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0日 星期二

「樂器與我」問卷調查之吐奶版解答

絕讚(?)連載中的「管弦樂團樂器別人類學」裡面,出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問卷調查。書中希望讀者能夠先寫下自己的答案,再來看作者整理的有趣調查結果進行比較。身為文抄公兼忠實讀者的我,照理說當年看書的時候就應該回答的,但書中的內容實在很吸引人馬上就往下看,而我自己也沒有好好的去思考這些問題,因此一直拖延到現在剛好翻到這一段時,才驚覺應該來考慮一下這些有趣的問題。話又說回來,我是先看過調查結果的人,因此我是盡量讓我的答案不被這個調查結果拉著走,只不過可能會些走火入魔啊...。


以下就是我自己花了一天(好吧,我承認可能只有三十分鐘,因為大部分的時間都拿去玩養貓遊戲了),所思考出來的答案,給大家做個參考。各位誤入這個地雷部落格的朋友們,不妨也想想自己的答案,然後再看看原作者做的有趣結論(細項說明還在抄寫中就是了)。


===


  • 您所演奏的樂器

    單簧管(雖然我和薩克斯風有些因緣,但不適合拿出來說嘴)


  • 該樂器的得意技能

    我想一定會有人想回答可以做超廣音域的大跳(好比說韋伯第二號單簧管協奏曲的第一句,這就讓很多樂器沒辦法偷去演奏吧?至少短笛不能...)或超小聲的低音(看看老柴的悲愴交響曲寫了個六個p的低音獨奏,就讓接力的低音管想上吊)之類的,但這兩個答案實在是不夠酷,我認為最好的答案應該是:

    可以
    拆成五段來演奏、還能再一段一段組回去演奏,這絕對是沒有其他樂器能夠模仿的。

  • 不擅長的部份

    一開始,真覺得這個答案可能很難找。以前一定有人會回答是跳音(Staccato),我也很想回答這個答案。但現在大家都會雙吐、三吐了,快速的跳音好像也不太構成障礙,所以這個答案不太成立了。我自己也曾想過是學馬叫或是學嬰兒哭(咳,這明明是小號的必殺技),不過總覺得這也不是單簧管辦不到的功能(我是不會啦,別叫我表演,但我相信一定有人會)。因此,我想了很久以後,決定回答和諧的雙音或多重音。


    12/10訂正)考慮到凡是有利就有弊,決定追加一項:收樂器。由於單簧管可以拆成五截,就代表著收樂器會比其他樂器花更多時間來拆卸。尤其是吹低音單簧管的人,每每看到隔壁吹上低音薩克斯風只要把吹嘴連脖子一起拔下來,大約只要十秒鐘就能收完樂器,心中不僅充滿了感慨....。

     
  • 對該樂器來說能給予其最大快感的作曲家

    我知道作者是希望大家能從管弦樂曲的作曲家中來回答,但我覺得要將獨奏或室內樂包含進去才有意思。

    一開始我想回答
    韋伯,後來想回答扶落賽(誤)→弗朗賽(正,Jean Francaix),最後決定回歸初衷---布拉姆斯。就歷史價值來看,也許也該考慮一下莫札特。但真要投票起來,我相信布拉姆斯的單簧管作品還是會佔上風的吧。

    喔,答案好像可以是複選。那就上面這些人都一起入選吧。 XD


  • 最不擅長的作曲家

    帕格尼尼。很奇怪對吧?XD
    可是如果考慮到不擅長部分中的雙音或多音演奏問題的話,帕格尼尼或類似的小提琴名家寫的小提琴作品都是單簧管相當苦手的作品。至少帕格尼尼的二十四首奇想曲中就有很多需要演奏和諧雙音的樂句,就不得不用其他的編曲手法(改成琶音大跳之類)蒙混過去。


  • 合奏時覺得能夠配合的最好的樂器(包含和自己相同的樂器)

    當然,還是單簧管自己的家族樂器囉。誠如俗諺所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啊(大誤)!


  • 最合不來的樂器(可不是指特定的演奏者喔)

    第一感想到的是長笛。因為長笛這種樂器的音域比單簧管高的這件事情本來就讓人很生氣了(怎可搶去我單簧管族的光彩?),再加上這些高音又很容易聽起來像熱水壺的哨音而讓人心神不寧(我承認厲害的人不會,但常常聽到的都不是),音準變化的趨勢又和單簧管完全相反(所以一天會聽到吹長笛的人抱怨吹單簧管人的音準,實在是很煩),根本就是天生八字不合的組合咩。為什麼作曲家這麼喜歡讓單簧管去掩護長笛的獨奏哩?

    (以上完全是抱怨文)

    不過,再仔細想想,可能短笛這個答案更好。(吹降E調的人一定會深表贊同)


  • 您在樂團中聽起來最舒服的樂器

    除了單簧管自身外,應該就是法國號了。至少從韋伯所有的單簧管協奏曲中都會有好聽的法國號伴奏來看,大作曲家韋伯也是這麼認為的。 :P


  • 您覺得最困難的樂器

    還是法國號。因為在樂團中「好的法國號可以帶你上天堂,不好的法國號可以讓你住套房」。事實上,這種樂器之難吹,真的很超乎你我的想像。箇中辛酸,我就留給吹法國號的人自己發揮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