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2日 星期二

天才的對談(三)

資訊化持續進步的時代

張:現在將棋中最重要的是甚麼地方?

羽 生:嗯,現在職業將棋棋士間特別重視序盤的研究,該怎樣去好好應對序盤的部分變成非常大的問題。當然像其他的部分,好比說做詰將棋問題、或是擺其他人的棋 譜也很重要,但在比率上還是最初的序盤部分佔得最多。現在年輕的棋士們做了非常可怕的研究,甚至好比某些局面的結論,已經變成不會在正式比賽中出現的狀況 了。也是因此,即使覺得「啊,最近某個型好像怎麼都沒人下?」,也搞不清楚沒人下的理由。這是只有研究過的人才知道的秘密。


張:即使是羽生先生也不見得會收到所有的技術情報嗎?

羽生:哎呀,我不知道的東西可是一大堆哩。序盤的棋型非常之多,想要能全部對應是非常困難的。只要是自己不下的棋型,根本就不知道現在已經變成怎麼樣了。

張:那是說即使不知道這些知識,也還是能夠和其他棋士一拚囉?

羽 生:對於不懂的棋型,只要不去下就不會出問題,但對於有在下的棋型上,知識上的差異還是會造成相當大的影響。需要避開的棋型越少的人,其可以作戰的幅度就 越廣。好比說要選擇「居飛車」的下法呢?還是選擇「振飛車」的下法呢?對於只擅長一種下法的人來說,其著手就是固定的;但對於兩種下法都擅長的人來說,一 定可以藉著各式的下法的內容而從序盤開始利用棋子的組合從中獲利。不過要能熟知全部的棋型需要龐大的時間與勞力,所以非常困難呢。由於在將棋的世界中只有 一百五十人左右的職業棋士,所以即便是從沒有下過的棋士,也可藉著資料庫完全了解這個人是怎麼下的。因此,將棋大概是以互相盡量了解彼此底細的方式來對局 的感覺。

張:這樣的話,對局前的準備就特別重要了呢。

羽 生:雖然先考慮對手會怎麼下很重要,但能不能逼使對方下出自己擅長的棋型才是大問題。好比說雖然想下A這樣的作戰方式,但因為找不到可以擊破B這種手段的 對策,所以現在不能這樣下;結果最後就變成了不能選擇A這樣的策略了。特別是從序盤階段就開始激戰的棋型,有不少都已經有研究到接近終局階段的結論了。

張:這是因為出現事前做好研究、知道速勝方法的人最後獲勝的情形所造成的結果吧。

羽生:沒錯。有那種一旦下出就逃不掉失敗的棋型,也有下錯一手就再也追不上的棋型,所以總是會有踏進去就無法回頭的恐怖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