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0日 星期一

第六十八期本因坊戰第三局第二日解說整理(上)

總譜請參照: 官網解說

第二天井山亮出封手後,高尾是頻頻小考,而井山卻是高尾下一步就馬上接著下,一副都已經算清了的模樣。

然後到了日本時間九點五十左右,第二天的美女突擊解說又來了:)


當然,昨天松本七段的封手(92位左一路飛)預測是槓龜了。這一手並撞,是要阻斷上下黑棋的聯絡,白棋才能找到處裡的機會。被分斷了的右上黑棋71覷就要先求自保。

由於這附近進行得很快,稻葉姊半開玩笑地說,應該是井山本因坊整晚沒睡都在想棋的結果吧。


白74衝出是求處理調子。75自是不可能照下圖那樣貪吃二子,讓白棋全體連結。


  • 到了81斷後,稻葉姊故意問下坂二段白44以下五子怎麼了?下坂說:啊就被吃掉了囉:)
  • 白82也不可能馬上在85位夾碰,這只是官子階段的小棋,無助於白44以下本體五子的求生。
  • 兩位美女猜不太到井山的84會怎麼走,開始無助地往台下偷窺的松本七段求教。結果突襲解說就變成松本和下坂的搭檔了。
  • 松本一上來就說白70的並撞,是他完全沒想到的著手,顯然井山先生不是光被挨打的棋風,還是會試圖找反擊的機會。至於白44以下五子,他也和下坂的看法相同---已經死掉了。因為照下圖進行的話,是簡單攻殺失敗。看來井山是想把這五子當成是棄子,從外部來多方利用。

   

  • 然後突襲解說就結束了。然後第二天的你摳你摳轉播似乎問題不少,還滿多地方是直接變成黑畫面,沒有聲音也沒有影像@@
  • 到了日本時間十一點,第二輪的解說開始,這次是由稻葉姊搭配松本七段出場。

   

    下完指導棋,回到解說現場的松本七段。

  • 白84跳下,是雖然知道攻殺不會獲勝,但只少弄成緊氣壓封就可以接受的態度。
  • 黑85是必然,只要下在別處,白棋只要在61位左一路斷,攻殺就可以獲勝。85並除了防61路左一路的斷點,也可以順便緊白棋的氣。
  • 白86斷,又是令松本七段意外的一著(他都在下指導棋,好像沒有太多時間仔細想)。之所以會意外,只要是白44以下五子已經被吃,則86斷讓黑87長出等於是損失實地,要下是需要一點勇氣的。白棋顯然是想要開始找找毛病、來在外面弄出新的戰鬥吧。
  • 黑89如果膽小而在下圖1位先補淨味道的話,則白2先打吃一手再4鎮,既可書展自身棋勢,又可以擴大下邊模樣,黑棋不行。

   

  • 白90直接照下圖開始攻殺的話,結果還是被黑吃掉。松本說這裡他很難找到對白棋有利的下法...。

   

  • 白90扳雖然看起來是苦澀的手筋(被松本猜中),但黑91夾,白棋還是無計可施。
  • 白92如果照下圖攻殺,也還是差一氣被殺。從此圖看出,白棋就算想要緊氣壓封,大概也能利用到15、17兩手而已,便宜不了多少。

   

  • 白直接在下圖1立下也是不行。

   

  • 這時稻葉姊不小心手中一滑,棋子飛了出去,竟然剛好被松本接中,稻葉姊立刻要現場觀眾拍手,松本不好意思的說,昨天擺棋時已經掉太多了,所以已經看到會接住了...。
  • 至於白92照下圖先爬一手試圖長氣,結果也還是攻殺輸掉。

   

  • 所以松本推測無計可施的白棋,也只能先照實戰那樣在外面先壓一手,然後伺機A位碰或B扳。結果真的被松本猜對。

   

  • 而且白84、86、90這幾手棋對官子來說都很損,如果沒搞出名堂來的話,白棋的投資就血本無歸了。
  • 這 時稻葉姊說了一個小八卦:第一日用晚餐時,井山罕見地沒有和工作人員一起吃,而是自己躲起來反省(通常是高尾一桌、井山一桌,這一天只有高尾桌);相對 地,高尾大人卻很開心地和工作人員一起吃,又喝了酒(又要來醉拳了嗎?XD);看來對局者雙方是認為黑好吧。(現場鄉民戲稱這叫晚餐形勢判斷法)
  • 不過松本被問到說:如果是他來參加頭銜賽的話,會想要和工作人員一起吃嗎?他說雖然工作人員現在在現場,但我還是想自己一起吃。平常我在棋院下棋時,中午也是去便利商店買個飯糰偷偷躲起來吃。
  • 稻 葉姊這裡又爆了一個料:雖然通常職業棋士不會和對戰的對手一起吃午餐,但像衫內雅男、壽子夫婦(世界最年長的職業棋士夫婦),有一次剛好遇到了夫婦對局的 場面,中午時還是兩個人一起手牽手去吃飯喔。松本大驚:我是知道他們夫婦感情很好,但沒想到對戰時還是可以一起手牽手去吃飯啊...。
  • 果然松本連續猜中了91、92兩手棋,他笑說:可是封手就是猜不著。
  • 當然93扳也被松本猜中,他也推測了94應該不趕照實戰那樣斷,因為還是會被黑棋照單收下。
  • 稻葉姊又問:那現在形勢如何?松本說:我會想拿黑棋。現場的觀眾也是壓倒性地認為是黑好。不過松本七段這時為昨天翻盤一下:其實我本來覺得昨天是白好的...
  • 在右上的攻防中,黑棋如果下到下圖的8立下,局部是對右上角白棋的先手,白棋如果不補(9手拔),則黑棋先斷再點,白棋就做不出兩眼,但黑棋在殺角時被白棋立到15位的話,和右邊白棋的攻殺反而會輸掉。所以黑8立下時,角上白棋不補也不會有事。

   

  • 即 使如此下圖1跳出(蘇耀國八段的提案)似乎也不太成立,因為下圖黑棋直接衝斷,即便白棋利用緊氣的先手利,還是救不回上邊被衝斷的白棋。松本七段還特別補 充說白1跳時,如果黑棋老實地在5位擋,就會變成蘇八段所擺的變化圖一樣,讓白棋在上邊圍到大空,所以此圖黑2、4衝斷是必然的抵抗。

   

  • 關於白94,由於剛才說過實戰的斷不成立,所以松本七段預期井山會照下圖1扳,黑2長時,白棋在4位找麻煩。如果黑5用強補去中央的弱點,則白6跳出成立。黑棋如果還是7、9衝斷,則白棋可以將上邊黑棋全部吃掉。

   

  • 當下圖白5跳,黑6衝出時,白7弄鬆是可以救回跳出的一子,但最後黑10飛,中央白棋無法突破,上邊白棋也圍不到地,仍是不行。

   

  • 不過上圖的白7也還是不成立,黑棋以下還是可以征吃白棋。

   

  • 這時負責新聞解說的大場七段也回到了大盤解說會場,但似乎在躲著不想上台..。
  • 稻葉姊問若是白94照前圖扳,讓黑棋長出後,放置右邊不管,然後先破中央黑棋模樣如何?松本說,這樣黑棋在下圖2拐,白棋有可能被雙擊。

   

  • 所以找不到好手的白棋,搞不好只能照下圖平凡地壓出。

   

  • 接著進入午餐休息,你摳你摳照例放起了本次本因坊戰的宣傳影片。這個影片回顧了從第一期開始的歷代的本因坊事蹟,還有本次本因坊戰各對局地的介紹,還滿不錯看的。
  • 用完餐後,井山94還是切斷了。井山下此棋時,一副相當難為情的樣子....。
  • 現場也開始了大盤解說。一開始請到了老學究第二十四世本因坊兼本局的棋證石田秀芳來講話。

   

  • 石 田老電腦一上來很好心的說:我想很多你摳你摳的觀眾可能是不懂圍棋的人,因此我想稍微講一下圍棋的歷史。圍棋這個遊戲現在認為可能是四千年前在印度發祥, 然後隨著部落遷徙在三千年傳到了中國。然後又在一千三百年前左右的日本平安時期經由遣唐使傳到了中國。然後又到了約四百年前的德川幕府時代,建立了職業棋 士的制度。平安朝到德川幕府的接近一千年的時間中,圍棋主要是在僧侶之間、和身分尊貴的貴族之間流行。而第一世本因坊算砂開始到第二十一世本因坊秀哉為止 的三百三十年間,由於有本因坊秀榮當了兩次本因坊,所以事實上僅有二十位本因坊。而這二十位本因坊中,同時也當上了名人的,也僅有七人而已。這些名人本因 坊,都是靠著推舉而登上大位,但沒有相符的實力與人望也不可能被推舉。最後秀哉先生將本因坊的頭銜捐贈給日本棋院,而發展成了現在的頭銜賽。在到去年為止 的本因坊戰中,也僅產生了十七位本因坊。在我之前,有高川先生成為了二十二世本因坊、坂田先生是二十三世、我是二十四世,我的師弟治勳則是二十五世。現在 還不知道有沒有人可以當上第二十六世,最接近這個位置的應該是現任本因坊的井山才對,不過也要他拿到五連霸以上才行。至於今天的另一位對局者高尾,他過去 也曾本因坊三連霸過,當時他把本名紳路改成了法號秀紳。這個在取法號加上秀字的作法,最早是高川老師開始的。但到了坂田先生時,如果也加上秀字的話,就變 成和本因坊秀榮同名,不得已只好取名為榮壽。我的話,則沒有同名的困擾,就叫秀芳。至於前任的本因坊山下敬吾先生,他則是花了很多心思,取了個以北海道以 及道策關聯的法號叫道吾,這個法號也取得很不錯。至於井山的話,去年我就跟他說最好趕快取個法號比較好,他也說會好好考慮,結果到現在都還沒有想出來,萬 一丟掉了頭銜,就沒法用囉(當初山下也說,如果不趕快取好這個道吾,可能一下子就沒機會用了)。但和高尾同年代的平成四天王張栩、羽根、山下似乎和下一世 代的井山小弟似乎是不對盤,高尾一開始也一直輸給井山。兩人下了十五局左右,高尾僅贏了三局。不過最近他似乎和井山打成了平分秋色,等於是克服了井山症, 而前來下七局的挑戰賽。現在下到了一勝一敗後的第三局,將氣氛炒得非常熱絡呢。由於第三局輸掉的人,到了第四局再輸就變成一勝三敗的絕對劣勢,因此第三、 四局可說是這個七局賽中最重要的的關鍵。而今天在現場看棋的各位,可以說很幸運地看到關鍵呢。

    稻葉姊:那您覺得前兩局的內容如何?這兩局都進行了很多激烈的大交換呢...

    石田:兩人都有點下的過強了,尤其第二局很明顯是井山的逆轉敗,相對地高尾則是展現了無比的韌性,證明韌性是很重要的。所謂的韌性,就是不讓對手下出決定性的著手,這才是好的韌性。特別是第二局井山本因坊又早早開始讀秒,對於複雜的局面判斷還是相當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