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5日 星期日

圍棋聚焦之謝依旻專訪

台灣時間9月1日的圍棋聚焦節目,剛好趁著謝依旻第25期女流名人就位式之便,又替謝依旻正妹做了專訪。內容除了謝依旻的成長歷程外,還有一些過去未介紹過的小插曲,因此特別翻譯出來。(畫面的部分,由於有點讀取困難,所以只好用電視翻拍的方式了><。之所以會讀取困難,則是該死的歐巴馬在當天發表了對敘利亞出兵的計畫,使得NHK臨時插入即時轉播,而將相關的節目通通順延,所以圍棋聚焦就被錄到了碟片的最外端,以致於相當不容易讀取.....)

首先是就位式的現場也來了謝正妹的非圍棋界友人(兩位美女),她們說:謝正妹把對於圍棋的認真態度也應用到私生活之上(指學跳舞等方面),非常熱情。至於謝依旻的恩師黃孟正九段當然也是會場嘉賓,照例地給予謝依旻女流名人十連霸的目標:)(話又說回來,萬年挑戰者向井妹最近這一兩年努力參加研究會,棋力增進不少;相對地謝依旻的狀況卻不是太好,真的要拚十連霸偉業,恐怕也不是太簡單之事。)

接下來就是正式的接受訪問了。

進行採訪的記者也是資深圍棋觀戰記者佐野真先生。

佐野先請謝正妹談了學圍棋的緣由,這個部份很多專訪都談過了,所以就不再贅述。然後又問她為何想來日本學棋,她也老實說:

「因為自己從小就很想去日本,再加上媽媽給我看的雜誌後,我就說出我要去日本當女流本因坊、女流名人的願望了,現在想起來真是有點不可思議。不過,當時台灣關於圍棋的資訊包含職業頭銜賽的消息、棋譜都是從日本來的,所以多少也有要當職業棋士的話就要去日本的想法。

當然,心裡還是會有些不安,因為不會日文;不過在日本還是有能幫忙照應的許許多多人們,才能讓我實現去日本的願望。這樣,雖然會有些壓力,可是也能說是進步的動力。因為我心裡會有在日本必須要能闖出一番成就的想法,因此會有點不安。


謝小妹去日本前的可愛照片

爭氣的謝小妹,果然創下了一個至今是日本紀錄的女性正棋士入段(依正常入段方式,而是用女性保障名額入段)最年輕紀錄:14歲四個月。(其實,就算是男生,要14歲4個月入段,都不是很容易)


這張就照的有點糟糕了....

看起來初期很順利的謝小妹,在入段以後也碰到了一段低潮期。在2005年升上二段後,從當年的10月開始到2006年的3月為止,雖然下的棋不多,但幾乎都輸掉(最多曾經有六連敗)。



將她從這樣的低潮中救出來的,竟然是傳奇性的人物,有「七局賽魔鬼」之稱的趙治勳大師。


改變命運的因緣之局(左側是向井妹)

謝說:
「當時我常常擔任大比賽的紀錄,其中很有幸擔任了趙老師的比賽紀錄(2005年十段戰第三局。但時間上好像對不太起來....)。而趙老師竟然在頭銜賽結束後和我下指導棋。當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十點左右了,趙老師當然是已經喝了一點慶功酒,但他卻問我要不要去檢討室下下棋?然後,我就和解說的老師們、主辦單位相關人員及千瑛(現在的向井千瑛五段)一起去了檢討室,由我和千瑛輪流和趙老師對戰。結果下到了凌晨兩、三點吧?實在很難想像,趙老師是剛比完大比賽,而我們又是才入段第二年的小咖,平常沒有甚麼機會能和趙老師這樣的大棋士對弈,而且竟然還能下了這麼久,真是非常開心!

開始下的時候,心裡是覺得應該會被趙老師打得落花流水吧?可是下到最後,竟然還有成棋的樣子(可一拚勝負),就讓我自己有了自信起來。」

果然,經過照大師的指點後,謝小妹就從2007年起嶄露頭角,逐步拿下了女流本因坊、女流名人的頭銜。到了2010年,奪下女流棋聖後,還創下了首位包辦女子三大賽冠軍的紀錄。創下紀錄後,堅強的謝小妹還是不覺流下了眼淚。她說:



「有人問來到日本的確是不是很辛苦,當然是說還好。不過,現在想起來,的確是不輕鬆,讓我覺得不會想再回到那個時候去(笑)」。

在日本、海外等各種棋賽中活躍的謝依旻,被問到如何能下得這麼好時說:

「我應該是集中力比較好吧?特別是進入棋局後半以後。之所以會這樣,不知道是性格還是從小就有不服輸的心情吧。」

最後,佐野先生問了她身為棋士的未來目標,謝回答:

「我希望能在國際棋賽中留下好的成績。畢竟我從十幾歲就開始參加國際賽,卻一次打入決賽的機會也沒有,所以我希望能在今年九月的個人賽(兵聖杯)中有好的表現,這是我現在最大的目標。」

佐野又問:有沒有比較長期的目標呢?

謝:

「等我真的能拿到國際賽冠軍的目標後再來想好了...(笑)」

採訪結束後,身為主持人的萬波妹發表感想:「我從謝小姐11歲來日本當院生開始就認識她,然後看她兩三年就順利升段了,從來都不知道原來她還有低潮期呢,真是讓我驚訝啊」。

另一位帥哥主持人則說:「我覺得她會成功,應該是她凡事都是以正向的方式來思考吧。」

萬波妹又補充:「而且謝小姐的個性真的很好。像剛才提到的照大師指導棋,雖然謝小姐從頭到尾都不提輸贏,但根據我的路邊社消息(我猜應該是向井妹提供的)得知,其實是謝小姐贏了呢!」

現場眾人大吃一驚,對謝正妹的佩服又加深了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