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5日 星期一

2013秋季日本敗家行(十)

===


由於這一天還有前兩天獲得的迷你音樂會/簽名會的票卷,無法在台場久留,因此我很快地在這間鋼彈最前線晃了一圈後,就得告辭了。不過,這個DiverCity畢竟是個很大的血拚魔,不順便逛一下,可能會無法達成上樣交代的任務;因此還是去七樓以下稍微轉了一下。果不其然,這裡也有無嘴貓專賣店...。




這店其實還滿不小的,想挑無嘴貓紀念品的人不妨考慮一下。




這家無嘴貓專賣店中最驚人的還是這個75公分高的魷魚乾,怕了吧? XD



很快地逛了一圈後,得趕回涉谷去聽音樂會了。這時候外面的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門口的聖誕樹點亮起來˙,倒是非常美。




前往百合海鷗號車站的路上,看到這家把門口直接裝潢成貓樣的女僕咖啡店,是不是比秋葉原的那些店有味道多了?不過,我得趕路,只能隨手拍一張照片,沒時間進去鬼混了。



到達涉谷淘兒總店,時間是六點五十五分,距離迷你音樂會開始前還有五分鐘,但現場已經坐滿了人,只剩最前面的位子沒人坐,剛好適合我們這種臉皮子彈打不穿的外國人坐,於是我就毫不客氣地坐上這個VIP席。




現場已經擺好給獨奏者用的譜架


到了七點整,今天的主角Eric Aubier揹著樂器準時出現。由於我是坐在第一排,看著這位身材壯厚的大漢,真是有點壓迫感。不過,Aubier本人倒是很親切,很有幽默感,他一面裝著樂器、一面說著:你們大家多多聊天啊,太冷清我吹得不起勁啊~。


當然,我是聽不懂法文的,現場有準備了翻譯妹(應該是經紀公司派來的,看起來好像是懂音樂,但實際上好像不是那麼懂),來替大家服務。翻譯妹很正,大概是阿拉薩(年近三十),精通英法文(當然還有日語),看樣子是從小在國外長大的吧?可惜禁止拍照,所以不僅無法偷拍演奏者本人,也無法偷拍翻譯妹。而且我是坐第一排,一旦被抓到了,大概就會被直接被趕出去。基於風險管理的概念,我還是安分一點比較好 XD


待Aubier準備好後,這天的迷你音樂會就開始了。


Aubier演奏的第一首曲子是巴哈的無伴奏小提琴曲組第二號中的前奏曲,他是使用C調來吹,全程背譜演出。一般銅管樂者演奏快速音群時,多少會給人有樂句連接不順、不平均的問題,但在Aubier的演奏中,完全沒有這種疑慮,就像是他的老師安德烈大師一樣,讓人懷疑他們的小號是不是用木頭做的:)


用這樣的樂曲來開頭,當然使現場觀眾非常滿意,立刻博得滿場喝采。吹完後,Aubier自己發表感想:我是第一次在這個場地(唱片行)演出,所以想要先拿個無伴奏的曲子來熟悉一下場地...。


不過我覺得要拿巴哈來熱身,不是普通人辦得到的吧? XD


接著,伴奏妹也登場了。其實伴奏妹也很正,長得有點像戶田惠梨香,戴著黑框眼鏡,非常有氣質。而且更年輕,估計是音大生吧。


在伴奏妹也坐定之後,開始了音樂會的第二首樂曲。演奏的是前一天Aubier剛和禁衛軍管樂團合作過的托瑪西(Tomasi)小號協奏曲的第二樂章,這顯然是配合唱片宣傳而故意挑的主打歌。於是,又看到Aubier拿出弱音器,很忙地換著不同的弱音器。由於現場的音效比較乾,我又是坐在最前面,所以聽到的感覺和前一天很不一樣,雖然同樣很好聽,但就是比較直接一點,這也是無可奈何之事。


原本以為吹完這一首後,就會再換其他主題的曲子。沒想到Aubier又簡單地開了一點小玩笑後,繼續吹的竟然是托瑪西的第三樂章(現場沒有節目單,所以演出的曲子都是採Aubier自我宣告制)。第三樂章對獨奏者來說是有相當的挑戰性,但伴奏的部分可也相當不簡單。沒想到年紀輕輕的伴奏妹彈來毫不費力,技巧沒話說,強弱對比與配合獨奏的自由速度部分的掌控也非常好,真是強到不行,無怪Aubier會挑她來幫忙伴奏。有了這麼強大的盟友當後盾,對Aubier的傑出演奏更是錦上添花。對於兩場都有聽到我來說,今天的臨場刺激感恐怕還更勝前一日呢。演出後我正在心中讚嘆兩人的默契非常好時,Aubier卻說其實這個演出是他們第一次合作,完全沒和過就直接上了!!所以他很感謝伴奏妹彈的這麼好,幫了他一個大忙。


演奏完主打歌的托瑪西後,Aubier開放現場發問。但大家都知道東方人是有名的害羞,過了半晌沒有敢提問,於是Aubier竟然用點名的方式來逼大家問問題,而且一點就點中了坐我旁邊的觀眾(好險,萬一點到我,還真不知要問甚麼問題,難道要問他可以幫忙買單簧管嗎?XD)。沒想到這位觀眾倒是「練家子」,根本就會法文,直接用法文發問,而且問的內容還更人吃驚:您好,我原本是拉小提琴的,這一兩年才開始學小號。您剛才演奏的巴哈無伴奏小提琴組曲對我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曲子了,所以想請教改用小號詮釋時該注意些怎樣的地方,才會保持原曲的精神?(大致如此,畢竟我也只能聽翻譯妹的翻譯....)


Aubier回答:嗯,畢竟小號不是小提琴,還是要換氣的。所以在換氣是不得不切斷原曲無間斷的樂句部分,而切斷之時如何自圓其說,就是要花心思注意的地方。


接下來第二個觀眾鼓起勇氣問小號吹奏的問題,主要是問吹奏降B調樂器與C調樂器時,演奏的感覺有何差異。這回是直接用日文問了,可是我不太懂小號的專業技術,其實也聽不太懂。Aubier的回答大約是:基本上「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大誤),不管吹甚麼樂器,用氣都是基礎(正)....。(以下實在聽不懂,畢竟翻譯妹不是吹小號的,我也聽不懂專業術語,大致是這樣)


第三個出來發問的根本就是套兒(Tower)的暗樁(也是這次迷你音樂會/簽名會的主辦人,本身也會說法語---一家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員對音樂與語言這麼的熟悉,真是令人敬佩。事實上套兒的不少工作人員也是Aubier的粉絲,後來也都拿著唱片去簽名,搞不好也都是會吹小號的練家子...),請Aubier介紹自己這次發行的CD內容。Aubier果然是很好配合的藝人,除了介紹他和禁衛軍管樂團合作的協奏曲以外,把在套兒店中他的專輯都一一介紹過了一遍。


問完三個問題後,接著Aubier演出了第四首樂曲---其實也有很多改編版的佛瑞「夢之後(Apres un reve)」。在Aubier的如歌似吟的演奏下,相信也讓在場的觀眾相當感動吧。不過演奏完後,Aubier自己卻說:這個曲子想必大家也很熟悉,吹得不好的話,歡迎吐槽啊~ :)


再來則是夏布里耶很有名的管弦樂曲「西班牙(España)」,這首樂曲因為也很受歡迎,所以也有包括管樂團在內的改編版本,但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改編成小號與鋼琴的版本。但這個改編就有很多很難的快速音群出現,即使是Aubier,也是有些地方吹得不太順。但他和鋼琴伴奏妹兩人的默契還是令人無話可說,真的令人懷疑沒有事先和過的說法是假的。 XD


接下來要演出的樂曲,也是Aubier新發行的專輯中有收錄的托瑪西小號三重奏,這裡另外兩部小號則是由他在日本音大的兩位學生幫忙。話說這一男一女的兩位日本學生都是圓滾滾身材的小胖弟、小胖妹,再加上Aubier本身也是高大魁武的身材,畫面上就是有小胖家族大集合的幽默感☺。途中Aubier在手上的一大堆譜中臨時找不到這首曲子的分譜,還是他的小胖弟學生幫他找出來的,這點也挺有趣。


這三人的組合雖然看起很滑稽,但演奏的默契也很好,不愧是師徒。而托瑪西的這首三重奏的三個樂章其實也都是舞曲形式,所以Aubier半開玩笑的要翻譯妹帶領大家一面聽一面跳舞。(當然,沒有人有勇氣~)


這三首小品三重奏演奏完畢後,又輪到前面那位會說法文的優秀套兒員工出來進行打片。原來,套兒大本營為了這場迷你音樂會特別搬出了壓箱寶,就是把Aubier和禁衛軍管樂團剛錄好的另外一張CD也拿出來獨家搶先發售(今年五月才完成)。說是獨家發售,並不是說假的,因為這張唱片原本預定在日本十二月才上市的,而這次的音樂會特別搬出了幾張限量來賣,真是賺到了~(嘔葉!)


而這張唱片收錄的內容有蓋西文的藍色狂想曲、阿魯圖尼亞的小號協奏曲與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的天方夜譚。其中的藍色狂想曲雖然很常見到小號與鋼琴或小號與管弦樂團的改編版本,但是小號與管樂團的合作版本我是沒看過,所以現場宣稱是世界首次錄音,應該並不誇張。


接下來為了打片,這場音樂會的壓軸樂曲就是藍色狂想曲!演奏的氣氛當然是歡樂到不行,不過時間有限,他們演的是濃縮版,稍稍有點可惜。


音樂會全部結束後,開放Aubier給早就想猛虎撲羊(誤)的觀眾們簽名,而且剛才在音樂會中的打片戰術相當成功,有些比我還瘋狂的樂迷火速又殺去了結帳櫃台把今天推出來的CD買下來給大師簽,現場可說是非常熱鬧。由於我坐在最前排,又不冀求所有的CD都簽到(倒是有點後悔沒有帶他年輕時錄的阿魯圖尼亞協奏曲,因為我滿喜歡那個版本的),排隊也就順勢排到最前面。此時我就跟旁邊的工作人員問說簽名時可否也開放合照,相當龜毛的套兒工作人員就是不願意,我也只好配合規定了。


不過,中間還是趁著兵荒馬亂,偷拍了一張~效果當然是不可能好,只能說我盡力了。合照的話,只能斷念了。





戰果確認:Eric Aubier的親筆簽名 :)
簽名之時,我還特別跟他說我是千里迢迢從台灣專程來聽他的音樂會(好吧,其實主角是禁衛軍管樂團,他只是附贈品),所以他也跟我哈拉了一下。(只是工作人員在旁作梗,還是沒ㄠ到合照)



不過,故事還沒結束...。


既然我臨時賺到的音樂會也聽到了,CD簽名也入手了。接下來只要再幫某位鄭老師買到他想要的萊大師新唱片、以及剛才打廣告的Aubier藍色狂想曲管樂伴奏版、稍稍再做一點市場調查,就可以心滿意足的撤回前線基地去了。沒想到,正在我慢慢進行市場調查之時,突然覺得背後一股冷風飄過(大誤),回頭一看,竟然是Aubier(煩請各位自己配一個不和諧和旋音效)。他特地跑到有放他CD的專櫃前來看看銷售的樣子!然後,一面又跟著翻譯妹、他的法國小號演奏家朋友(對不起,畢竟我不是小號掛的,不知道他是誰)拿起一張張其他演奏家的CD仔細評量了一圈,然後才真的離開套兒。整個過程大約十五分鐘左右,害我心中一直小鹿亂撞啊~~~(羞)。


不過A大師離去之後,我就可以好好地繼續進行市場調查了,這裡再簡單介紹一下:




雖然可能很多人已經知道(包含我),但是還是要幫唱片行公告一下,長年叱吒日本管樂團唱片市場的佼成出版社要收攤了,因此各大唱片行中的佼成出版社CD一旦出清,就不會也沒法再進貨了,請有心要收藏的發燒友自己把握機會啊。


順便再閒聊一下,最近立正佼成會(佼成管樂團的後台)挺風風雨雨的樣子。先是收掉了腳程出版社,然後又中止了重新改裝普門館(佼成管樂團的音樂廳主場)的計畫,最近又不和保羅‧梅耶續指揮的約(嫌他太貴?還是保羅帥哥另有打算?),看起來好像有經營困難的問題,真是令人相當擔心啊...。




再來就是加拿大銅管五重奏的新專輯:舒曼的「狂歡節」專輯。這張已經出了好一陣子,這次既然在東京看到,我就順便帶回家了。旁邊的那張,則是2006年安德烈大賽冠軍得主Pacho Flores出的新專輯,但畢竟我不是「小號專」,這張我就放過了,純參考。




這張是我個人的趣味:第三首的曲名叫「信長~文藝復興的光芒」。但最後我還是沒買 XD



到了這裡,終於結束了這一天的戶外行程,就回到旅館準備檢視今日戰果與看電視了~(我是超級電視兒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