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2日 星期二

311紀念音樂會

2011 年3月11日發生於日本福島的大地震,是人類歷史上相當可怕的記憶之一。因為這場地震除了震度高達接近九級,還造成了核電廠的損毀,導致了不知需要多久才 能清除完畢的放射線汙染。這場災禍在日本人心中刻下了難以磨滅的傷痕,因此在兩年之後的311有許多紀念活動與回顧報導,而與相鄰日本不遠的台灣,也舉辦 了一場紀念的音樂會,就是台灣管樂團昨天於國家音樂廳演出的「黎明.重生」音樂會。音樂會的內容是全場日本著名的管樂作曲家伊藤康英先生之作品,並且由他 親自指揮台灣管樂團,向因為大地震或核災受難的人們致敬,並且感激台灣在震災後對日本的協助。

我 是大約在一月左右得知了這場音樂會的消息,立刻就打算在國家音樂廳的線上購票系統中買票,畢竟即便是在日本,也不是那麼常會有整場伊藤康英作品的演出,而 且音樂會演出的曲目有不少還是台灣首演,更是非聽不可。但不知是動作太快還是他們設定有問題,這場音樂會的票一直無法成交,只好透過「內線交易」,請某玉 樹臨風、英俊迷人的高姓單簧管老師幫 忙拿票。不過,就在不久之前,我得去對岸罰站,拖到了音樂會的前一天才狼狽回台;音樂會當天又因為計算錯誤,直到開演前十分鐘才到達現場,又因為高老師寄 票的信封是寫我的英文姓名吐奶,當我報本名取票時,櫃台人員差點找不到票(想想也是,知道或記得我的學名的人好像也不是太多,畢竟不太好念)。終於在開演 前的最後一分鐘找到票,才「滑壘成功」安全抵達現場。然而,也是因為這樣,來不及買節目單,上半場就是這樣有點緊張兮兮的狀況來欣賞。

時 間到了七點半後,團員們陸續進場,並且開始調音。大約是彩排比較久,雙簧管調音時,甚至出現了相當明顯的積水聲,算是無傷大雅的另類失誤。然後,今天的主 角伊藤康英先生登場。他今天是一身全黑的打扮,看起來很有精神的樣子。音樂會是以伊藤先生的「新加坡散步道」進行曲來開場。伊藤先生給我的感覺是屬於表演 型的指揮,手勢拍點固然清楚,但舉手投足更是表情十足。不過,樂團一開始的演出聲部平衡不是太好,幾乎是聽不太到木管樂器的聲音傳出來(包括應該相當大聲 的薩克斯風,其實也有點模糊)。由於樂團的成員,大多也是江湖上有名的職業級老師(好比往年的北市交協奏曲比賽冠軍的盧幸瑜女士等),感覺上不是「火力不 足」的問題,所以我開始有點懷疑今天選的位置是不是出了問題,心中盤也算著下次該來挑甚麼位置比較好。

上 半場的第二首樂曲,則是「月夜之龍~香港寄來的明信片」。顧名思義,這是一首描寫香港景色的作品,因此在演出之前就由該團來自香港的低音管首席劉澤文先生 來解說,並且Live清唱了樂曲中引用的廣東民謠「月光光」,博得了滿堂喝采。從這裡,也可以看出來這場音樂會在企劃上的用心。而伊藤先生為了配合這首樂 曲的風格,換上了很有香港味道的花(龍紋?)上衣,演出後還大喊了一聲「Moonlight Dragon」。這也是一首相當精彩的曲子,特別是樂曲後半段象徵舞龍的銅鈸、打擊齊奏,的確能喚起聽眾心中對香港的種種印象。但這首曲子仍然還是存在有 木管聲部幾乎被蓋掉的平衡問題,讓我有作品本身的寫作凌駕於樂團演出之上的感覺。但不管怎麼說,樂團的演出還是在水準之上,才能讓人覺得這是一首應該多多 演出推廣的好作品。我是這麼覺得啦,如果同樣想演出日本作曲家的作品,與其常演「大阪俗謠幻想曲」,不如多來演出這首「月光龍」。

上 半場的最後兩首,則是這場音樂會最大主題「祈禱和平~為311與911」:「黎明終將升起」(紀念311)與「合唱幻想曲」(紀念911)。這兩首曲子的 編制更大,於是比較少用到的中音單簧管(Alto Clarinet)與中音長笛(Alto Flute)也都出現了。在團員簡介了這首曲子的創作背景後,伊藤先生再度換上了黑色「勝負服」登場。這兩首曲子果然是這場音樂會的「主打歌」,演出的水 準比前兩首要好很多,之前的平衡問題也消失無蹤,看來是花了很多工夫來排練吧。特別是合唱幻想曲開始的木管齊奏巴哈聖歌旋律,聽得出來木管部隊的聲音其實 非常結實強大,這才讓我恍然大悟,原來之前的平衡問題可能是銅管太過暴力失控了。

中場休息時,趕緊衝去了音樂廳一樓買了節目單。發現櫃檯除了節目單外,也順便販賣伊藤康英先生今天演出作品的套譜,可見演出單位也仔細考慮到了相關的配套活動。不過對於瘋狂收集迷的我來說,原本預期會有賣他作品集的CD,結果沒有,稍微還是有點空虛感啊。 @@

下 半場開頭的台灣民謠隨想曲,是伊藤先生為二十年前在台北舉行的亞太管樂節所創作的作品。當時不才在下我,也參加了這首作品的首演,還記得當時的伊藤先生看 起來有點靦腆沉默,沒想到二十年後卻變得相當活潑外放。特別是因為作品剛寫好,必須要自己辛苦手抄分譜,而有許多痛苦的回憶XD。不過,很可惜的是,這首 曲子後來似乎在台灣也不太常被演出,因此我對這首曲子幾乎沒有甚麼印象了。台灣管樂團在這首曲子上一開始也演出的相當精彩,但這首曲子有很多獨奏的片段稍 微不夠細緻,到了後半段齊奏時,平衡又稍微變差了。

最後則是演出了伊藤先生的「榮耀頌」,這是他的代表作之一。這顯然也是重點排練過的樂曲,又讓人感覺到樂團的聲音不一樣了起來。特別是第二樂章的短笛獨奏,充分詮釋出了日本笛聲的風格,想必是得到了伊藤先生親自指導吧?(笑)

演 出完這首大作之後,伊藤先生在滿場熱烈的掌聲與喝采中登台致謝。他用令人印象深刻的流暢英文發表了他對311的感想以及對台灣民眾的感激之意,之中參雜了 一些這些年可能是來台灣時順便學的發音正確中文,讓一旁要幫忙翻譯的團員似乎無用武之地。他在致詞裡說,他的夫人其實就是福島人,雖然娘家在震災中幸免於 難,但隔壁村幾乎全毀的景象還是相當難過哀痛。在震災發生後,詩人和合亮一先生就在推特上陸陸續續發表了許多紀念詩句,讓伊藤先生很感動,而把和合先生的 其中三十首詩作譜寫成歌曲。所以音樂會的第一首安可曲,就是演奏了其中的「貝殼之歌」的管樂改編版(當然,這也是台灣首演)。

第 二次謝幕時,伊藤先生再度用中文說了「還有!」,而演出了他的另一首輕快活潑的進行曲作為第二首安可。在第三首後,他則是作勢看了譜架上的樂譜後,說出 「沒有」,而結束了這場令人興奮感動的音樂會。我的感想是,整場音樂會有仔細考量過演出的主題與搭配,每首曲子間也安排了互動解說,讓觀眾更加親近平常可 能就少接觸的管樂音樂,並避免了可能在樂章間鼓掌的尷尬舉動,這樣的用心相當值得鼓勵。不過,這場音樂會賣座不算好。就現場看起來,音樂廳大約還有五成的 空位沒有人坐,而且有不少觀眾似乎是樂團邀請招待來的外國朋友,真是相當可惜。後續該團在宣傳上該如何拓展票源,仍有相當努力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