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日 星期二

[短期連載]「哇!一缸子公主的貓戰記」劇情介紹(八)

第八章 三毛田家的末日

貓神大人:
三毛田勝賴為了證明自己和上杉景貓同盟的誠意,就把妹妹菊姬喵嫁給了景貓。

菊姬喵:
景貓大人,我是從三毛田家來的阿菊,請多多指教!

上杉景貓:
嗯、嗯...(上杉景勝的不愛說話是世界聞名的~)

===

貓神大人:
身為景貓心腹的樋口喵六,也在這個時間附近和喵江船(直江船)結婚,並以入贅女婿的身分繼承了喵江家,並且改名為喵江兼續(直江兼續)。

喵江船:
雖然我年紀比你大...兼續大人,但今後就讓我們以夫婦的關係好好相處下去吧。

喵江兼續:
是的,遵命!

===

貓神大人:
因為御館之亂而陷入愁雲慘霧氣氛的上杉家,現在則是出現了熱鬧的結婚潮呢。

就請大家接下來慶祝菊姬喵、景貓與阿船、兼續這兩對新郎新娘的婚禮,而來試試他們的功力吧。(開始戰鬥)

===

貓神大人:
因為對親弟弟景虎貓見死不救的恨意,使得北條氏喵政和織田、德喵川簽訂了盟約,完成了三毛田包圍網。

北條氏喵政:
嘿嘿!該死的勝賴!這樣你就無法「唱秋」了!除了上杉以外,東、南、西三方都會來夾擊你們三毛田家了!

早喵川夫人:
...明明勝賴大人的老婆,就是我們的妹妹喵模夫人。氏喵政您真的忍心和自己的妹婿為敵嗎?

===

Ch8-1.png


貓神大人:
然後織田信喵(織田信長)終於下達了對三毛田家的討伐令。擔任討伐軍總大將的,就是其嫡長子信忠喵。

織田信忠喵:
各位弟兄,跟著我來,現在正是去除對織田家最大威脅的三毛田家的時機啊!

松姬喵:
嗚呼...應該是以前許配對象的信忠喵大人,現在卻要來攻打三毛田家領土?不過...,也許這樣我們就終於有機會碰面了。

===

貓神大人:
雖然信忠喵與松姬喵雙方是互許婚嫁,但最後這場姻緣卻是沒有結成。

這裡就請大家和這對被時代潮流玩弄而無法實現婚姻之約的幻夢夫妻來對戰看看吧。(開始戰鬥)

===

貓神大人:
在織田信忠喵的攻勢下,三毛田家的武將非紛紛望風而降。唯一一吐怨氣振作起來的,是以下這隻女武者。

織田信忠喵:
啥?那隻母貓...竟然用超猛的氣勢衝往我們這邊來了。來人啊,趕快迎擊!

花喵(諏訪花):
只要是我丈夫的敵人...我都要全部砍死!

===

貓神大人:
花喵是三毛田這一方高遠城守將諏訪勝右衛門(很奇怪,這個人物竟然沒有被貓武將化)的妻子。在其丈夫戰死之後,她就揮起大刀向織田軍突擊。

接下來就請大家來對付一下三毛田家第一流的女武者花喵的猛攻吧。(開始戰鬥)

===

貓神大人:
結果三毛田勝賴身邊的武將也一個個叛逃,最後在天目山之戰打敗後失去一切,而被逼自殺。

三毛田勝賴:
...喵模,到此為止了。接下來就讓我以三毛田家當家的身分高潔地戰死吧。至於妳就回去北條家好了。

喵模夫人:
我是三毛田家當家勝賴大人的妻子。我會一直陪伴您到最後的...。

===

貓神大人:
從北條家嫁來三毛田家才只有五年,喵模夫人此時才不過十九歲,還非常年輕。

喵模夫人:
宛若黑髮纏亂之世,無盡思念消逝,彷彿露珠之緒。(辭世詩)

三毛田勝賴:
喵模...抱歉!

===

貓神大人:
至此名門三毛田家終於滅亡了。

接下來就請大家和支撐著衰運顯著之三毛田家的勝賴、喵模夫妻來個最後一戰吧!

===

貓神大人:
北條氏喵政雖然消滅了三毛田家,報了弟弟景虎貓之仇,但卻在織田信喵面前抬不起頭來了。

北條氏喵政:
明明我們北條家在討伐三毛田之戰中也有出兵,但領土卻幾乎都被織田家和德喵川家給奪去了,喵。

北條幻喵(北條幻庵):
我們想要的上野國領土,也因為真喵田昌幸(真田昌幸)向織田家投降而拿不到了...。

===

早喵川夫人:
母親大人...氏喵政這樣做到底對不對啊?消滅了妹婿勝賴大人,真的是好事嗎?

照姬喵:
公貓們幹的那些事輪不到我們插嘴...不過,我是不想再有甚麼戰爭與你爭我奪了,我只想要一個能夠安心生活的太平之世啊。

===

貓神大人:
對北條氏喵政的母親照姬喵、姊姊早喵川夫人來說,氏喵政的外交方針看起來真是不可靠啊。不過氏喵政也是有他自己的考量吧。

為了掃除母親與姐姐心中的不安,請用戰鬥來說服她們吧!(開始戰鬥)

===

貓神大人:
三毛田家滅亡,因而無家可歸的松姬喵,受到原本的未婚夫織田信忠喵的邀請而前往京都。

松姬喵:
信忠喵大人...我就快見到您了啊。我等這一天不知等了多久啊...!

===

貓神大人:
然而,就在上京的途中,聽到了明智光斯芬秀(明智光秀,設定上是斯芬克斯貓,所以這樣翻)在京都本能寺反叛而將織田信喵、織田信忠喵殺掉的消息....。

松姬喵:
怎、怎麼會這樣...!信忠喵大人竟然被殺了?那,我、我該怎麼辦?!啊啊啊~

貓神大人:
全身沾滿這樣深沉悲痛的松姬喵,就在本能寺之變後立刻出家,法號為信松喵(信松),據說就這樣靜靜地獨自過完餘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