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1日 星期一

天才的對談(二)

每天都是過於密集的行程

羽生:張先生會常常參加國際棋戰嗎?

張:到幾年前為止因為日本國內的棋賽很忙碌所以不太常出賽,但最近比較穩定下來了(笑),所以偶而會成為代表來出賽,不過卻沒有留下如預期一樣的好成果。

羽生:一直被頭銜戰追著跑時,日程上應該會覺得非常辛苦呢。

張:的確是。而且最近要花更多的時間才能消除疲勞。


羽 生:只不過我常常在想,身體狀況是不是和勝負感是不是有互斥的關係啊?當對局持續時雖然很忙,但感覺卻會非常靈光。這是因為我發現身體明明非常疲倦,但細 算上卻是非常俐落清楚。根據我自己的經驗,反而是日程上逼得很緊時精神會比較集中。相反地,如果一整個月沒有對局時,就很不容易將感覺回復到原來最佳的狀 況。這方面的調整其實是非常困難呢。

張: 這我也有同感。當我持續有對局時,期間的空檔只要單純休息就可以了。而我本來也就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了,所以最近對局的間隔相距比較久時,反而不知道要在 哪方面用功比較好了(笑)。因為這樣似乎是勝負感會變遲鈍的關係。這裡想順便問一下羽生先生在精神上疲倦時,通常會用甚麼方法來放鬆呢?

羽 生:嗯,雖然沒有特別注意,但這可能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變得比較怠惰,所以不會特別去感覺這方面的問題。也許可能是很像忘記這回事的感覺,或者也可以說有 「雖然很累但也沒辦法」或「也不過是這個樣子嘛」的成分存在。而現在並不是像以前那樣每個頭銜賽都會參加,所以在沒有沒多局挑戰賽的季節時,就能夠進行心 情轉換了。這是這樣,以前連連出戰頭銜賽時,早上一醒來還會有:「現在到底要去哪裡比?」的疑問哩。

張:哈哈哈。

羽生:啊,我覺得這是危險的徵兆吧(笑)。

張:您可以保持持續對局動機的秘訣是甚麼呢?

羽 生:我覺得動機這種東西就好像是天氣一樣,常常不到當天根本就不知道。有時候會有一起床,不知怎的就是很消極、沒甚麼幹勁的情形。但是,由於這樣的狀況不 到當天根本不知道,也沒辦法沒一次每一次都去在意該怎麼辦。當然,如果一整年都很消極的話就很麻煩,所以我就試著在整年之中維持著某種程度的高度集中力與 表現。再來的話...我還是覺得狀況這種東西就像波動上下變化一樣,是沒辦法的事。這是因為就算你想要調整也調整不起來。總之每當頭銜賽的對局結束後就先 回家,光在家裡待一天就可能成功地轉換心情。因此要回家休息是非常重要的喔。如果一整週都在外面出賽,對精神來說是非常痛苦的。這並不是身體狀況變差的問 題。

張:我也是這樣。不過最近這樣的情形已經變少了。羽生先生有頭銜賽交錯夾在一起舉行的經驗嗎?

羽生:嗯,有啊。我曾經在天童市(在山形縣)這個地方的相鄰旅館中對局。天童市本來就是以將棋著名的城市,所以有很多頭銜賽在此舉行。話說回來,那次的對局,是相隔一日、走路一百公尺左右就能走到下一個對局處的兩個頭銜賽,大約是龍王戰和棋聖戰吧?張先生有這樣的經驗嗎?

張:我也有這樣的經驗。不過一個頭銜賽連接另一個頭銜賽來下還真是非常嚴苛呢。尤其在國際棋賽最繁忙時,常常會有比完頭銜賽回到家,隔天早上六點就要搭飛機去參賽的情形。雖然這樣樣的問題因為最近的成績不像以前那麼好而略有減少,但卻還有體力上越來越吃不消的感覺。

羽生:不管日程有多緊湊,對手還是一成不變的強大啊(笑)。

張:真是一點都沒錯。由於對手都不是可以輕鬆收拾掉的,在棋盤上受到的壓力都非常沉重,所以非常容易累。

羽 生:圍棋和將棋在同一地點舉行比賽的情形非常多呢。常常在同一家旅館中連續進行著將棋與圍棋頭銜賽的狀況。在比頭銜賽時,旅館的入口不是都會設置那種「歡 迎第○期○○戰第○局」的立牌嗎?往往一看那個立牌的背面,就是寫著歡迎圍棋頭銜賽的字樣。而旅館的人們都會笑說:「這樣各位回去後,我們就可以立刻翻過 來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