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7日 星期一

沈君山先生之懺悔錄(上)

取自[圍棋]雜誌民國六十三年元月號

懺悔錄

沈君山

這是石田(芳夫)二度訪華,上次來台,讓兩子贏了蔡登閣六段和曹澤霖五段,這次來也準備弈兩盤,第一盤是授三子對小神童王銘琬,本人擔任講解,在大棋盤前說得頭頭是道,有聽眾說:「明天就看你了」。我說:「兩子恐怕難下」。言下之意三子可以一戰,果然第二天手合就排為三子。觀戰室擠得滿滿,進場之前有位老先生跟我拉手:「一定要贏他一盤啊!」拳拳之意,非常感人。

這盤棋的講解是林文伯四段和清華的蔣亨進教授(蔣嘯青先生的公子),以下是石田的評解和事後我和蔣君的檢討。

===

蔣:你最近有沒有被人讓過三子?

沈:沒有。八九年前岩本薰在紐約住過半年,每個週末我都去找他下棋,先讓三子,後來進步為兩子,互有輸贏。海峰未出國前,我和他弈過幾盤,那時大家都是六七級。他成名後,受兩子弈過兩盤,我都輸了,還因此關了次禁閉。

蔣:喔,輸了棋要關禁閉,怎麼回事?

沈:那是十四五年前事了。我在左營海軍官校受訓,海峰升了四段回國,到海軍來參觀。總司令黎玉璽將軍親自招待,要找位對手和林神童弈一局。正好陪同海峰南下的是李積庶先生,推薦官校的沈某,總司令乃下命要我出戰。

我在受訓時不算個好學生,那時正犯了禁足,照規矩是不得出校門。總司令的命令既然下來了,預官隊的隊長不得不服從。但看我趾高氣揚的樣子,著實不服氣。

「沈君山!」
「有!」
「你知道今天為什麼讓你出去?」
「和林海峰弈棋嘛!」
「為什麼和林海峰弈棋?」
「林海峰是我的老朋友囉。他這次衣錦榮歸,看老朋友在此受苦,乃請我去弈弈棋、散散心。」
「胡說!」
「是!」
「你這次去弈棋,乃是代表本軍,一定要全力以赴,怎麼可以說散散心!」
「是!」
「有沒有贏的把握?」
「沒有。」
「胡說!」
「是!」
「做軍人就是要有榮譽心,要有必勝心。今天讓你出去弈棋,代表本軍,乃是戴罪立功的好機會,為什麼還沒出師就先自洩氣?贏不了就不要去了,懂不懂?」
「懂!」
「有沒有贏的把握?」
「有,絕對有。」
「革命軍人的信條是不成功就成仁,懂不懂?」
「懂!」
「那就快去快回!」

===

和海峰兩子的棋上午形勢還挺好,中午打掛吃飯,總司令頻頻敬酒,小准尉心表得意,多喝了兩杯,下午就守不住,終局四目見負。下完了棋海峰們去遊西子灣,積庶看我可憐兮兮,說:

「君山你也一起去陪陪海峰吧」。

我望著總司令,總司令點點頭。

下午玩得很開心,晚上還吃了頓海鮮,十點多鐘熄燈後回到隊上,隊長扳著臉在房裡等我。

「輸了贏了?」
「輸了。」
「輸了?聽說下午兩點鐘棋就下完了,你到哪裡去啦?」
「奉總司令命陪林海峰遊西子灣去啦。」
「好,好,有禮有理,早上給你講不成功就成仁,懂不懂?」
「懂。」
「那怎麼還有臉回來?」
「報告隊長,我跟你下一盤,請隊長率先示範怎樣不成功就成仁。」

如此這般,就關了一天禁閉。

蔣:該關該關,不過少說閒話,還是來看看這盤棋吧。

民國62年11月11日下午二時

三子三段 沈君山 白 本因坊 石田芳夫
使用時間每人二小時

第一譜 1~50

Shen_Ishi1.png

沈:黑6如在A尖,也是定石,如參考圖一,但白得拆到6之要點,黑不滿,故選擇如譜之6。

參考圖一

Shen_Ishi2.png

石田:黑20要點。

石田:黑24規規矩矩的在25位長較好,長後有B之打入,白C黑D飛非常嚴厲。24既扳,28應手拔在31處補角。

沈:當時沒有考慮到上邊之打入,其實此變化簡單,想想就可想到。但心理上總覺得受了三子,對手又是本因坊,以少找麻煩為上策,所以平常下棋鑽縫覓隙的直覺都沒有了,這種心理影響全局。

沈:24之扳是考慮到三個理由:(1)白27退後有36之點非常舒服。(2)白征不到24之子。(3)雙方隔斷後,黑上邊一塊已活,而白左邊一塊未活,總是黑棋自在。所以24之扳,吃虧不大,但28不在31處補,戰略不一貫。

石田:32惡手,不必要,理由如上述。(文抄公補充:自己滅了可以打入的變化)

沈:下32還是直覺上以為上面白已乾淨的緣故。

沈:34考慮在46頂,如參考圖二得實地較好。

參考圖二

Shen_Ishi3.png

蔣:36在39處尖出如何?

沈:我也考慮過參考圖三,黑失實利而白尚有A之飛入,我不願意。

參考圖三

Shen_Ishi4.png
 


石田:44過分堅實,應該E飛下。

沈:當時也極想飛下,但是考慮再三,總怕白F斷,雙方扭殺,黑上下兩塊未好,恐怕要出毛病,一上來死一塊不好看。

石田:不必怕,白31以下三子也無眼型,不能用強。

沈:對,越怕越有鬼,下棋該強就要強,絕不能退縮,這話我也常對我的徒弟說,不過一上陣被讓了三子,總覺得穩當為上,教訓徒弟的話都忘記了。

石田:50又緩,一定要G處先攻,白H跳,黑I再跳,逼白隔斷,然後再50處渡,是為手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