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8日 星期二

沈君山先生之懺悔錄(下)

第二譜 51~91

Shen_Ishi5.png


石田:51之拆非常之大。

沈:左下折衝,下得窩囊自己看看也生氣。

石田:56好,也可下A,此時不可59小飛,被白A進角吃虧。

沈:60與61交換黑目數吃虧,但白右邊薄弱,58乃為對右邊白子發動攻擊之伏兵。

石田:58有魄力,但62與63交換不必,不交換以後黑有63長出,可以接回,這塊白棋沒有活定,會影響右邊的決戰。

沈:當時以為白補了就活定了,唉,平時的Killing Instinct今天不知到哪兒去了。


沈:68很想B碰,如參考圖四則黑滿意,但怕白用強,如參考圖五,白會不會這樣強來?

對這個問題,石田微笑不答。

參考圖四

Shen_Ishi6.png

參考圖五

Shen_Ishi7.png

沈:68或者逕C跳如何?

石田:那白準備D渡,也可以下。

沈:白飛到83,目數已經接近,此時決心不再退讓了。

石田:84好棋。

沈:白85不懂,下在90處不就有兩眼了嗎?為什麼留一個讓我90衝要害的機會呢?

蔣:這就是石田厲害的地方,誘你90衝,以順勢91飛,先把目數便宜了再說。

沈:91是意想不到的一著,居然不補斷,而先飛,真是毫不畏死。

蔣:當時林文伯講解說:真是欺侮人,要我一定E處衝斷,死也要斷,斷了再說。

沈:唉,這就是台上與台下的不同了。台下可以激昂慷慨,不辭一戰的叫口號,台上的人是要負責任的囉。看不清楚,一戰而亡,豈不貽笑大方嗎?

事後研究,若衝斷,大致變化如參考圖六,到20止,黑A若白B,則黑長一氣,但是若白C,其後白衝衝長長至少可以長出一氣來,如變化一。

參考圖六

Shen_Ishi8.png

參考圖六變化一

Shen_Ishi9.png

蔣:你在下92之前長考了二十分鐘,是不是把衝斷的變化都想到了呢?

沈:哪裡想到那麼多,只是算到確可把白封住,看看「好像」黑的氣長,但黑的氣是死的,而白在F扳出後,可以種種騰挪,假若被他長出兩氣來不得了。當時左思右想,事實上不是在算氣,是內心的交戰,是內心主戰派和主和派的交戰。石田下91只想了兩分鐘,看他神定氣閒地坐在那兒,我心裡就氣餒了。

蔣:這就是被讓子的痛苦。

沈:一點也不錯。我平常下讓子棋,凡是複雜算不清的時候,總是打過一手(文抄公按:當時的圍棋雜誌還很多這種從日文原封不動轉過來的用語,「打過」就是其中之一,意思就是用強、過分),看對方苦苦思考,心裡卻一點也不怕---「我算不清的你還算得清嗎?明著欺侮你,怎麼樣?」。十九對方是退讓的,那時心裡十分滿足呢!

蔣:哈哈,今朝報應都到眼前來了。


第三譜 92~143

Shen_Ishi10.png


石田:92應得不錯,只好這樣應。

石田:96退非常之大,所以93或者可於96處扳出,不過黑如不應硬在93衝斷,上邊沒有明顯的兩眼,白棋麻煩。

石田:104強手,但也可A跳封中空,黑還是優勢。

沈:參考圖七的走法我也想過,白有五十目實空,黑有六十目的樣子,但不實在,十目之差面對人間電腦毫無把握。

沈:當時決定強攻,並非一時意氣,是衡量過實力後的決定,一方面是官子的力量,現在大官尚多,黑中空頗有漏洞,比較石田的官子和我的官子力量,十目之差恐怕一下就沒了。另一方面是殺力,白在下邊只有後手一眼,趕進我上方的寶庫後,一舉殲敵的機會不小。對殺和官子比較,我還是對對殺較有信心。

參考圖七

Shen_Ishi11.png

石田:白119見似當然,其實是惡手。和120交換後,被黑122衝,眼形沒了。白119單121飛,如參考圖八可以活棋。

參考圖八

Shen_Ishi12.png

石田:黑124敗著,應逕126退,則白難下,黑124後,白125衝,黑還要退一手,124就變廢棋了。104以下黑著法有力,可惜124之失,否則...。

蔣:觀戰室幾百位觀眾看黑著著進逼,林文伯也講得眉飛色舞,說下的人吃石田一條龍,可以死而無憾了,大家都幫你加油嘿!

124以前白著著考慮,124既弈,石田眼睛一亮,125、126交換一手後落子如飛,黑時間已盡,無閒長考,黑140如在B補,則如參考圖九,右邊也被吃。140扳一手,右邊救活,但上邊完了。

參考圖九

Shen_Ishi13.png

那麼黑124若是126退,殺得了白棋嗎?沒有125與126之交換,白不可129跳,否則如譜黑130與白131交換後,黑可以再129下方衝斷,白不行。所以最好還是130處夾,以後變化複雜,上邊黑棋也不乾淨。黑投降後,石田在棋盤上擺了兩三變化,自己和自己下,最後說做不出兩個眼,但是又說白棋不會這樣下。蔣君和我第二天是擺了幾次,有時白活、有時白死。連明著擺也殺不死,所以大概可以說:兩個石田對弈,可能是白棋死,現在實際弈下去,即使124不下錯,遲早白棋還是會活的吧。

143手止 白中局勝

下棋人士的棋風分兩種,一種是「以己之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一種是「攻敵之可勝以成己之不可勝」。業餘的高手平常下打慣了(文抄公曰:下打就是和比自己棋力低的人下),棋風多屬後一種。碰見專家高手,可勝之機不多,遂處處想退穩自保。失去攻擊心理,違反平常棋風,棋力就要打一折扣。其次是對形勢判斷完全失去信心,到了後中盤,因為怕收官吃虧,往往優勢形勢下還要去挑戰。這盤棋84手是個分界線,84以前處處退讓,像32、50等手都是不該補而補的惡手。84之後知道三子的家產已經給敗得差不多了,奮起一戰,棋局的開展才顯得緊湊些,卻又下出了104的過強手。總之技不如人,縛手縛腳。我的老隊長說下棋不成功就要成仁,這次對抗外敵,守土失職,有負理事長和棋友的期望。謹先寫懺悔錄一篇,留此待罪之身,他日再圖立功報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