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0日 星期五

雖敗猶樂


第二天的比賽,雖然已經確定墊底(照一般的勝負關係原則來看),還是開開心心的前往比賽會場所在的台北總店,畢竟還有令人期待的晚餐。



我點的是「信州味噌燒肉餅套餐」,名字看起來很威,菜色賣相也不錯,但吃起來的感覺還是普普通通。若以「晚餐占卜法」來判斷這一天的勝負結果,看起來是不太樂觀啊。

吃完晚餐後,我悠閒地晃下去2樓比賽會場,謝大大與W伯已經先到了。距離開賽還有十分鐘左右,三人就乾脆來個小型座談會,閒聊一下近來的圍棋界狀況。

W伯:我沒有在發漏世界棋壇動態,現在圍棋最強的國家還是中、韓吧?

吐奶/謝大(異口同聲):不,現在已經進入中國獨強的階段,今年六個世界冠軍都被中國少年給搬走了。

W伯:畢竟人口眾多的國家,不愁找不到人才吧?

吐奶:對。試想一下,13億的人口只要有百分之一很厲害,就等於有一千三百萬人了說,還不把其他國家壓得死死的?

W伯:這樣也對啦。不過,圍棋畢竟還是亞洲國家比較興盛呢。

吐奶:話不是這樣講,這一兩年歐美下圍棋的風氣也漸漸熱了起來囉。好比說,前幾天的智運會,王元均六段竟然陰溝裡翻船,半目輸給了歐洲選手,證明其水準也不可小覷呢...。

W伯:真的假的?

謝大:我雖然沒看到這則新聞(畢竟不是所有紅茶店的員工都像吐奶這樣打混),但我想應該是俄羅斯棋士吧?

(不愧是謝大,形勢判斷相當準確。王六段輸的對手,正是俄羅斯選手Ilya Shikshin=7d)

吐奶:好像是。重要的是,王元均在國內算是領先群的高手喔。

裁判長(亂入):對,他超強的,已經具有可以衝擊F4的水準了耶。

吐奶:的確。而且如果只看這盤可能還會覺得是歐洲棋士僥倖或王六段狀況不好失常,但中華隊另一盤也只贏了半目,那盤棋還是周俊勳九段下的哩。

眾人:...(默)。

W伯(趕快轉移話題):那電腦圍棋呢?現在大概是怎樣的水準?

吐奶:以日本棋院的標準來看,大約是5~6d的程度了,很厲害喔。如果以九路盤來看,連職業棋士恐怕都下不贏。

W伯:嗯,畢竟九路盤的變化少很多。

謝大:如果下九路盤的話,我下十盤中偶爾也只能下贏一兩盤...。

聊到這裡,L君也到場了。小型座談會只好「打掛」,正式開始比賽。

(以上為灌水內容 XP)

第二天的最終局,如前一篇所提,是已經確定第一/第四的謝大與我進行「親善對局」,另一般則是W伯與L君的二三名之爭。我這盤應該是可以和和氣氣進行,但另一邊可是相差一千元的獎金差異,恐怕就會是真刀真槍了。

經過猜子後,數出來是雙數,猜單先的我槓龜,而由謝大持黑先攻。謝大看了猜子結果,忍不住苦笑:沒想到我連三盤都是拿黑子啊。(連同去年的冠軍戰,就是連四盤囉XD)



第三屆紅茶杯圍棋賽最終輪精選(?)棋譜

黑 貼六點(五目半) 謝大 vs 白 Tony(吐奶)
2013/12/19 弈於紅茶店台北總店2F大廳


299手完 黑24目半勝


其實我自己知道,就算我拿黑子都不見得可以贏謝大,何況不幸持白,勝算就更低了。所以,一開始看到謝大佔了星位小目兩角後,就決定走堅實應戰的策略,而選擇二連星開局。

不過,黑5沒有走現在大熱門的中國流或越南流,而是掛右上角,選擇小林流布局,倒是小小出了我意料之外。

白6小飛,就是在遵守堅實應對的基本國策。

白8二間低掛,其實也考慮過一間高掛,如果黑棋走一間低夾,白棋孩瑪馬虎虎,但黑棋要是拔出妖刀而二間高夾,我就沒有甚麼自信了。另外,也想過要用二間高掛這招,但也是不太有把握,所以放棄。

黑9不夾,又讓我有點小意外,但這樣下黑棋也是一種定石,此際也適切。

白10不飛角,可以說是我的趣向。一方面是討厭被黑棋夾擊,一方面往邊上開拆,繼續堅實路線。

黑11擋,當然是大棋;但白12再拆二,我覺得白棋也馬馬虎虎可接受。

黑13小飛、15從內側掛,都在表現謝大今天想要積極進攻的心情。

白22立後,當我還在夢想黑棋如果手拔,白就要立刻23飛過去時;黑棋已經毫不鬆懈地打在23位上了,證明我真是相當天真啊 :)

白24老實跳出,仍然是堅實第一,順便有伺機欺負左下角黑棋的用意。到這裡,自覺白棋下得不離譜。

但黑25碰出,似乎有點大意。白26撞出,再28、30衝斷後,黑棋有點麻煩。這裡謝大想了一下下,似乎也覺得自己下得有點過強,然後有點痛苦地在31黏。但接下來就輪到白棋迷惘了。依照基本國策,應該在33位退會比較好,但我又不想讓黑32跳出,所以有點貪心地選擇32飛。

接下來,黑棋自然不能任白棋放肆下去,立刻33扳下、35、37切斷,逼白做活。但以下白棋先手做活,黑棋有點揮棒落空的感覺,可能黑棋沒有仔細想過白42夾的手段吧?照理說黑棋是有先手活角的下法才對...。

白50、52是想先手定型後,才可放心在左邊大幹一場,但就實戰的結果來看,恐怕還是保留不下比較好。更重要的是想要大幹一場的想法是違背了當初堅實處理的基本國策...。

白54去衝黑棋形態要點,看起來是很爽,但不見得拿到好處。就算要攻擊被分斷的黑棋,恐怕也該下在57位跳、待黑56碰,白棋再63位長出會比較好。不過,事實上黑棋形態很堅實,25、29、31三子也可以考慮棄掉(這是謝大在局後的感想),白棋在這裡用強根本沒意思。

白56退,問題更大,把自己搞重了,後面就慘了。這手棋似乎應該於右一路扳,黑棋如果貪吃白10,則白棋棄子取勢,自是不壞。就算黑棋也照實戰在57長,白棋的形態也比實戰有彈性。

白60扳出,黑61也面臨選擇。局後謝大說,他很想直接62長出,白旗就算吃掉黑25三子,也是食之無味,反而左邊白棋就更如風中殘燭了。不過,由於左下角的誤算,讓謝大小心起來,還是乖乖吃掉一子被白棋打頭。

白64跳出,自己覺得可以大幹一場了,但看到黑65立,才驚覺白棋在左邊的運子根本是戰略錯誤,這還不打緊,原本以為68跳出,白棋也可以一戰,但被黑67一挖,才驚覺事態嚴重。白64大約只能於下圖1尖或者於譜74扳(此刻黑棋會於74上一路擋),這樣下雖也是白苦,但比實戰好多了吧?



白68又面臨抉擇。原本擔心白下圖1打,白棋攻殺不利...。


但局後謝大說,前圖黑4簡明於下圖1衝,黑棋就能滿意,他期待白棋會這樣應。




白72斷,有點花拳繡腿的感覺。因為黑棋於下圖1頂(局後謝大說他想這樣下),白棋可能也無法脫困。




白74扳,意圖在這裡弄個眼位出來,但黑75已經不想從角上擋,直接準備打劫。局後謝大並不贊成白棋這樣下,但我覺得白棋多了個可以打劫的機會,就可以偷笑了。但這時候就開始後悔當初做的50、52交換,少了可用的劫材。

話雖如此,白80的劫材大有問題,因為這對於白棋做活的眼位並無太大幫助,局後謝大的意見是這手棋應於90碰轉身,明顯比較好。深表贊同。

同樣,白86是也沒意思,也該於90碰。這讓黑棋沒有動用到下圖黑1劫材的機會。局後謝大說他不太想找這個劫材,因為白棋如果不理而解決劫爭,左上角黑棋可能會有危險。但老實說,我可能會應劫 :P




黑87黏,解決劫爭。白88也是多餘。不過,白90碰以下驚險做活,總算可以鬆了一口氣。

黑103、105多餘,黑棋要對這裡的白棋動手,似乎從內部攻擊會比較好。

黑113似乎應該活邊比較大,以下讓白在右邊圍得不小,黑棋得小失大。

但黑127進三三,仍然保持實地領先。所以白134以下的下法大有問題,應該要想辦法圍得更大才對,否則無法達到地域平衡。這時我已經用完時限,已經無法詳細形勢判斷,只是因為在右邊便宜一點,就以為白棋形勢不壞。事實上,右邊白棋並沒有圍得很大。

特別是白138是明顯的大緩著,白棋若不在下圖1反擊,無法獲勝。




黑141以下過貪,因為白棋不會重視32、60、62這幾個已經利用完的廢子。黑棋去吃了這幾顆棋子後,反而讓下邊黑棋變薄,顯然得不償失。

但白148又下鬆了,當然還是應該先照下圖連壓,然後再對下邊黑棋動手才對。




但這還不打緊,因為下邊黑棋還是有點不穩。

這時候隔壁攤也已經下完了,裁判長、W伯與L君也跑來關心本局的進行。剛好看到局面最後的高潮---下邊攻防戰已經開始。雖然不知道隔壁攤誰輸誰贏,但裁判長卻說可能要加賽,讓局面更加緊張起來。謝大一定是嚇出一身冷汗,因為後面的處理開始慌亂起來。

黑155也有疑問,至白160止,下邊黑棋已經無法在邊上做眼了。黑棋多少是忽略了白162穿象眼的缺陷吧?

但讀秒聲中,白166是敗著。此棋如果於169退,下邊黑龍恐怕就一命嗚呼了。我下子的那一瞬間就後悔,但已經來不及了。

黑175以下活定後,黑棋優勢確定。但這時候我還以為局面差不多,所以白180飛,打算拚官子勝負。不過事實上,白棋實地已經不夠了。

白194於197吃淨下邊數子比較大,不過即使是這樣,白棋也無法獲勝。

黑201反而攻擊起下邊白棋,逼得白棋只能打劫,白棋完蛋。

雖然黑215小吃左上殘子就能滿意,但其實強硬打劫下去,白棋也打不贏此劫吧?

以下,我還是以為只有小輸,所以把官子全部收完,最後大輸了二十五點(24目半)。




到了這裡,謝大終於開心的笑出來了:)

至於隔壁攤的結果是W伯下贏了L君,讓我有點意外(實力上應該是L君較強才對),於是確定了冠軍是謝大、第二名W伯、第三名L君、本人墊底。

不過,這盤棋局勢來來回回、高潮迭起,讓我下得很開心----下棋雖然是這種實力差的人無法獲勝的討厭遊戲,但下棋中的樂趣卻也是最甜美的,對吧?

而且,更重要的是,這盤棋讓我有點了自信。明年如果好好用功的話,應該有機會報仇才對。
(先決條件是我能不要再沉迷於養貓遊戲、還有明年比賽還能繼續舉辦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