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9日 星期日

本因坊算砂與本能寺傳說

對於圍棋迷來說,最津津樂道的莫過於以第一代本因坊算砂為主角的「三劫不吉」傳說了。這個故事結合了日本歷史上三大懸案之一的「本能寺之變」,更添增了不少 傳奇色彩。原本這個故事其實有點冷門,但經過賣座熱門漫畫「棋魂(棋靈王)」的大力推銷之下,如今變成是即使不會下圍棋的人多少也有點印象的奇譚。

在這裡,我想要再介紹一次這個故事的來龍去脈,然後根據最新看到的考證資料,探討一下這個傳說的真實性:


據說日本戰國時代的著名武將織田信長喜歡下圍棋,某次上京(京都)之時,有人引薦了一位高手給他認識。織田信長看了這位高手的棋後,覺得真是變幻莫測,不禁 感嘆:「此人真乃名人也!」,從此就常常找他來指導下棋(據傳這也是「名人」一詞的由來)。這位高手就是後來成為本因坊家開山始祖的僧人日海(本因坊算 砂)。當時織田信長的勢力雖然是日本戰國群雄中最強大的,但尚未真正一統「天下」(全日本),所以仍需要派出手下各大軍團出征還不服從他的「大名」(諸 侯),以達成他稱霸日本的夢想。終於在1582年五月底,他手下的大將羽柴秀吉(即後來的豐臣秀吉)要和西日本最強大的勢力毛利家進行決戰。此戰若能獲 勝,其他群雄勢必望風而降,則織田信長的統一美夢就可以達成。也因此信長派出了另外一位心腹大將明智光秀率領援軍前去協助秀吉,而他自己則只帶了少數的侍 從跟在其後,準備也去督戰。途中經過京都時,他下榻於平常就作為行館、兼具防禦要塞功能的本能寺,並且在六月一日邀請了當時的公卿前來舉行茶會,預祝此戰 勝利。當日他也找了日海與同時代的好手利玄(一般認為利玄就是鹿鹽利玄,不過現在則認為鹿鹽與利玄是兩個人)一起前來下棋,自己則在一旁觀戰。不料這盤棋 廝殺得異常激烈,竟然變成了罕見的三劫無勝負。對局的兩人此刻心中隱約覺得不對勁,似乎看到了即將發生大事的預兆。果然兩人深夜告辭離開後,隔天六月二日 的凌晨本能寺就冒出了熊熊烈火,原本應該要往西行軍的光秀大軍突然反叛,出現在本能寺圍剿信長。孤立無援的信長只好自殺,一代梟雄就此葬身於火海之中。而 得知此事的日海為了報答信長知遇之恩,不畏光秀叛軍的聲勢,於京都替信長舉行盛大的追悼法事,並且在法事結束後幽居服喪。由於事變之前,下了這盤三劫無勝 負之局,也因此日本棋界從此有了「三劫不吉」的說法。

以上就是這個故事的過程。除了故事的內容以外,甚至還留有當日對局的棋譜,作為佐證(如下圖)。

黑 利玄 白 日海(本因坊算砂)
1582年6月1日弈於京都本能寺織田信長面前
128手止,以下不明(無勝負?白棋不計勝?)。

看完棋譜之後,問題來了。這局譜先不論是否真的是本因坊算砂與利玄下的,棋譜本身就沒有記完整,僅有128手。到此一局面為止,左下角黑棋被吃,中央白棋還 有大空,白棋優勢非常明顯。雖不知沒有紀錄的後半盤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但以前半盤實力差白棋一截的黑棋來看,除非執白者後面下到一半被芭樂籽砸到,否則實 在看不出來黑棋有翻盤搞成三劫的可能。現代的依田紀基九段甚至挑明了說,連現代院生水準都到不了的黑棋下得非常糟糕,實力相差白棋不只一先,所以本局除了 可以當作歷史教材鑑賞一下以外,實在不是拿來學習的好棋譜。當然,也有人懷疑可能是當天下了不只一局,而在其他沒有記譜的對局中下出了這樣的局面。然而就 是因為欠缺相符的棋譜,「棋魂(棋靈王)」在製作「本能寺之變」特集時,還不得不找出1724年永野快山與井山春碩下的三劫無勝負之譜來代替。話又說回 來,上圖黑棋與白棋之間的實力差距頗大,真要被逼成三劫無勝負的機率還是蠻低的。所以想用這個棋譜來佐證本能寺之變的三劫傳說,反而是無效的。

既然可以算是棋士們生存證據的棋譜也無法證明這個傳說,那是否能從現存的史料中找出一些蛛絲馬跡呢?很不幸,答案是否定的。首先是關於這些傳說的報導,都是 圍棋界單方面的一面之詞,除了這些圍棋界的書籍以外,完全未見於可信的史籍之中。即便是最早出現這個傳說的圍棋書籍,也是1762年才發行的「名人碁 傳」,此刻本能寺之變都已經發生一百八十年了,實在很難令人相信這是實際發生過的事。當然,這對圍棋界來說是很光榮的事,所以後來1849年林元美寫的 「爛柯堂棋話」與1904年出版的圍棋名作「坐隱談叢」也跟著引用到書中,而沙濟琯先生根據坐隱談叢所寫的「日本圍棋史話」再順勢引用,終於變成連華人世 界也熟知的故事。

如果這樣寫,大家還不能相信的話,我們就來看一看可信的史料裡面有哪些紀載:

  • 當時與信長有關的正式文書或公卿間的信件,完全不曾提及信長有下棋或是曾經見過日海的部分。
  • 被 認是信長代表傳記的「信長公記」或「信長記」中,也沒有圍棋的相關記事。相反地,對於信長其它喜愛的興趣,例如放鷹狩獵、相撲、茶會、名馬等都有相當詳細 的敘述,包含某月某日和誰去哪裡打獵、送給誰多少隻老鷹、名馬、邀請誰來辦茶會等等。如果信長真的很愛下圍棋的話,信長公記不可能不把邀請日海來下棋的事 情寫入其中。
  • 當時來到日本傳教的葡萄牙宣教士路易斯·弗洛伊斯,和信長關係非常良好,在所寫的「日本史」一書中,也沒提及類似的事情。
  • 當時留有不少提及本能寺之變的公卿日記,其中也沒有提到六月一日的茶會中有下棋的餘興節目。
  • 日本江戶時代最佳的百科全書「古今要覽稿」中,也沒有信長與圍棋相關的記載。

這樣看起來,別說是找日海來看棋了,恐怕織田信長根本就對圍棋不感興趣呢。當然,以日本戰國時代的武將似乎還蠻流行下圍棋的狀況來看,信長說不定多多少少還 是會偶一下之,但次數應該是非常非常少,以致於相關的史料中完全沒有記載。除此以外,還有一個更糟糕的事件說明了日海不但不可能替信長辦追悼法會,甚至可 能是將信長看成具有深仇大恨的惡人(不過對信長來說,反正都已經自稱「六天魔王」了,也不差多一個人恨他就是了)。這個事件就是在信長生涯中也是相當有名 的「安土宗論」。

所謂的「安土宗論」,是織田信長介入了當時日本流行的兩大佛教宗派淨土宗與法華宗(日蓮宗)論戰的一個宗教事件。後世一般的評價認為這是信長故意壓迫法華宗 認輸並且加以責罰的惡行,不過事實上也有不少反面意見出現,所以目前沒有正確的定論。這個故事說下去可能會偏離圍棋故事太遠,這裡暫且割愛,請大家玩一玩 「信長之野望」就知道了(笑)。重點是在這場安土宗論的參加者中,也有日海(算砂)的老師日淵的名字出現,甚至他還是法華宗重要的代表之一。當信長裁定法 華宗在這場宗教論戰中失敗後,特別要求日淵必須向淨土宗寫道歉文。甚至威脅日淵如果不寫就要殺掉他底下的一百多位門徒(當然包括日海在內),所以日淵只能 忍氣吞聲照辦。既然老師受到了這樣的奇恥大辱,做學生的就算不能報仇雪恨,至少不會跑去仇人面前下棋給他看(安土宗論發生在1579年,此時日海約二十一 歲,可能還未出名)。如果當時信長已經認識日海,就不可能在這場論戰中這麼不給日海面子,多少會幫日淵一點忙才對。由此看來,算砂除了不太可能在信長死後 幫他辦追悼法會(從秀吉死後算砂馬上就投靠德川家康來看,算砂是個相當識時務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光秀也是個可怕的野心家,而在光秀得勢的狀況下唱反調), 恐怕根本就不曾在信長手下下棋過。

那麼,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傳說出現呢?感覺起來有點像是後世本因坊派的棋士為了宣揚本派的威望而創作出來的---你們看,我們的開山始祖連大魔王織田信長都吃 得開,其他人等還不趕快拜師入門?另外,算砂既然已經與一般所謂的「戰國三英傑」中的後兩人秀吉、家康都有相當交情了,不把信長也寫進去似乎不太過癮。總 之,這一連串的傳說,包括後來的秀吉發的「朱印狀」(承認算砂的棋力高人一等、其他棋士只能以讓先以下的資格對局的獎狀)在內,都有可能不是真的,只不過 是幫助大家在學棋之餘,提升一點學習趣味的傳聞而已。事實上,類似算砂傳記這樣有點誇大的故事,在江戶時代的圍棋書中並不少見,在上述「坐隱談叢」也常引 用的「爛柯堂棋話」中,也寫了很多明顯是林元美惡搞改編出來的傳說。

回到正題,如果真的下出三劫的話,到底會不會倒楣?又該怎麼辦才好呢?我個人是贊同旅日吳大國手與王銘琬老師的說法---三劫無勝負恐怕是一般人一生之中都 不見得可以遇到一次的珍型,一旦能夠下出,不但不會倒楣,反而應該要趕快去買張彩卷才對,因為中獎的機率鐵定很高。看看真正有下出來過的人(包含上述的春 碩、永野與王銘琬老師在內),都沒有出甚麼問題就知道囉。至少,應該放鞭炮、拍拍照慶祝一下,作為創下紀錄的紀念。

*三劫不會有問題的話,四劫就更不會了。過去也下過兩次的王銘琬老師與今年才剛下出四劫無勝負的古力和李世石兩大高手,不但沒有遭遇橫禍,反而還越來越旺呢。

參考:

**本文經過LGS團隊辛苦整理美編後,更加精采。現在刊登於LGS上,也請大家參考。網址如下:
http://www.board19.com/news/2012/12/08/%E6%9C%AC%E5%9B%A0%E5%9D%8A%E7%AE%97%E7%A0%82%E8%88%87%E6%9C%AC%E8%83%BD%E5%AF%BA%E4%B9%8B%E8%AE%8A%E5%82%B3%E8%AA%AA%E8%80%83%E8%AD%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