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2日 星期三

萊斯特的韋伯單簧管五重奏錄音

前柏林愛樂單簧管首席卡爾.萊斯特所 演奏的韋伯單簧管五重奏第四樂章在你家水管上非常有名,一方面是因為演出非常精彩,一方面則是因為他在演出時的動作大得非常誇張(雙腿忽張忽關),讓人覺 得很有趣。有不少人認為他的音色並不適合演出類似韋伯這樣華麗炫技型的樂曲,不過我並不這樣認為。至少我覺得他演出的韋伯的單簧管作品錄音,都是非常值得 收藏的經典錄音。




當然,除了演出的影片外,萊斯特也灌錄過韋伯單簧管五重奏的唱片。當時的製作人井阪紘特別在唱片解說中寫下了他的錄音感想,內容相當有意思。所以就讓我來介紹一下他1985年所寫的內容吧。

===

在 計畫萊斯特先生灌錄韋伯的單簧管全集時,這張唱片(韋伯單簧管五重奏)就是其中一張值得注目的焦點與我身為製作人內心的驕傲。與在這個錄音中相關的藝術家 與我們製作單位的企圖心都與以往的唱片不同。萊斯特先生在灌錄了這張唱片後,雖然又展現出宛如神技一般的精湛笛藝灌錄了史博(Louis Spohr)的四首單簧管協奏曲(這是錄音史上第一次有人完整灌錄完史博的單簧管協奏曲全集),但在這之前和維也納弦樂四重奏所灌錄的這個韋伯單簧管五重 奏,就已經是示範單簧管演奏家技術的極致表現了。

萊 斯特曾經認真地跟我說:「莫札特的單簧管五重奏在單簧管音樂中具有接近『神域』的意義。不過,這首樂曲即使是和比較差勁的弦樂四重奏合作也不會有問題,還 是可以做出自己想要的音樂,演奏出不錯的內容。然而,對於布拉姆斯或韋伯的單簧管五重奏來說,真的是沒有好的弦樂四重奏就無法演奏,也做不出好音樂」。很 遺憾的,在柏林愛樂中並沒有弦樂四重奏的團體存在,所以「柏林愛樂八重奏」每兩年來日本演出時,萊斯特演出的樂曲不是莫札特的單簧管五重奏,就是舒伯特的 八重奏。至於布拉姆斯的單簧管五重奏,萊斯特以前曾和阿瑪迪斯弦樂四重奏合作灌錄過,後來則分別和這張唱片合作的維也納弦樂四重奏與後來的維爾密爾四重奏(Vermeer String Quartet) 合作錄音,這些四重奏都是具有最高級演奏水準的優異室內樂團體。然而韋伯的五重奏就比布拉姆斯更需要高度演奏技術以及對單簧管獨奏部分做更密切的協助,所 以在單簧管演奏家與弦樂四重奏之間如果沒有建立出良好的互信關係時,絕對做不出好的音樂。恐怕萊斯特先生就是抱持著這首曲子只要能錄一次就好的心情來錄 製,但相對地就要在最好的狀況下錄出這個曲子最佳的版本。韋伯的這首曲子譜面上一看之下好像是很簡單,其實卻是弦樂四重奏的各聲部演奏者如果不完全負責好 各自的部份就無法合奏下去的麻煩代名詞。所以萊斯特進行了包含在夏季薩爾茲堡的城堡或教會演出數次的音樂會,特別仔細地練習,他說就是想要在觀眾面前試著 演奏看看。

終 於萊斯特從薩爾茲堡來信說:「井阪先生,我們下次的錄音一定要來試試看韋伯的單簧管五重奏吧。我們五個人(萊斯特與維也納弦樂四重奏)已經成功磨練出宛如 珍品一般的絕妙合奏效果了。所以我想灌錄這首曲子的時機已經到來了。」所以我就特別把1982年12月維也納泰爾迪克(Teldec)錄音室以及工作人員 預約下來了。

這 一年是往年所沒有的溫暖氣候,即使是身在冬天的維也納卻能看到如此多次太陽露臉的機會,真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然而到了錄音的第二天卻開始下起大雪,我和萊 斯特先生兩人只能在積雪厚達三十公分的雪道上走去錄音室。其實從我們住的旅館到錄音室不過是一分鐘的路程,但這個雪中行路的痛苦經驗卻彷彿有如昨日才發生 一樣牢記於我心之中。我們在火爐前取暖,還要在小心不要影響到單簧管的音準。由於萊斯特非常的執著,所以是我們在反覆錄音到他滿意為止,才結束了這次為期 三天的錄音。

這 張CD選在萊斯特和維也納弦樂四重奏一起來日本演出之時發售,就是想要特別讓這個錄音成為他們的來日紀念盤。萊斯特在這次錄音之後,又和林麻里子灌錄了韋 伯的「大二重複協奏曲(Op.48)」與「變奏曲(Op.33)」。前者其實已經發行上市,而萊斯特本人則對這些錄音與之前與群馬交響樂團合作的韋伯協奏 曲都很滿意,所以他很期待將這些錄音與預定明年為了紀念韋伯誕生兩百年所企劃的小協奏曲新錄音合起來發行韋伯單簧管作品全集。身為製作人的我,當然也會為 了發行這個全集錄音而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