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0日 星期一

[臨時插播]宮崎葵專訪




電影「天地明察」女主角宮崎葵專訪


採訪/撰文:前田薰(前田かおり,暫譯)

[前言]

將冲方丁的暢銷小說搬上螢幕的電影「天地明察」,是描繪在江戶時代中挑戰編訂日本獨自曆法的實際人物安井算哲的半生故事。由拍攝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送行者」的瀧田洋二郎導演來執導,而受到原作迷及電影迷的注目。在這樣充滿話題的作品中,飾演岡田准一所扮演的主角算哲之妻阿緣(えん,暫譯)的宮崎葵小姐,要來談一談作為支持丈夫不放棄夢想的女性之魅力與瀧田導演及現場工作人員的趣事。


*宮崎葵也如同劇中角色一樣的頑固?

Q:想先請教您當初讀到腳本時有怎樣的印象?

宮崎葵(以下略稱宮崎):第一次讀時覺得有點難呢(笑)。因為我對星象不熟、又很不擅長算數,所以只看文字的話,會覺得很不好懂(笑)。不過,阿緣這個女性卻深深吸引著我。我認為她是表裡如一、給人有爽快好感的人。

Q:這在江戶時代算是很罕見的女性個性呢。

宮崎:是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常常會有演出這樣性格女性的機會呢。好比「篤姬」也是如此,由於常常能在女性無法強調自我主張的時代中演出這種勇敢說出自己意見角色的關係,所以阿緣特別讓我有種親切感。

Q:是不是和您自己的個性也相通呢?

宮崎:我也是相當頑固的人喔(笑)。

Q:對於阿緣這個女性角色,您當初是打算用甚麼方式去詮釋她?

宮崎:不管是在怎樣的拍攝現場,我都不會事先考慮要怎麼詮釋才去現場演出。因為我把讀到腳本時的感覺與進入拍攝現場後藉由和其他的演員之間互相交流所產生的感覺來自然表現出角色的感情,所以我自己不會先去特別準備些甚麼。這次也是我和岡田(准一)先生演的算哲與佐藤(隆太)先生所飾演的哥哥村瀨義益的交流中才能特別扮演出阿緣這位女性...。雖然在只有阿緣一人的場景中,能看出她的一部份特質,但還是有阿緣在和其他人交流時才能清楚顯現出阿緣這位女性的部分。我認為也是這樣,才能讓我在較少戲份中,拍出非常優秀的女性呢。

*瀧田導演簡直就像是個小孩子?

Q:我想您過去應該和非常多的導演合作過,在這之中您對瀧田導演以及其拍攝手法有怎樣的印象?

宮崎:我很喜歡導演拍的「送行者」,明明故事是非常嚴肅,即使拍得很沉重也不奇怪的題材,但瀧田先生卻能拍成其中加入很多讓人噗哧一笑要素的作品,讓我覺得他一定是個非常優秀的導演。所以,這次能和他一起拍片真是非常開心啊。在拍攝現場,我幾乎沒有導演要求具體上要怎麼演的記憶,反而只記得他是個一直非常爽朗、讓人能開心拍片的人。感覺上他就像是個像少年一樣的人。
也像是只要最喜歡的東西就在眼前時就會興奮期待暑假的男生,可以說是擁有天真可愛性格的人。

Q:這簡直就像沉迷於解答算術問題或觀測星象的算哲一樣呢。

宮崎:是的。在拍電影的人當中,好像特別多這樣的人。導演如此、燈光師也是如此、攝影師也是...大家雖然都是成熟而專業的人,卻也像是不忘童心之人的大集合。拍電影是非常辛苦的工作,而且也不一定會有很熱烈的迴響,但我認為他們就是有想要做自己喜歡之事的志向才會集合在一起的。仔細想想,我自己也是在小時候就很喜歡加入這些夥伴之中,看著這樣的大人而覺得非常開心。(譯註:宮崎葵也是童星出身)也許我自己也是這樣的人吧。


*有阿緣才有算哲,有算哲才有阿緣

Q:宮崎小姐自身也喜歡描述像算哲這種為了自己喜好的事物而不眠不休沉迷其中之人的故事嗎?

宮崎:非常喜歡,而且我多少也明白這種沉迷於甚麼之中的心情。我也認為有能沉迷其中的事物是非常幸福的。也是藉著像算哲這樣擁有創造日本獨自曆法之夢想、不管發生多少挫折也不放棄的人存在之賜,今天我們的生活才能順利進行下曲呢。

Q:在電影中,與其說是阿緣一直持續支持這樣的算哲,不如說她是為了他的夢想而持續等待下去吧。您怎麼看他們夫婦之間的關係呢?

宮崎:我覺得是有阿緣才有算哲,有算哲才有阿緣。我認為阿緣有很巧妙地引領算哲的部分,又有不讓算哲操心的用心守護家庭之強韌性,是能夠自己做出各種判斷的女性呢。所以我覺得如果她是「沒有你的判斷我就無法做任何事」的女性,算哲可能就不會有後來的成就了。因此不論是對算哲也好、對阿緣也好,這都是非常棒的組合呢(笑)。

*首先要考慮的是「人到底是如何存在的?」

Q:在拍攝現場有沒有甚麼印象特別深刻的趣事?

宮崎:這部片中女性演員不太多,所以大家都很小心地照顧我(笑)。不過因為我加入時是拍攝相當後半段了,大家在拍攝進行中都非常放鬆,讓我覺得他們已經幫我弄出了一個非常容易加入的環境。再加上我和岡田先生與佐藤先生都不是第一次合作,所以不會有甚麼不熟悉的地方。我和導演雖然是第一次合作,但和攝影師的濱田毅先生剛好在今年有合作過別的作品,也曾在十年前一起拍過別的作品。所以我很感激能去到了一個不是說「初次見面」而是「請再多多指教」的環境中演戲,讓我非常安心。

Q:即使像宮崎小姐這樣已經有這麼多演戲經歷的人,也會這樣嗎?

宮崎:其實戲拍得越多,越會感覺到剛進入拍攝現場的不安。我覺得以前比較有輕鬆的心態,砰一聲就能融入現場之中。最近的話,慢慢覺得有無力感,而慢慢失去對自己的自信。真的是覺得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話是甚麼也辦不到。如果能有好的化妝師、能夠進入好的環境中,才能發揮出好的演技。真是要靠著別人的力量才能活下去。我覺得我變成是要請別人幫忙看著才行了呢。年紀越大,這種想法就越強烈。

Q:今後,您也將要持續演出「北之金絲雀群(暫譯)」、「黃色大象(暫譯)」與「編織小舟(暫譯,這也是2012年書店大賞作品改編成的電影)」等話題作品呢。身為一位女演員,您會想要挑戰這種類型的角色或是有設定怎樣的目標嗎?
宮崎:對演員來說,其實是不會知道未來變成怎樣的。我自己也有很多怎樣也演不來的情形,可以說演員是一種如果不是必要角色就無法派上用場的工作。所以與其說要挑戰甚麼目標,不如先去考慮「人到底是怎麼存在」的問題。我認為做為一位演員,一旦接受了某一個角色,就只能拼命去演而已。在現在的年齡上,我就已經是演過許多角色的狀況,讓我覺得非常幸運。不過,我認為不先好好地做人,就甚麼都不可能做得好。所以我想成為認真生活的女性,明確地給大家看到我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了。

[後記]

宮崎小姐從頭到尾都是以平穩而面帶笑意來平靜地回答採訪問題。只不過,偶爾她所說出來的強力言詞,卻是擲地有聲。簡直就好像跟電影中支持著凡時不順、充滿困擾的算哲,甚至有時還會在背後推他一把的阿緣一樣。能率直地說出「在有多感激能成為女演員之前,首先要成為認真的女性而明確地表現出想做的事情」之當下想法的宮崎葵小姐未來能成為多優秀的女性、今後又能怎樣的大放光彩,就請大家注目下去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