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7日 星期六

瀨越憲作九段去世紀念專輯(1)

今天早上起來,看到了某個有名的歷史故事紛絲專頁說今天是日本的西瓜節(スイカの日。因為727和「夏の綱」的日語諧音,而西瓜表面的線條條紋,被說是夏天的線條。即夏天線條→NATSU+TSUNA→7227→727),才知道今天是很有意義的日子(笑)。仔細看了一下危機百科的解釋,還發現今天也是日本的思考政治日(因為這天剛好也是日本前首相田中角榮因為醜聞案被逮捕之日)、芬蘭的貪睡鬼節(據說今天有要把最晚起床的人丟到水中的習俗....)。不過仔細看一下,今天也是著名棋士瀨越憲作九段的41週年忌日。所以找了一下家中的圍棋雜誌資料,做個簡單的紀念專輯。


1.敬悼瀨越憲作名譽九段
文 沙濟琯先生 出自民國六十一年圍棋雜誌9月號

吳大國手的老師,日本棋院名譽九段瀨越憲作氏,突然於七月二十六日午夜(文抄公註:正式的新聞是發表七月二十七日去世)用腰帶自殺死亡。噩耗傳來,棋壇震驚;筆者和瀨越老先生雖僅一面之緣,但對他畢生為弘揚弈道而努力的精神,深為欽佩,用敢將其略歷,向讀者們介紹,表示哀悼之意。

瀨越憲作是日本廣島縣人,生於明治二十二年(1889年),這一年正是日本頒布憲法的年份,所以取名憲作。家中三代同堂,食指浩繁,他的父親經常外出經商,所以教導之責,都落在祖父身上,他的祖父正是棋聖秀策(秀策本身就是廣島人)最親信弟子石谷廣策五段的徒弟,在明治十五年(1882年)獲有十六世本因坊秀元的初段免狀,當時在廣島算是首屈一指的棋王,有此家庭環境,圍棋天才就不易埋沒。

憲作五歲開始下棋,十二三歲時他的祖父已非其敵(文抄公曰:換句話說,此時已有職業初段實力),頗想做一個終身圍棋專家,但父親反對。後來父親經營失敗,家中經濟陷於困境,憲作的志願終告實現,僅念了五年中學就到東京參加方圓社去做職業棋士,以無段身分和當時東京的一流好手對局竟有八成贏面,半年後以先相先資格和鈴木為次郎三段下六番棋,以四比二獲勝,才正式得到三段免狀。當時鈴木號稱旭將軍,簡直所向無敵,瀨越能勝,絕非偶然。(附第六局棋譜)

黑 鈴木為次郎三段 白 瀨越憲作(二段格)
1909年5月5日弈於方圓社


    259手止 白二目勝

瀨越先生不但棋藝超群,而且頗富革新思想,大正十一年(1922年)瀨越和鈴木為次郎、雁金準一、高部道平等四人發起成立稗聖會,旨在糾正當時對局沒有時間限制,打掛次數太濫的歪風。大正十三年(1924年)日本棋院成立,瀨越奔走拉攏,出力最大,而且對人對事一秉大公,故極得後台老闆大倉喜七郎的重視,預備把棋院事務,全權相託,瀨越謙遜不就;因此屬於本因坊秀哉一系的棋士對他深為妒忌,後來發生所謂「萬年劫」事件,就是怨毒的表面化。第二次大戰結束後,棋院被炸毀(文抄公曰:瀨越自己還經歷了「原爆對局」,自己的三兒子也死在廣島原子彈轟炸中),諸事辣手,人人自顧不暇,瀨越以重臣身分眾望所歸出任艱鉅,被推為日本棋院理事長,向各大名流捐得五百萬日幣,於千辛萬苦中重建棋院,在職三年。其後日本經濟迅速復興,若干人士對日本棋院理事長之寶座虎視眈眈。但瀨越對人對事,無疵可吹求奈何他不得;不幸在昭和二十三年(1948年),吳清源和岩本十番棋開始時,例行座談會中談起昭和八年(1933年)吳清源和本因坊秀哉的特別棋賽---吳清源以三三、星、天元開局的那一盤棋,瀨越說了一句:「本因坊160手妙著,是門下弟子看出來,教他的」。因此遭到坊門弟子的借題發揮,群起而攻,瀨越知道了他們的真意後,就坦然辭職,從此專心教導後進。早年出版的有圍棋讀本、實戰常見的死活,受子棋上達法等。其最大鉅著,則為御城碁譜之整編,前後費時二十年,共計十大冊。又編纂明治圍棋史,對日本圍棋之發展樹立了光榮的里程碑。

瀨越氏的得意弟子,人人皆知有橋本宇太郎和吳清源,其實瀨越第一個內弟子是松澤鶴次郎,第二個是井上一郎,橋本是老三。此外尚有伊予本桃市、米山德、久井敬史、鈴木圭三,最後一個關門徒弟是韓國的曹薰鉉,今年十九歲已經五段了,是一位可畏的後起之秀。(文抄公曰:此外,世界最年長的職業棋士杉內雅男九段,本來是希望拜瀨越憲作為師,但在瀨越的安排下成為了井上一郎的內弟子,變成瀨越的徒孫)

瀨越憲作戰前曾二度來我國,又於民國四十年來台一行。同行的有宮下秀洋、村島誼紀、長谷川章等數位。

瀨越憲作氏的自殺,據接近他的人士說,其原因有三:(一)身體衰弱左眼早已失明,右眼也將全盲,久萌厭世之意;(二)老伴於去年(1971年)死亡,益感孤獨;(三)老友曾得諾貝爾獎的川端康成於不久以前自殺(文抄公曰:川端於1972年四月自殺),引起其感觸。於是這位畢生為發揚棋道而努力、曾獲政府紫綬勳章的老人,終於引發了自我毀滅的民族根性,而結束了他八十三歲的圍棋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