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4日 星期三

二十年的傳說

大前天,我去見證了一場創造二十年傳說的歷史性時刻。


原本應該是馬上就要報導一下的,不過這幾天稿擠(所謂的稿擠,就是別的東西沒寫完---也就是上週的史上最長圍棋綜藝節目觀看整理 XD),所以拖到今天才寫。


首先想到的就是,二十年真的是一種不簡單的堅持。就算偏執狂如我,也只能持續打電動「大戰略」十年而已(毆飛),何況二十年?


二十年的時光,足以將剛出生的嬰兒,培養成一位優秀有為的青年。對於單簧管家黃荻女士來說,魔笛單簧管四重奏就像她辛苦扶養長大的孩子。就在大前天,她為她的孩子舉行了二十週年的慶生音樂會。


二十年前,還是小朋友的我(咳咳咳),在X大的活動中心有幸親眼看到了這個團體的誕生,看著台上四位傑出的音樂家,在樂器上綁了聖誕裝飾,創造出歡樂的節慶氣氛。會後,甚至還當了小小跟屁蟲一起去喝啤酒慶生(未成年不得飲酒,好孩子不要學喔~)。沒想到轉眼二十年過去,四位音樂家各自經歷了其波瀾壯闊的歲月(我承認,我很愛亂用成語),我自己也是東奔西跑,如果當年不是狠心拋棄了小三(誤),幾乎還回不了台灣;沒想到竟然還能再親眼看到這個單簧管四重奏在台上慶祝二十歲的生日,這不是傳說是甚麼?


這場音樂會與當年一樣,選在了大學裡的演奏廳中舉行,只是從公館的X大換到了風光明媚的外雙溪東吳大學。而東吳的松怡廳的音響效果也很好,正是創造傳說的絕佳場地。對我這個(台北)南部人來說,唯一的缺點就是有點遠。好在,在桃園某大學任教的陳教授夫婦、也是二十年前親眼目睹「魔笛」誕生的證人,願意讓我搭個便車一起前去,解決了我的交通問題。(雖然說,差點因為搞錯集合地點而去不成....)


雖然有點小偏遠,但賣座很不錯(其實跟二十年前一樣是免費),約有六七成滿。順便說一下,前方頭髮跟陳教授差不多灰白的男士,就是下半場要上台的前魔笛團員宋威德老師。


由於我們一行三人都很懶,就隨便挑了入口的位置坐下,以便有個甚麼萬一(咦?),可以立刻逃走。不過,這樣的交通要衝上勢必會有很多大牌音樂家經過,好比魔笛的幕後黑手大魔頭陳威稜老師、魔笛的前團員宋威德老師與張文馨老師也都坐在這附近,當場也讓我產生了其實自己也是身價不凡的錯覺。甚至在陳教授跟我說明其實長笛與單簧管的聲音頻譜看起來沒有啥不一樣之時(啊,好像不小心爆料了...),另一位魔笛前團員、高雄某大學的Y教授,就在我身旁坐下。哇,最近真是有名人緣!


其實,Y教授和陳教授也是多年前因為某種「孽緣」而認識,這十幾年來卻沒有甚麼機會見面。至於我自己,雖然最近這幾年偶爾會去Y教授的音樂會捧場,但也是稍稍打個招呼而已。這一天既然有這個難得的機會,自然是天南地北亂聊起來。唯一可惜的就是忘了問Y教授吹約瑟夫牌樂器的感想...。


聊著聊著,談到了今天的音樂會內容。Y教授謙虛的說:「音樂會上半場非常精彩,下半場有我們這些非團員加入後,就有點不知道在幹甚麼了...因為練習時間有限,我真的很擔心會在台上解體耶 >”<」。厚!Y教授,不需要這麼客氣好嗎:)


不知不覺,時間到了七點半,音樂會就在二十年前的錄音聲中開始(插個話,這個錄音就是陳教授夫人在大小魔王搗蛋中拚死轉換出來的,真是彌足珍貴),然後黃荻老師、林佩筠老師、田永年老師、韓健峰老師等四位現任團員一面走出來、一面演奏當年的音樂,巧妙地將二十年的時空融合在一起。這種有點向「那一夜我們說相聲」致敬的開場,真是讓人忍不住想按讚。


演出的音樂,一如Y教授的預告一樣,每一首都非常精彩,包含了二十年前演出的巴哈「耶穌,吾民仰望之喜悅」、巴哈「義大利協奏曲第三樂章」、達瑪士的「間奏曲」、亨利的「賞鳥」、威爾森「帕格尼尼主題變奏曲」、希克提克的拉丁舞曲等。其中「賞鳥」(Michael Henry:Birdwatching)是我第一次聽的樂曲,馬上就被這首樂曲給迷住了,聽完後立刻決定將這首曲子列入我的CD採購清單中。


至於下半場,在演出時則穿插了各個過去曾應邀來參加魔笛音樂營的音樂家對魔笛二十週年的慶賀影片:包含了大魔頭陳威稜老師、字正腔圓到讓人想在他背後裝上星海羅盤的Y教授、插畫超棒的宋威德老師、張文馨老師、Robert Spring、Florent Heau、Alexandre Chabod、Nicolas Baldeyrou等明星級演奏家...(不及備載),甚至連柏林愛樂首席的Wenzel Fuchs都參了一腳。


這個音樂廳除了內部構造上很明顯可以看出對音響的講究外,還有可以播放影片的投影螢幕,讓人欽羨不已,真希望能在各地多蓋幾座這樣的音樂廳,而不是拿去補助”TOO”。您說對吧?Y教授 :P


如前所述,下半場則是安排魔笛團友上台共襄盛舉的八重奏演出,包含了Y教授、張文馨老師、黃貞華老師、與宋威德老師。演出的則是莫札特費加洛婚禮、皮亞佐拉的兩首名曲、柴可夫斯基的胡桃鉗組曲選曲。果然Y教授真是太謙虛了,演出一樣精采,非常好啊~。



正式的音樂會曲目全部演奏完畢後,則是由黃荻老師代表魔笛向現場觀眾致詞,身為大魔王...嗯,是魔笛之母的黃老師,因為感動落淚,而幾乎說不出話來,好在是先有準備好小抄,才完成了這個可能她覺得比演奏單簧管困難十倍的演講。


最後,台上的八位音樂家老師們,演出了魔笛上山下海、演出了至少八百萬次的成名曲「龍貓組曲(宋威德編曲)」,而順利結束了這場值得紀念的音樂會。在這裡,我擅自代表二十年前碩果僅存(哈,我又在亂用成語了)的聽眾們祝福魔笛單簧管四重奏能夠再持續二十年下去,而且還要多發幾張CD滿足一下本偏執狂的收集癖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