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2日 星期日

久石讓與NSO

看過日本電視台轉播深夜的音樂會後,大約是在去年十一月底左右,剛好又發現了久石讓先生要來台北演出的消息。演出的內容很有意思:久石讓先生自己寫的作品「第五維度(The 5th Dimension)」、貝多芬第五號鋼琴協奏曲「皇帝」、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命運」。顯然就是5、5、5的搭配,不知道是不是久石先生喜歡拉Bar(笑)?還是因為宮崎駿先生是1月5日生日?(是說這一天也被日本棋院訂成了圍棋日)

雖然這顯然是古典音樂為主體的音樂會,但還是趕快請示了與古典音樂緣分不深的上樣有沒有興趣去拜見一下久石大師的尊顏。意外的是,上樣對於這位吉卜力配樂大師的崇拜超越了對古典音樂的陌生,馬上答應前往朝聖。不過,既然朝聖是主要的目的,音效反而不是重點,所以我刻意劃了音樂廳三樓側邊最前面的座位---音效上可能不太理想,但絕對可以看清楚舞台上的每位演奏家以及久石讓先生。

到了1/11日當天(這個日子不知道是不是刻意挑的?XD),我們準時前往音樂廳。果然大師風采所向披靡,排隊進音樂廳入口的人龍竟然排到了一樓外的自由廣場上,變成了難得一件的景象。而進到座位上坐定後,環顧了一下週邊,音樂廳的賣座看起來是超過了九成五吧?主辦單位除了仍然是賣有點大而無當卻有點小貴的節目單外,門票也賺得很飽才對。總之,這樣的盛況是僅有VPO或BPO的音樂會可堪比擬的。

這天的音樂會大概是氣氛上比較輕鬆,基本上又是兩管編制的作品,所以NSO的演出人員乎是採取輪番上陣的態勢。以單簧管為例,上半場是正牌首席朱玫玲老師拿著閃亮亮的Patricola新樂器先發出場、由朱偉誼老師擔任第二部;下半場則是副首席張凱婷老師救援,依舊是朱偉誼老師第二部支援。小號與長笛、低音管聲部也是類似的情形。比較特別的是下半場宇新樂先生並不是吹第一部,而是由張景民吹第一部(上半場是剛出新唱片的陳長伯老師吹第一部),而上半場出場的長笛首席安德石先生在下半場改吹短笛。更特別的是雙簧管由音色很漂亮的王譽博先生(特約團員)擔任首席獨撐全場。

此外樂團的座位也和一般有些不一樣。一般來說在台上的座位安排是第一、第二小提琴在舞台左邊,中提琴在指揮前方到舞台右邊內側,而大提琴在舞台右邊外側,低音大提琴則是在舞台的最右邊。但這場音樂的安排方式卻是第一小提琴位置不變,但第二小提琴被安排到舞台右邊外側(即一般大提琴的位置),大提琴則在舞台左邊內側(一般第二小提琴的位置)、低音大提琴在舞台最左邊、而中提琴在舞台右邊內側。這樣的安排可能是久石讓先生要求的吧?

調音完畢後,主角久石讓大師在滿場掌聲中登台指揮。第一首指揮的就是這次音樂會的主打歌,久石先生自己創作的第五維度。這首曲子根據節目單中久石先生自己的解說是「以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為基底所完成的簡約作品」,有點像是亨德密特的「韋伯主題變形」的感覺,基本上是將命運交響曲第一樂章的某些動機以久石讓先生自己的語法組合而成的。老實說,這樣的作品並不是很容易被人接受,再加上我們坐的位置音效的確不好(跟四樓最前面的高C/P位置不能比,更不用說是二樓中間的座位了),至少上樣就直言:「聽不懂」。

至於第二首,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皇帝鋼琴協奏曲。我還特別跟上樣說:「就是您愛看的黃金傳奇裡面的插曲,您肯定有聽過」。獨奏的是韓國年輕鋼琴家孫悅兒小姐。由於我對鋼琴的了解完全是路人等級,事前並不知道這位鋼琴家;但看看節目單中的介紹,這位柴可夫斯基大賽亞君的經歷的確相當顯赫,實際上她也彈得非常精采。我們坐的位置,聽起來整個樂團的音效平衡來說並不好,而且像是單簧管或低音管的獨奏都像是飄走了一樣,聽起來有點空靈...但是鋼琴的聲音聽起來卻非常清楚,這點是意外的收穫。樂團的伴奏可能是因為位置的關係,聽起來並不是很理想;而久石先生的指揮憑良心說也不是很好,除了和獨奏者的速度配合偶爾會對不起來外,音樂上也有點太老實,特別是第二樂章開頭的旋律,我覺得可以更「噁心」點...。但獨奏者的表現就無話可說,技巧無懈可擊,音色千變萬化,聽起來讓人非常興奮。唯一可惜的是,第一樂章結束後,經過事前多次提醒不要在樂章間鼓掌的宣導還是無效,全場觀眾還是熱烈的鼓掌,破壞了整個樂曲的結構。

協奏曲結束後,自然是受到更多的喝采,孫小姐也知道也禮讓主角久石讓大師的風采,一起拉著他出來謝幕。經過大約三次的謝幕後,孫悅兒說了一聲:I wish you a Happy New Year,彈起了她的安可曲。這首曲子似乎是Cziffra改寫小約翰史特勞斯的嘰嘰喳喳波卡舞曲(Tritsch Tratsch Polka),是一首非常華麗的炫技曲,而孫小姐的驚人技巧也在這首曲子中展現無遺。我在你家水管上找到了王羽佳的版本,但可能是現場氣氛更生動熱烈、也可能是我的位子正對鋼琴,讓我覺得孫悅兒彈得比王羽佳更好。總之,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現場去聽音樂會果然還是最令人感動的。

中場休息後,則是要跟上半場第五維度對應的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如前所述,由於我坐的位置可能不是很好,所以覺得下半場可能聽起來也會很奇怪。但意外的是,下半場的命運交響曲卻是非常非常的棒。不知道這是NSO原本的潛力自然發揮出來,還是久石讓大師的加持造成的?(我個人是覺得前者啦...)。

最後要演奏安可曲前,我還特別跟上樣說:照理說,應該會是演奏久石讓先生著名的卡通配樂之一吧?果然久石先生一比下去,出來的就是「魔女宅急便」。而這個版本不愧是本家的正宗演奏,聽起來就是原汁原味,非常棒。至少對上樣來說,有聽到這首,就算是值回票價囉:)

演出結束後,我們預期會有簽名會,因此還是繞去了演出人員出口碰碰運氣,不過等了十分鐘後,看起來是沒有這樣的活動,只好打道回府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