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4日 星期四

天才的對談(五)

異才,井山裕太

羽生:張先生會根據不同的對手來改變下法嗎?在將棋中很容易預期到對手會使出怎樣的戰法來,在圍棋中也會有對這個對手時要這麼下比較好、那樣的進行的話可能不太妙的想法嗎?


張: 也許在某種程度上會有這樣的意識。因為我並不喜歡被讀秒追著下,所以會有意識地下得很快。這也是因為明明是一局努力下好的棋,結果卻在最後的最後因為無聊 的錯誤而輸掉,這樣真是非常心痛。與其變成這樣,我寧可盡量跳過序盤階段而把時間保留下來。當然,這也有些風險。這是因為也可能會變成在決定勝負關鍵的重 大分歧點時也下得太快。也是如此,我會盡量去預測出對手的次一手,並且心情上會將對手的思考時間百分之百當作考慮自己的著手來使用。對於對手可能會下的數 個落點中,我會準備到如果他下這手我會這樣、下那手我會那樣等立刻可以對應的方法。如果能將時間保留到後半段,即便局面平分秋色也會容易獲勝;就算局面稍 微糟一點,也可以立刻出擊而使得時間剩下比較手的對手容易出錯,這就是我的風格。我想能夠預測出對手的下一手棋也是一項非常重要的能力。

羽生:要能預測到對手的次一手,也是要下了非常多局棋才能辦得到吧。還是說看了對方的棋譜就能知道對方怎麼下呢?

張:雖然這也有點關連,但感覺上還是用常識範圍中可能會出現的著手來預測。只不過,最近我對井山先生(井山裕太五冠)非常頭痛。因為他很有多天才性的著手。

羽生:是因為預測不到的關係嗎?

張:對。而且他幾乎都是下出遠遠超過預測的著手來。這樣的話,就等於讓我反覆在進行沒有意義的細算,腦子也會非常疲倦。

羽生:這不是因為世代差異所造成的感覺差異,而是因為井山先生自己獨特的感覺嗎?

張: 我覺得他是天才。他的構想真是非常柔軟有彈性。風格上不知道是否該說是非常強硬呢?往往都會下出我覺得會不會有點無理的棋來衝擊破綻,一眼看去甚至會看不 出來他的目標到底是甚麼。所以可以說他是目的不明確的棋而非常難猜測。只不過,這些下法大概應該都是壞棋喔。也可以說非得是這樣不行(笑)。

羽生:在將棋中我的對手常常會下出意外的著手。有時間的話當然會覺得應該可以修理對方,但也會出現所剩時限中無法挑出對方毛病的情形。井山先生的情形和這種狀況是不一樣的嗎?還是他下的是具備意外性但又是非常好的棋呢?

張:嗯,這很難判斷,但常常在後來看起來,都會覺得這些棋搶到了非常好的位置呢。

羽生:在第一次對局時即便會感覺到看不懂對方在下甚麼,但隨著對局次數的增加,應該就可以看出對方是怎樣類型的棋士與在思考怎樣的流程吧。但即使如此,還是會覺得他有甚麼不一樣的感覺嗎?

張:其實真的得是這樣不可呢。但只有井山先生就是不一樣吧...?所以我才會覺得他很頭痛(笑)。

羽生:原來如此,就是說他是你無法理解的對手囉(笑)。因為他是目前你沒碰過的類型吧。

張:他是用左手下棋,所以可能用腦的方式不一樣吧?哎,也可以單純地說就是很強。他的細算的精度很明顯要比其他棋士高出很多。也是因為對自己的棋力有自信,即便他的下法看起來很亂來,其實也有他的把握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