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日 星期六

黑嘉嘉與謝依旻的新春特別對談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4年2月號

謝依旻×黑嘉嘉~台灣美女棋士特別對談

[前言]

說到日本最活躍的女子棋士,就是謝依旻女流棋聖了。她從台灣來到日本,約有十二年了。離鄉背井而一心不亂鑽研棋藝,因此大家對她的活躍注目度非常高,在日本、台灣常常有許多電視、雜誌來採訪。

此外,現在台灣還有另一位注目度急速上升的女子棋士。就是父親是澳洲人、母親是台灣人的黑嘉嘉六段。這個美女棋士黑小姐受到這次在箱根舉行的「2013箱根圍棋棋迷嘉年華---Second」之邀請來當特別來賓,而緊急來到日本。因為這兩位幾乎都是只能用超級來形容的忙碌行程,因此我們趕快勉強拜託她們接受專訪。


記者:兩位感情好到就像是姊妹一樣,那是甚麼時候認識的呢?

謝依旻女流棋聖(以下簡稱謝):我們第一次碰面,是在2008年於北京舉行的智運會的事,只不過當時沒有甚麼說到話的機會,只有覺得她真的是很可愛之記憶。關係真正變得比較好,則是到了2010年的廣州亞運會的時候了。那時因為台灣隊要在一起集訓,而一下子變得非常要好。

黑嘉嘉六段(以下簡稱黑):我大概九歲的時候就知道了謝姐姐在日本非常活躍的事,對她真是非常尊敬。

記者:從剛才起就看到兩位非常要好而一直微笑的樣子,兩位平常是怎樣互相稱呼的?

謝:我是直接叫她的名字「嘉嘉」,而她則是稱我為「依旻姊姊」(笑)。

記者:這次是為了參加箱根棋迷嘉年華而來到日本,但黑小姐平常有參加過業餘棋友們的活動嗎?

黑:台灣和日本不太一樣,不是很盛行這種可以稱為棋迷交流的活動。即使我去業餘比賽當特別來賓時,也只是和參加者一起檢討大家所下的棋,幾乎也都沒下指導棋。就這樣的意義來看,我也特別期待參加這次的活動。

記者:這次的活動是在以溫泉而著名的箱根舉行。在台北也有新北投附近的溫泉區,所以您平常會常去泡溫泉嗎?

黑:雖然台灣也有溫泉,但卻沒有甚麼去泡的機會。因為箱根也是溫泉而著名,所以我這次非常期待能夠來泡溫泉。

記者:兩位不僅在本業的圍棋上非常高強,即便是在一般的媒體上也以美女棋士的身分而備受注目。要兼顧圍棋與媒體發展,會不會很辛苦?

謝:對我來說,圍棋是佔了我生活中的九成部分。接受雜誌採訪或是參加各種活動,也只是在比賽結束後進行。但藉由電視或一般雜誌的採訪而能增加使更多人對圍棋感興趣的機會,也讓我非常高興。

黑:雖然我有擔任化妝品模特兒的邀約,還成為了夢百合杯世界棋賽的形象代言人,但攝影或採訪的時間並沒有那麼長,也幾乎對我下圍棋方面沒甚麼影響。反而是增加了我觀看夢百合杯隊局的機會,讓我能好好學習。

記者:謝小姐是遠離雙親而在異國活躍,會不會覺得很孤獨寂寞呢?

謝:現在是通訊便利的時代,有平板電腦或智慧型手機來打視訊電話聯絡,所以不至於覺得很寂寞呢。

黑:我也是使用智慧型手機來進行些短訊聯絡。智慧型手機真的很方便,之前我也用它來看「依旻姊姊」的對局喔。

謝:咦~?妳有看嗎?

記者:啊,我們採訪的時間已經到了。最後想請兩位談一談今後的目標。黑小姐去年曾打入過夢百合杯的本賽呢。

黑:能夠打入本賽,對我來說算是超水準的表現,所以能夠打進去我就已經很滿意了。不過未來我還是會以能夠在世界賽中下出好成績而努力下去。

謝:我在2013年的成績可說是非常糟糕。因為接下來即將要開始下女流棋聖衛冕賽,希望能藉著下出好成績的氣勢而重新恢復自信,並且創造出好的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