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2日 星期六

Karl Leister 接受V牌專訪

偶然看到的,原文出自以下網址:

內容已經是以英文寫成的,所以英文好的朋友可以直接看原始版本。(如有錯誤,也請不吝指教)

===

卡爾.萊斯特專訪
採訪者:Laurent Sultan
(採訪時間約是1999~2000年)

S(以下簡稱S):卡爾,您的共鳴音質對許多單簧管演奏者來說是種典型模範,您的秘訣為何?

萊斯特(以下簡稱L):我的音色概念是來自於我的父親,而他是一位低音單簧管演奏家。如您所知,低音單簧管必須花更多的心思在其音色上,而不是在技巧上。音色對低音單簧管來說才是最重要的。在我小的時候,我會注意傾聽我父親演奏的低音單簧管的聲音,這是我無法忘記的音色。然後,我再根據我自己的希望來建立出我自己的共鳴音質概念。當大家去聽我三十年前所錄製的CD,就可以聽出我的音色是怎麼變化的:現在,我在追尋圓潤、溫暖、深奧的音色,並且想要更加接近我的夢想。這樣的音色不可太重,而必須像是一瓶絕佳的紅酒一樣圓潤,就像勃根第紅酒(Bourgogne)的顏色一樣。這就是我的音色概念,也是我想要的音色。單簧管可以有很多非常棒的音色!所以我們也必須去找出演奏布拉姆斯的音色、演奏雷格(Max Reger)或莫札特的音色,這些音樂素材都有些微妙的差異。你也必須去找出你自己的音色概念,因為音色這種東西是非常個人式的,你不能複製我的聲音,而我也無法抄襲你的聲音。

在我開始學單簧管時,當時在法國的單簧管演奏家的聲音是比較薄而輕的,那可說是德烈庫魯茲(Ulysse Delecluse)的時代。在1957年當我獲得慕尼黑大賽的大獎時遇見了德烈庫魯茲先生,他跟我聊天,並且跟我說他對我如何演奏單簧管感到印象非常深刻;但他卻說了一句非常有趣的話:「其實我覺得你的聲音很怪耶」,我回道:「我喜歡這種怪的聲音」。顯然我的音色和當時的法國單簧管演奏家的音色概念相差太遠,但這個音色概念卻在法國單簧管演奏家的源頭中出現巨大的改變,現在有些法國單簧管演奏家也有非常棒的音色:幽暗、絲絨般、溫暖的聲音。他們在過去的四十年間改變了非常多,而且有一部份的改變給我有一種印象:或許我是帶給他們新的音色概念的其中一人。對於法國音樂家的這些變化,我也非常高興。不過,你也不能說這樣的音色會和未來四十年後的聲音是一樣的,畢竟音色是一代一代持續改變的...。

S:您是使用那一種的簧片呢?

L:我現在是吹凡德倫(Vandoren)公司的「白色大師(White Master)」與「黑色大師(Black Master)」簧片,甚至有一陣子我也用過降E調單簧管的簧片(譯註:這萊斯特大師很多專訪中都提過),因為它在德式單簧管上也有相當好的表現;這要視你的吹嘴有怎樣的承靠面(facing)來決定簧片。但是現在的話,我就是吹「白色大師」和「黑色大師」了。我會這樣選擇,主要是根據我要演奏怎樣的音樂或我自己的狀況來決定。我通常是吹三號的簧片,有時也會用二號半。

S:當您打開一盒凡德倫公司的簧片時,感覺如何?

L:在同一盒簧片中,每一片簧片都不太一樣。我想這樣也是好事,因為有時我們會需要比較厚一點的簧片、有時則會需要比較薄一點的。當然,也和你要演奏的音樂有關(譯註:這個回答真是太巧妙了!)。

我常常會換吹嘴來演奏,有些吹嘴是比較窄的,有些是比較開的,因此一盒相同號數的簧片中有些微的不同,其實是好事。不管你是演奏管絃樂團或是室內樂,你都會需要不同的簧片,而這你都可以在同一盒中找到。

S:您對學習單簧管的學生有何建議?

L:我認為當你開始練習時,你也就即將開始成為專業演奏家,所以你也必須開始用這樣的心態來思考,也就是說準備好我們自己是最重要的問題。只要你越能這樣做,你就會犯越少的錯誤。我們必須每天都調整到最好來面對觀眾。當然,我們不是機器,但至少我們在每一次的演出中都要盡力做到最接近我們自己的夢想。

S:對於簧片,您有甚麼可以分享的秘訣?

L:我不太會去修簧片。也許人們不相信,但有時我會只拿張小紙片或在鋼琴上緩慢地磨著簧片的平面部分,而使簧片更緊貼著吹嘴的承載面。而只要簧片能和吹嘴的承載面越貼緊,音色就會更輕柔、更溫暖,而且發聲上會更好。要找出你自己的簧片,你得先浸濕簧片,然後拿出來每片吹個十分鐘...讓簧片準備進入狀況。千萬不要把新的簧片拿來操個五小時,這樣就會毀了這片新簧片。這樣過了幾天後,你就可以決定出:這一片有點太輕、這片適中、這一片有點太重(我會分別標註L、M、S在簧片上)。使用這樣的方法的話,下次我打開簧片盒時,我就知道這一片有點輕、那一片適中...。這個方法非常簡單。而這些簧片中有些可以吹得非常好聽,另外一些則可以拿來練習用。千萬別拿非常好的簧片來練習。你得準備好必須用來要演奏用的簧片,而你拿來練習的簧片則不可以是你最棒的簧片。在你的簧片盒中必須準備好一些簧片:音樂會要用的簧片、練習要用的簧片...等等。

S:請您談談吹嘴吧?

L:凡德倫公司生產了很多種不同的吹嘴,我認為這是好事,畢竟有時你會遇上比較薄的簧片,此時你就會想搭配比較開一點的吹嘴;有的時候你可能碰上了比較厚的簧片,你就會需要稍微窄一點的吹嘴。我從二十年前起就吹奏比較開的吹嘴,但也吹承載面比較長的吹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