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3日 星期五

佼成的新世界



新鮮的組合~埃里舒卡(Radomil Eliška)與東京佼成管樂團



東京佼成管樂團(Tokyo Kosei Wind Orchestra)
第115次定期演奏會
4月27日(六)於東京藝術劇場
拉德米爾.埃里舒卡(Radomil Eliška)指揮


<曲目>
狂歡節序曲           
德弗札克作曲/蘇魯卡(H. Sluka)編曲/布魯胡涅克(Bluhunek)校訂
小交響曲           
楊納捷克作曲/上埜孝編曲
第九號交響曲[新世界]   
德弗札克作曲/蘇魯卡(H. Sluka)編曲/布魯胡涅克(Bluhunek)校訂


有 不少人對於將管弦樂曲改編成管樂曲來演奏抱持著懷疑的態度。即使是我,聽過了很多將管樂、打擊樂非常活躍的近現代曲甚至是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或合唱交響 曲、莫札特的交響曲全曲以維持原調的方式進行改編演奏,這些演奏雖然讓我感到他們的雄心,但聽起來還是讓人覺得相當嚴峻,這也是事實。


這次知道了在東京佼成管樂團的定期演奏會中,要以管樂改編的方式演奏德弗札克第九號交響曲「新世界」的「全曲」,老實說我也還是懷疑這樣會不會很慘烈。


然而,這場音樂會的指揮卻是拉德米爾.埃里舒卡大師(譯註:這場音樂會的企劃弄了一個這樣的賣點出來,只能說是絕妙啊)。我自己只有聽過埃里舒卡指揮的CD而已,但還知道這位老先覺可是年過八十的捷克音樂巨匠,還曾經當過德弗札克協會會長等英勇事蹟。


這 樣的大師,卻突然來到了一般認為是毫無緣分的東京佼成管樂團,甚至還指揮了他拿手的德弗札克的「管樂編曲譜」呢。根據節目單的解說,原來現在擔任布拉格城 堡警備隊與捷克警察樂團的指揮維拉克‧布魯胡涅克(Vaclav Blahunek)上校(這個樂團與布魯胡涅克搭檔演出的CD有一陣子也輸入到日本來賣過)是埃里舒卡大師的學生,這次的演出就是他從中辛苦奔走才能實現 的。而且大師指揮的這場管樂團音樂會,不僅是「空前」,恐怕也是「絕後」了。


而且去聽了以後,還更加驚訝。演出的非常精彩。


首 先是第一首曲子,德弗札克的狂歡節序曲一出來就聽得我非常吃驚。出我意料之外的是正統古典音樂的指揮家第一次指揮管樂團,卻讓人覺得相當地成熟精彩。不 過,從開頭起真的是非常聲勢浩大,可以說是精神抖擻地「咚咚鏘鏘」之開場。這種氣氛直覺上讓人聯想到古早年代的軍樂隊或管樂隊的感覺。


雖然的確是「咚咚鏘鏘」,卻不是吵雜的聲音,反而是非常有氣質的音色。這我很難用文字描述得很好,差不多就是「很美妙的熱鬧感覺」吧。


再 來則是音樂會重頭戲的德弗札克第九號交響曲,這就更讓我吃驚了。我在高中時代就買過這首曲子的迷你版總譜,到現在已經被我翻得破破爛爛了,因此這可以說是 我聽到幾乎是深入心中的熟曲,然而這場音樂會中的演奏還是帶給我彷彿是第一次這首曲子的新鮮感。意義上這並不是因為第一次聽管樂團改編版的關係,而是總譜 上所寫的音符,全部是被他們演奏成「看得見」的樣子了。


不知道實際吹過管樂團的人,有沒有被指揮指導過「請讓樂譜上的音符全部都能被看見的方式來演奏」的經驗?雖然不同的指揮說的東西有各種不同的意義,但這句話應該是含有「不要吹得模模糊糊,請確實地演奏」的語氣才對。


然 而接下來就是困難的地方了,如果要演奏出「樂譜上的音符都被看見」,大家可能都會開始尬大聲,然後彼此的聲音就像是在打架一樣,變成了單純的吵雜演奏而 已。所以要把大家的演奏好好整理起來就是指揮的責任,如果想要做出音符都被「看得見」的演奏,下一步就是要把強弱等表情具體地加入「料理」之中。


而 這一天埃里舒卡的「新世界」,其「烹飪料理」的手法真是絕妙,可以讓所有的音符都被看見卻不會吵雜、甚至非常高雅,而且是非常確實、仔細的演奏。我猜他們 應該是特別在各個聲部的音量、強弱變化等上進行了相當仔細的排練才對。跟最近比較強調速度感的演奏比起來,我覺得他們的演奏算是相當慢。然而我總覺得他們 的演奏就是比一般的管弦樂演奏更加有趣,而且還讓我非常感動。


這次他們使用的改編樂譜,就是上述「布拉格城堡警備隊與捷克警察樂團」不外傳的密藏版本,據說是該樂團的蘇魯卡(H. Sluka)所改編的。然後也是由前述的布魯胡涅克上校為了這次的東京佼成管樂團演出而做的修訂。(恐怕是因為佼成的樂團編制和捷克的管樂團不一樣吧)。


這 個改編版本基本上就是將弦樂聲部的音符轉移到木管與薩克斯號(Saxhorn)家族上的感覺,但也因此有些部分產生了令人意外的效果。好比說原譜第二樂章 的第78小節開始是第一部小提琴拉奏從C#往上行的旋律,這個非常悠長而令人印象深刻的樂句是交給了薩克斯風來負責。這樣的安排真是非常棒。用管樂器來演 奏時,加上了人的氣息,可以增加好幾倍確實的感覺(還要加上稍微有點痛苦的樣子),同時還讓人覺得團員的演奏感情更加能夠傳達到觀眾的心中。在編制上除了 加上柔音號(Flugelhorn)、低音小號(Bass Trumpet)外,還採用了四把上低音號(Euphonium),因此可以聽到比平常的管樂團更加不同的音色。


(第二樂章第78小節開始的第一部小提琴旋律)


再者,果然不愧是老手雲集的東京佼成管樂團,各個團員的演奏都非常精彩,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負責英國管獨奏的上田惠小姐(連埃里舒卡自己都說想把她一起帶回國了),在著名的第二樂章念故鄉旋律中,漂亮地配合埃里舒卡的指揮棒,讓大家聽到了非常優美的演奏。


除此之外,雙簧管的宮村和弘先生、小號(限於篇幅已經沒辦法特別寫了)或楊納捷克小交響曲中的舞台小樂隊(Banda)聲部(包含了華格納低音號與低音小號等樂器)、甚至德弗札克狂歡節序曲中展現了精彩鈴鼓演奏的資深團員山口多嘉子女士等,也都發揮了他們的高超名人技巧。


如果這場音樂會的演奏能夠出現場錄音CD的話(雖說部不知道是否錄音是否真的能體驗到這個音樂廳的音響效果,所以還不能斷定好壞),我想要多多介紹給更多的人聽聽看,讓大家知道也有這種水準的管樂團。


最後還有需要反省的地方。


這 場音樂會,本來是希望不只有基本的佼成管樂團樂迷來聽,而是能讓廣大的管樂界相關人士、甚至管弦樂團的樂迷都能欣賞到。可惜的是現場只坐滿了約七成的觀 眾,不能說是盛況空前的樣子。也許這是東京佼成管樂團的行政團隊的宣傳還有不足的地方(譯註:其實他們已經有在推特與臉書上用力宣傳了),但在看到埃里舒 卡名字的瞬間,像我這種以解說為業的人沒有在事前好好採訪宣傳也要負上相當的責任,真是非常抱歉,我會打心底好好反省的。


(寫於2013/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