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5日 星期四

村川大介專訪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1年12月號

關西棋院的大器村川大介七段在本屆新人王三局決賽中二連勝擊敗了關東的實力派棋士安齋伸彰六段,而成為十八年前的結城聰天元(當時)以來再度為關西棋院拿下新人王頭銜的棋士。

也因此村川包下了關西棋院第一位(2010年11月奪取)、產經職業業餘錦標賽冠軍(2011年9月獲勝)以及新人王,成為了小三冠得主。他在11月10個月時創下當時史上最年輕入段紀錄的「小學生職業棋士」時,造成了不小的話題,而今也不過九年,又創下了好成績。終於,這位關西的大明星也要將活躍的場所拓廣到全日本了。


所以這次我們就要直接訪問這位首次在本雜誌登場的村川先生。藉著請他談談新人王戰、既是將來夢想目標且是好友的井山裕太十段(譯註:當時剛被山下拔去名人)與平常的生活等等,來找出他的真實面貌。
(撰文:甘竹潤二)

記者:恭喜您獲得新人王頭銜。聽說您也私下有說過「以三冠為目標」的話呢。

村川:謝謝。我多少是有意識到要獲得三冠的事。

記者:就關西棋院來說,您是繼今村俊也九段、結城聰天元以來的第三位新人王。

村川:能夠承接這兩位值得尊敬的前輩的榮耀,我覺得非常光榮。這可以說是我至今為止的棋士人生中最想贏的三局賽呢。

記者:回顧新人王戰的淘汰賽過程中,您是擊敗了謝依旻女流三冠、三谷哲也七段等堅強陣容而進入決賽的呢。

村川:其實內容上都是即使輸掉也不奇怪的棋,所以能夠打入決賽真是非常幸運。

記者:您在正式棋賽中還沒有出給謝依旻小姐的紀錄喔。

村川:不過,我卻還記得我在十秒快棋練習賽中三連敗給她呢。

記者:決賽的三局賽對手是安齋伸彰六段。您對安齋六段有怎樣的印象呢?

村川:他給我細算非常仔細、戰鬥力很強的印象。我和安齋六段在非正式比賽中大概下過三局左右,其中輸掉的棋都是被他打得落花流水。

記者:這次您是以怎樣的心情來面對這場三局賽呢?

村川:想要奪下頭銜的心情非常強烈!就在下第一局之前剛好在十段戰中贏了山下敬吾名人(村川半目勝),讓我充滿了自信。不過安齋先生也在這局之前贏了依田紀基九段,也可以說是狀況很好...。

記者:村川先生是對局前會研究對手棋譜的類型嗎?

村川:如果過於意識到對手的作戰策略,反而會下不出自己的棋了。只不過剛好在關西棋院的研究會中討論了依田-安齋之戰,似乎反而是我周圍的人更在意這場比賽呢。

記者:不過您應該不是會根據對手而改變下法的人吧?

村川:不,也許是和棋的本質不同有關,我多少是會做些改變。好比說安齋先生是強力型棋風的棋士,那我就會有意識地盡量不要讓棋型變薄弱。

記者:這次的第一局您下出華麗的棄子作戰,造成了不小的話題呢。

村川:這是很爽的贏法,讓我覺得情勢是站在我這邊了呢。

記者:贏了之後,只差一局就可拿下期待的新人王了吧。

村川:是的。但也沒因為這樣就緊張僵硬起來。對局中是雙方都很辛苦,所以只有盡力去下好每一著棋而已。

記者:聽說您贏了第二局後,井山裕太十段有傳簡訊給您?

村川:是。大致是叫我趕快再追上來之類的內容,是非常另人開心的簡訊。

記者:聽說您和比您大一歲的井山十段是好哥兒們,對村川先生來說,井山先生是怎樣的人物呢?

村川:他一直都是我的目標。我還記得我在參加少年少女圍棋大賽(小學生組)之前,曾經被他讓四子指導過一局,當時井山先生已經是小學生名人(編註:小二、小三時連續優勝),身上就散發出一種很了不起的氣勢了。

記者:不過,你們也一起相處有十年了吧!

村川:哈哈,的確是。即使是現在我們兩人還是會常一起檢討棋局、一起吃飯,偶而還會一起去喝兩杯。

記者:私下的井山十段是怎樣的人?

村川:總之就是非常認真的樣子。我覺得我自己已經是非常喜歡做詰棋的人了,但井山先生卻做得比我勤奮,真是讓人吃驚。

記者:不過,接下來我想要追問一下二十歲的村川先生的私下真面目了(笑)。想請教一下村川先生典型的一週生活是怎樣的形式,先從禮拜一開始吧。

村川:我會參加一個月兩次的橫田茂昭九段主持、俗稱為「橫研」的研究會。這個研究會有結城聰天元、坂井秀至八段、山田規三生九段、清成哲也九段、倉橋正行九段、古谷裕八段、瀨戶大樹七段等等,都是棋力非常高強的人。

記者:接下來是禮拜二。

村川:我們在關西棋院組了一支球隊來踢足球。通常會舉行紅白對抗戰或交流比賽等活動。總之,這就只是一個踢得開心就好的球隊(笑)。不過,瀨戶先生與尹(春浩初段)先生兩人的過人功夫倒是真的很不錯。

記者:關西棋院通常是禮拜三、禮拜四進行棋賽吧。不過,這兩天通常也常會在東京看到村川先生的身影而頗受好評呢。

村川:如果在東京有比賽我當然會在那裏出現,即使是沒有比賽,我也常會跑去東京練棋。也許就是這一陣子,是有點去東京去得太頻繁了吧。甚至還被東京的老師說「你一定是在東京交了女朋友」(笑)。

記者:這件事的真假,我就不追究,先放著不管吧。接下來是禮拜五了。

村川:禮拜五也是每月兩次的研究會,然後六、日的其中一天還有結城聰天元的研究會。

記者:您真的每天都泡在棋裡面了呢。那麼,最後請您談一下今後的目標。

村川:還是想要打入三大賽的循環圈吧。然後,當然更重要的是想要變得更強。

記者:只要問棋士們目標是甚麼,通常都會統一回答「想要變得更強
」呢。

村川:因為一時得勝只是僥倖而不是真正夠強,那麼接下來還是會輸掉,所以當然還是得要努力增進棋力才行。

記者:是不是早晚也要站上大舞台和心中目標的井山十段進行對決呢?

村川:是。因為他一直都是我的目標,所以我會很希望能在頭銜賽中向井山先生挑戰。

記者:多謝您接受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