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5日 星期六

名曲介紹: 阿魯圖尼亞-小號協奏曲



名曲介紹:
AroutounianTrumpet Concerto/阿魯圖尼亞:小號協奏曲

1998/3/5發表於PTT BBS上,2012年校訂

亞美尼亞系的作曲家阿魯圖尼亞(Alexandre Aroutounian)為小號創作了兩首作品,一首是給小號及管絃樂伴奏的變奏曲,另外一首就是這首小號協奏曲,都帶有強烈的亞美尼亞民族風味。當然後者的名聲十分響亮,簡直是當今世界上最受歡迎的小號協奏曲。但其創作背景之後有個小小的悲劇故事:


當阿魯圖尼亞小朋友還很小的時候,曾在某個小鎮住過一個夏天。原本就對銅管樂器就很感興趣的阿小朋友,在這裡認識了一個小號小朋友Zolark Vartasarian。然後,他們很快就變成好朋友,感情好到只差沒有歃血為盟、桃園結義而已....

後來小號小朋友長大了,變成了小號家,在某地的歌劇院樂團當小號首席;我們的阿小朋友也長大了,變成了作曲家。兩人再度不期而遇...

於是作曲家A就在小號家V面前創作了一個主題旋律,V先生一聽之下很喜歡這個主題,高興的不得了,於是立刻要求阿魯圖尼亞先生替他寫一首小號協奏曲,而把這個主題加入其中。然而這時正是1943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場的部分正打得天翻地覆,德俄兩國正在東線集結戰力,做最後的殊死決鬥。希特勒先生計劃要在庫斯克大決戰中一舉擊倒史達林先生,以雪前年兵敗莫斯科的大恨。在這國家存亡的關頭之際,Vartasarian先生自不能免除被徵召入伍的命運。

很不幸,他這一去,就再也沒回來過....

為了紀念這位好朋友的過世,阿魯圖尼亞這首協奏曲最後當然是題獻給為國捐驅的Vartasarian先生。但過世的人自然無法首演這首曲子,只好另請他人幫忙。這位代理首演者不是別人,就是名滿天下的俄國大宗師多克希哲先生。首演於1950年舉行,現場插了三柱清香,已慰逝者在天之靈(當然這是我加的,別信:P)

由於首演非常成功,這首曲子從此成為當代小號演奏者的必備曲目。當代東西兩大小號高手安德列先生與多克希哲先生也都有此曲的錄音傳世,市面上也很容易找到各家的錄音。

我自己也很喜歡這首曲子,甚至也演出過伴奏的部分。目前手上共有七個版本,其中有兩個錄音帶的盜錄版本(盜錄時很窮:P)。這裡面包括五個original的管絃樂伴奏版本,及兩個改編給管樂團伴奏的版本。

首先是多克希哲先生和波修瓦劇院樂團的版本(RCA/MELODYA)。既然他是首演者,應該沒人會懷疑他的詮釋吧?不過我手上的是盜錄自某鄭姓同學的錄音帶版,後來也沒再「升級」過... 

再來是安德列先生的版本,這收錄於他在ERATO的全集中,標題是「二十世紀的小號協奏曲」。除了此曲外還有TomasiJolivet等曲的經典錄音。於是被眾多行家奉為本曲的最佳版本,企鵝評鑑也給予三星戴花的評價。這張當年可不好找,到處缺貨。為此我和tubist先生鉤心鬥角,差點在唱片行門口打了起來....  :Q
(不過,劉姓學弟的身材比我好過太多,不用打就知道誰勝誰負。只好忍痛將這張讓出~)

但我最喜歡的並不是這兩個版本,因為這兩個版本的錄音年代都在60年代前後,樂團和錄音的配合不太好。我最喜歡的是安德列的"沙皮狗"學生Bernald Soustrot的錄音。(他實在胖的亂七八糟,所以稱之為沙皮狗  :DDDD)我覺得他充分發揮了這首曲子的剛強霸氣。可惜的是他大概為了緊湊感,Cadenza只吹了後半段。

再來就是最近買的古巴爵士小號家山多瓦和倫敦愛樂的版本。原來是挺期待的,但他的速度太慢(不是說協奏曲就要飆,而是他不到正常的速度)讓我有種無力感....

另外就是倫敦小號名人Maurice Murphy的版本。這也是盜錄版,原主正是劉姓學弟。音色美則美矣,但也是衝勁不夠....

最後是兩個管樂團伴奏的版本。一個是芝加哥銅管五重奏(他們跟CSO一點關係也沒有)的第一部小號和達拉斯小牛隊喔不,是達拉斯管樂團的版本。老實說,這也給我有獨奏者太過軟弱,比較接近資料片的味道。另外一個是安德列的大弟子Tourvon和他家鄉的管樂團合作的。樂團不錯,Tourvon也頗有安德列的門風,最後的Cadenza還有兩句故意高八度呢。
2012後記:目前我共有此曲七個錄音版本,其中四個是管樂團伴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