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日 星期二

田中靖人專訪




東京佼成管樂團第112次定期演奏會專訪

本團即將於2012年10月15日舉行定期演奏會。這次我們想藉著專訪本團樂團首席田中靖人先生來給各位觀賞本團臉書專頁的朋友們搶先看一下這次音樂會的賣點等訊息。

這次的第112次定期音樂會將在10月15日請來保羅‧梅耶先生擔任指揮,並且於東京藝術劇場舉行。演奏會的曲目如下:

聖桑/大川克夫改編:法國軍隊進行曲
Camille Saint-Saëns arr. Katsuo OkawaMarche militaire française

舒密特/鈴木英史改編:酒神節慶
Florent Schmittarr. Eiji SuzukiDionysiaques

山內雅弘:沒有主題的帕薩卡里亞舞曲
Masahiro YamauchiPassacaglia without Theme
(東京佼成管樂團委託創作,世界首演)

米堯/仲田守改編:丑角 *單簧管獨奏:保羅.梅耶
Darius Milhaudarr. Mamoru NakataScaramouche Clarinet SoloPaul Meyer

杜卡/磯崎敦博改編:交響詩「小巫師」
Paul Dukasarr. Atsuhiro IsozakiL’Apprenti Sorcier

拉威爾/塔瑪尼尼改編:波麗露
Maurice Ravelarr. Marco TamaniniBolero


    關於樂團全體與樂團首席

Q:
田中先生您在2011年1月從須川展也先生手上接下了本樂團樂團首席的位置,很快就到了接任的第二年了呢。想請教您的是,東京佼成管樂團(以下簡稱TKWO)跟以前比起來有沒有出現甚麼不一樣的變化呢?

A:
在聲音上有慢慢變年輕的感覺。

TKWO從開始到發展變化到現在已經有五十多年的歷史了,因此具有將傳統的管樂元素與新音樂元素傳播出去的兩種性質。這樣的性質是從須川先生時代以來就不會改變而持續下去的。要舉出今後會改變之處的話,就是世代交替了。從2000年以來,本團就增加了不少年輕的團員。就是同時在維持住傳統的元素與增加新元素之間,聲音上也會逐漸年輕化起來。我認為必須繼承至今為止的傳統與須川先生時代以來所建立的基礎,再加入新的事物,才能創造出TKWO的未來。

*補充說明:在本樂團中年滿六十歲就可以退休。因此這些年來有不少初期團員退休,而換入了很多新的團員。

Q:
身為團員之一的樂團首席,我們應該要在音樂會中注意田中先生在哪一方面的表現呢?

A:
要擔任大家一起配合的「眼神交會(Eye Contact)」工作。

在交響樂團中由第一小提琴演奏者所擔任的樂團首席不是也會用上下拉弓的「弓法」來給大家暗示嗎?不過由於我在管樂團舞台配置上常常會得坐到第二排的位置上,所以要我送給大家「一起開始」的訊號是不可能的。反正,我前面還有雙簧管演奏者呢(笑)。

所以也許在意義上有很大的差異,但如果真的有甚麼必要時,希望團員都能先看看我。換句話說,我是擔任讓大家一起配合的「眼神交會」任務。其實不只是樂團首席和團員之間會這樣做,團員彼此之間也會這樣做。就好像我們和指揮之間的溝通一樣。此外,我還不到非常有領導能力的樂團首席之程度,所以要大家常常來跟我眼神交會是很困難的(笑)。不過常常碰到能做到之時,就會覺得這是個很值得的任務。

樂團首席還有其他的任務───指揮家要把好幾十位的演奏家變得好像只有一人來演奏,並且要做出音樂的方向性。所以由不同的指揮來指同一首曲子時,就會給人有不同的印象。但指揮家必須要面對許多的人做出指示,這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因此將指揮家沒辦法順利傳達給每一位團的想法加以咀嚼,並且在排練時幫忙宣導的「溝通橋樑」角色,也是樂團首席的工作。

如果能在正式演出時,發揮出在練習時更好的成果時,就會覺得這樣的工作非常有價值。在現場音樂會中除了可以聽到像這樣的部分以外,也能聽到團員之間的配合,這些都不是唱片中容易品嘗到的感覺。所以,我希望大家能一面看看這種妙處、一面欣賞我們的樂音而來聽我們的音樂會。

Q:
作為溝通橋樑的角色,有甚麼讓您印象特別深刻的呢?

A:
就是和首席指揮梅耶先生之間的溝通。

總之,梅耶先生是個很討厭音樂停滯的人。所以他希望能做出能流動的音樂。不過這個概念很難靠梅耶自己一個人傳達給全部的團員。去年我們因為要進行西日本與台灣巡迴,所以一起度過了長達一個月排練與演出的時光,透過一起吃飯或排練,獲得了和團員一起溝通的重要機會,所以才能在音樂上一起朝著同樣的方向前進。

■關於第112次定期演奏會

Q:
這場第112次定期音樂會中田中先生會挑選哪一首曲子作為最值得關切的樂曲呢?

A:
就我個人來說,丑角這首原本是薩克斯風獨奏和管弦樂團協奏的曲子,編曲上到底會有怎樣的效果是我最關切的。

丑角這首曲子有雙鋼琴與薩克斯風與管弦樂團編曲的兩種廣為人知的版本,但是由薩克斯風演奏家的仲田守先生所重新改編的管樂團版本,則是在這場音樂會中首演。所以作為一位薩克斯風演奏家的我,也很關切這首曲子會變成怎樣的風格。

做為一位TKWO的團員,最值得注目的則是波麗露這首曲子。雖然我也很期待酒神節慶或小巫師等曲子的新改編版本,但波麗露是超級名曲。這是可以使大家欣賞到擁有各式各樣個性獨奏家的TKWO會有怎樣的表現的樂曲。過去我們雖然也演過不同編曲的版本,但就像我前面所說的「世代交替」一樣,現在的樂團成員和上次我們演出時的陣容改變了一半以上,所以就更值得期待了。


Q:
剛才您說過現在和梅耶先生構通上沒有問題了,那麼梅耶先生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呢?

A:
梅耶先生是個很「性急」的人~本人與團員異口同聲如此說。

所以他才會在演奏音樂時很討厭出現停滯的問題。所以他才會想要能做出可以一直推進的音樂。

說個練習時的小故事。去年他在接受TKWO的工作時,是剛剛結束指揮交響樂團的演出才來的。雖然他說TKWO非常了不起,但我想這恐怕有一半是開玩笑的,但他還是稱讚:「TKWO能馬上把聲音發出去來,這點非常棒」。

我想普通說明完樂曲到「從A來...開始」之間會有一段時間的指揮家還蠻多的,但梅耶先生卻是樂曲說明後就馬上開始指揮的人。不過,他還是說可以馬上發出聲音的TKWO非常棒喔。(笑)

另外,讓我們覺得梅耶先生非常棒的地方就是他的肚量很大。他總是用「必須是這樣、也不是這樣、再來用這樣的方式試試看吧」的方式,不是強硬地決定我們一定要怎麼吹,而是讓我們覺得是一起做音樂。即使結果做出了不一樣的東西,他也會說這樣也很不錯,這種寬大的肚量真是非常棒。

TKWO並不是那種指揮家不說就不動的「主動」,而是各自自主找出方向性來行動的樂團。在這樣有機動力的樂團上再加入梅耶先生的「大家一起做音樂」之觀念,一定會往好的方向發展。

Q:
第112次定期演奏會有甚麼概念主題嗎?

A:
多采多姿的色彩感。

曲目雖說是以法國音樂為中心,但卻具有各式各樣的色彩。就好像揮一下水彩畫的畫具就會改變顏色一樣,具有彈性變換色彩的概念。希望我們能用音樂表現出這樣的色彩變化。

■關於定期演奏會整體

Q:
既然這次的定期音樂會和上次「丸谷世界音樂會」的概念不同,所以想順便請教一下定期演奏會的目的、旨趣與任務。

A:
所謂的定期演奏會,就是發表樂團最想演出樂曲的場所。也是要清楚地表達出「TKWO是個怎樣的樂團」,並請大家來欣賞我們的全部本領,是個非常重要的活動。

雖然有很多定期音樂會是有主題概念,但有時候也會有即便沒有主題概念也會希望能給前來欣賞音樂會的觀眾感覺到一些訊息的情形。

在「丸谷世界音樂會」中是我們和丸谷老師討論過後才決定曲目的,而定期音樂會和這場音樂會很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們會自己傳達要求想要演出的曲子。當然定期演奏會也會有需要和指揮家討論的地方,所以也會出現指揮家自己的特色。我們也希望藉由不同的指揮家來使樂團做出不同的變化,而讓觀眾能從不同方面上享受TKWO定期音樂會的樂趣。

Q:
最後請給讀者們說一句話。

A:
讓我們在TKWO音樂會現場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