號人是一種豪放、開朗的人種,這樣的特質其實在蔡老師身上也非常明顯。

就好比上面提到的例子,蔡老師在我參加的這幾次練習中,講了不少笑話,讓現場的氣氛就是歡樂到不行。除此以外,最豪放的還是他在最後一次排練時發出豪語:我們要演的「九零年代」這首曲子中共有十八首當年的排行榜金曲,不如就在現場來個有獎徵答,能夠正確答出全部十八首曲子曲名的人,我就發給一萬元獎金....

哇!有沒有很豪爽?至少這絕對不是我們這種凡事小心謹慎的單簧管人敢說的哩(拜)

更誇張的是,今天的正式演出中,他還真的把這個徵答向現場觀眾公布了說...

當然,他也是有不會有人答對的自信啦,因為實際上也真的沒有人答對 www

另外一個例子,也是發生在同次練習中。最後快要結束時,蔡老師又用關愛的眼神看著低音號的槍手:
有低音號真的是好練很多啊...乾脆這樣吧,以後我們發槍手費給你,一次三千元,我們絕對付得起。不然,我們跟你簽個三十萬的賣身契,你要一直我們這裡吹直到吹不動為止。不過你可能會到了89歲那天還要背著低音號來我們這邊上班而後悔不已吧?哈哈哈...

 ....

聽到這裡,我只能說茂木大師真的是真知灼見,這就是長號人特質!

===

[世事難料]

這個樂團的成員中,還有一位諧星(自稱)兼首息(江湖稱號。而且沒打錯字,因為所謂的「首息」就是首先休息的意思w),其實除了是我的當兵同梯外,最近我才知道他和我念的是同一間高中(感謝臉書)。

所以今天在演出完後的餐會(今天真是個爽差XD),我也和他聊了一下以前高中的事。他說他們也辦了幾次同學會,但是其中有人已經不在世上了,大嘆起人生無常、世事難料。

哎,我也是這麼認為。

好比說,我今天為了這場演出,差點搞得某養貓遊戲的貓相撲被降級。更令人生氣的是,明明我練得很勤的那一隊,卻被分到了程度非常高的一組中;而另外一隊只是隨便練,結果卻被分到好打的一組。結果前者差點被降級,而後者輕鬆晉級 !@%$*^....

這也是世事難料啊(大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