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0日 星期四

小工程師獨自創業故事(下)



原文譯自:

挑戰理想的製造業:
前新銳工程師獨自一人經營製造業(下)

原作:小林由美

[前言]

這是僅有一人進行家電外觀開發秘辛的下集。我們要介紹圓管的形狀、散熱設計與評價測試、量產、銷售...等等過程中出現的小故事。
===

延續前一篇,我們要繼續公開「前新銳工程師獨自一人的家電製造公司」BsizeLED檯燈之開發秘辛。這次要說的是八木啟太先生創建該公司後的故事。我們請他談一談LED檯燈「STROKE」的設計、量產準備、業務活動、今後的經營方向。(關於產品本身、八木先生創業前的故事,請參照上集


只把必要的東西放進產品中

「使用『最棒的光源』來照亮」是STROKE規格中的第一要件。

八木先生說:「日本的外觀家電產品往往是只有外觀上做成很可愛的東西來引人注意,但卻很少連技術方面都一起和外觀整合起來的產品。所以我想要做出不只有外觀而已,連技術方面都要被納入外觀設計整合考量的產品」。

為了不要擋到「最棒的光源」的外殼,則是竭盡所能的做得最小。只要能讓光照出來就夠了。這樣排除繁複、多餘的結果,就變成了一根圓管的形狀。而為了能夠讓這個產品融入使用空間中,外殼的顏色則是「消光白」。

Stroke外殼的3D模型

至於電源變壓器的連接端子,則是在圓管下方的前端。電線的走線則必須穿過這個經過複雜彎曲加工的圓管,連接到上方LED模組。要把彎曲纏繞的電線裝入圓管則是相當麻煩的工程。即使如此,這個「圓管一體式的形狀」還是不會因為麻煩的工程而讓步。八木先生為了能進行這個麻煩的組裝工程準備了一個可以簡單穿線的治具。

八木先生說:「在家電大廠中,這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設計。一般來說,如果考慮到組裝性與成本,大概就會把這個外殼拆成好幾件了吧。但如果從想要使顧客能使用到『盡善盡美的產品』角度來思考,就會變成即使這樣的辛勞困難要由自己公司來負擔,也要弄成這樣的形狀了」。

肯幫忙圓管折彎加工的企業

這個「就只是反覆折彎」的形狀,其實在製造面上也非常麻煩。如果要照這個形狀變成連續式的彎曲模樣,就很難折彎好。如果是找一般的圓管供應商的話,在折彎時就會因為到處遇上麻煩而做不下去。而且,又因為下單的數量少,在交涉上也很容易遇上瓶頸。

一如預期,還是有廠商建議「不如拆成幾個零件比較好」,但八木先生還是堅決拒絕了。這是他希望盡量避免在外殼上出現「外型很醜」連接縫的想法所致。

拿著自己畫的圖面踏實地跑去找過好多家廠商後,終於回覆他「可以做得到」的,是東京都青梅市的武州工業。這是一家主要做汽車零件、而擅長圓管加工的廠商。該公司負責業務窗口的人跟八木先生說:「我們也想嘗試作小量的家電產品。而我們即便是拿到類似草繪的圖面也一樣可以做出零件來,所以請務必讓我們來幫你製作」。

基本上他們還是靠裝備來進行折彎,但在量產時R角比較平緩處會用壓制模具來小心地撐住,以確保能做出良好的品質。

電源變壓器的連接口

電源變壓器的連接口也很漂亮地裝入圓管的孔徑之中。這裡也可以讓人感覺到外觀設計上沒有多餘特徵的味道。而配件中的電源變壓器和電線也統一設定成白色。

電源變壓器的連接口

狹小的LED電路板

LED模組電路板為了要能裝入細長的圓管中,也得做成狹小長方形的形狀。用這樣狹窄的電路板要作出這樣的功能...一般來說,也是八木先生說的「令人討厭而想要避免的設計」。

STROKELED模組電路板

所以在電路上要盡量保持單純,板子上要銲上去的電子元件也要盡其可能地排出不需要的零件。

八木先生說:「如果有明確的理想,則電路上也會走上『只能放在這裡』等明確的條件限制,反而可以集中去面對這些問題。而且如果能同時去考慮電子與機構的立場的話,跨領域的問題也會變得比較容易解決呢」。

對於電路板設計技術來說,八木先生並不是從實務上學到的,所以在製作「實際產品」的LED光源電路板時,就會發現過去的知識有所不足之處。這方面,他是去找現在廠商上班的學生時代朋友討論。八木先生說:「因為我這些朋友現在大家都是電子工程的大專家了嘛...(笑)」。

散熱的問題

八木先生在富士軟片上班時是負責醫療儀器的部分。他說:「醫療儀器中有很多繁重的處理計算,所以發熱量也很大。也是因為這樣的產品會直接接觸到患者的身體,所以在溫度的限制上會比一般的民生產品要嚴格很多。可以容許的溫度上升量只有幾度在醫療儀器中是非常普通的規格」。

在富士軟片時代,八木先生設計時也常常會為解決散熱問題而煩惱。但在嚴酷條件中所培養出來的散熱對策之知識,也能活用到STROKE的設計上。

STROKE所採用的LED模組,由於是高演色性的關係,所以發熱量也很大。而且電路板又非常狹窄,還要塞入狹小的圓管之中。這些對散熱來說都是非常不利的條件。

八木先生說:「好比說,雖然可以考慮在外殼的圓管上開孔來作為散熱的解決方案,但這樣在外觀設計上卻是不能被接受的」。

結果他在外殼圓管內部中,從LED模組端到另一端之間加入了導熱材質的零件,等於是用外殼全體來散熱的構造。

「把『那個東西』(不能透漏的機密)用在LED燈上會增加成本,算是不合常識的作法。可是為了要能實現理想的外觀設計,也只能這樣做了」八木先生如是說。

使用鋁擠成型技術作成的散熱材料座(圖片中央)

組裝散熱材料的底座,是鋁擠成型做出來的零件。這是極力減小散熱材料和R槽之間的間隙的設計。而鋁合金做成的底座也設計成讓熱量很容易散出去的形狀。

至於散熱性能的評價,還是以實驗為主。八木先生說他是用便宜的熱電偶來仔細量測產品的最大溫度。

八木先生說:「我會先用手算個大概的結果出來,當覺得『這樣大概可行』時,就會進入試作的階段。如果能用CAE軟體來解決散熱問題的話,的確可能不用進行試作就把問題解掉。不過,目前沒有我可以買得起的CAE軟體...。曾經也有段時間我花了相當多心思去尋找這樣的軟體,但是這次恐怕還是用試作的方法比較便宜....」。

話雖如此,今後如果在資金調度上比較充裕了,他還是會考慮買入好用的CAE軟體的。

還開了模具

STROKE的各個零件在開始時,是準備了可以裝一百台的用量。不過,切削零件、鋁擠成型零件或塑膠的支撐座等零件則是備了三百套的量,這是希望能以量制價,盡量把成本壓低。這些零件主要是用在初期的出貨,後續或根據訂單的狀況再來增加庫存。

射出成型做出來的塑膠零件

至於鋁擠成型做成的散熱材料底座、塑膠射出成型做成的支架,雖然用量不多,也還是個別開了模具。

關於這點,八木先生是這樣說的:「只要產品能拿出去賣,則相關的模具費就能攤提回來。有一部分的零件我是覺得『這樣才是最好的』才下定決心去開模的」。這也可以說是因為要費盡心思排除多餘的東西,做出「過與不及都不好」的形狀,才有這樣的選擇呢。

評價實驗或包裝該怎麼辦?

為了要把產品推上市,就必須要做出沒有問題的東西。所以說必須要做過一遍能讓產品上市的評價實驗。

八木先生說:「最嚴苛的實驗,還是氣溫85度、濕度85度下,連續點亮四十天的耐熱耐久實驗」。

至於評價試驗設備,即使採用個人可以租用的方式也是非常昂貴的。所以八木先生是花了三萬日圓左右,在網路上購買用來賣肉包等食物的保溫器,加以改造當作是評價試驗設備。

八木先生說:「只要是能正確重現評價需要的環境,不管使用怎樣的裝置都可以。這樣的作法雖然在一般的家電廠商中也是不可能出現的,但為了節省經費,我還是用了這種『只靠一人就能辦到的做法』」。

就連包裝設計,也是八木先生自己操刀的。而這個包裝設計,也是意識到蘋果產品所做出來的結果。

把包裝箱放成好像是等角投影的感覺,看起來就像是Bsize公司的商標一樣。八木先生笑說:「本來如果能夠做成正方形就更好了」(Bsize公司的商標是等角投影的正方體)。

即使是小量生產也願意爽快對應的中小型廠商

對於零件加工廠商來說,要對應小量生產,常常會排不出產線,而會乾脆直接避掉這樣的訂單。然而,還是有願意賭一下產品的魅力或可能性而願意爽快幫忙的企業,在支撐著STROKE的產品化。

在這個產品中,甚至還有前一陣子參加「全日本製造業陀螺大戰」的企業來參與呢。

STROKE中使用的鋁擠成型零件與切削零件

鋁擠成型零件

製作作為LED底座的鋁擠成型零件的「不二輕金屬」公司,就是小量生產的案子也願意製作的廠商。而將八木先生與不二輕金屬公司串連起來的企業,則是參加上述陀螺大賽的心技隊成員的公司「MS Patners」。在這個案子中,該公司的降低成本建議功力也發揮了很大的效果。

切削零件

至於看起來很有蘋果產品感覺的開關部分,則是贏得全日本製造業陀螺大戰冠軍的由紀精密公司來切削加工做出來的。該公司在航空、軍事、醫療等各種領域中進行機密加工,特別在「其他公司不太想做的」或是「無法對應」的加工領域上特別擅長。

拓展銷售通路與品牌經營

八木先生說:「公司現在終於慢慢上了軌道。不過,還不到一口氣爆發成長的程度」。現在該公司只能透過自家的網站來進行網路販售,但八木先生說目前也在和實體店面洽談銷售的計畫。他說:「由於也關係到包含品牌經營的部分,所以必須要和店家好好談過才行」。

這個檯燈的價格是三萬九千九日圓。對檯燈來說,顯然是有點偏貴的等級。如果把這個檯燈放在陳列便宜產品的量販店中,這個價格就會太過顯眼。所以,八木先生說他主要是去找高級家具店,或是所謂的「精品店」的店家來談。據說,已經有談到相當具體方案的店面了。

八木先生說:「即使是這樣的價格,應該也還是會有不少人說是『便宜』。如果能賣給這樣的人,即便是小規模,對我來說也是相當足夠的市場了」。

會有海外拓展計劃嗎?

「由於STROKE是一種專攻特別目標的產品,所以我目前也考慮除了國內以外,也要推廣到海外來增加生產台數的計畫」。

據八木先生說,現在STROKE也被登在海外的家具雜誌上來介紹,甚至還有談到買賣條件的機會。不過要賣到海外去的話,當然就必須要通過各國的安全規格才行。技術上雖然要通過安規並不成問題,但要取得各國的安規證書卻要花不少錢,因此他老實說現在還不到有多餘的錢可以去通過這些安規的狀況。

不過,八木先生說如果STROKE的銷售能夠上軌道、增加銷售金額的話,他就會馬上去辦安規認證,希望能將這個產品推廣到海外去。

接下來想要製作的產品是?

現在八木先生正在奮鬥於開拓STROKE銷售通路之中,現在必須先要集中火力讓STROKE的銷售能走上軌道。另一方面,他還是有在思考下一機種或新產品的構想。因為他說市面上也有很多希望能做出不同顏色或不同大小版本檯燈的聲音。

八木先生說:「一開始我是採用了能融入空間中的消光白色。但也有很多人想要黑色或金屬色的版本,而且也還有些能表現出存在感的顏色,所以我會慎重進行考慮」。

此外,有機ELLED比起來,不論是性能和成本都是同一等級,若是能變得更加有利的話,說不定也會推出「有機ELSTROKE」。就八木先生說,現在的STROKE已經是有考慮到將來可以換成有機EL的設計了。

八木先生說:「我是希望能做出提升生活品質的生活家電。雖然具體的內容還不能公開,但我現在也在計畫開發書桌周邊使用的小型家電」。

要如何學習經營?

雖然八木先生還是一個實務經驗不滿四年的新銳工程師,但從產品設計到量產、銷售等全部自己包下來的現實,恐怕在前一個世代還是不符合常識的行為吧。

八木先生說:「由於超越了至今為止的製造業定義,我這樣實際去進行量產/銷售的工作,也許會為未來新的製造業存在方式創造出一個突破方向吧」。

只靠自己,而且還在這樣的其間中,能夠跑出怎樣的業績而把產品發行出去?而現在又該怎樣漂亮地處理各項工作呢?在我問他是不是要「不惜犧牲睡眠也要工作呢?」他給了我以下的答案:

「我是不睡就不行的人,所以每天晚上都有充足的睡眠(笑)」。其實這個部分,也是他的經營思想中非常重要的部分。

他說現在是靠著「全部都自己來」來節省開銷。換句話說,這可以說是「自我能力的極限」,也等於「公司的極限」之狀況。不過,八木先生說他想的是經營者不要過分勉強,而是希望用人或企業能良好合作的方法論來提升企業的能力。

而且他還說,其實他「幾乎沒有任何的經營知識」,就開始創業了。

八木先生說:「感覺上我是用親身體驗式的經營(笑)。現在也還是一面試誤一面學習。能夠現實的實踐場所學習真是非常有趣,而且也會成自身的一部份。今後,我還是希望能獲得更多更多的知識與智慧,讓我的事業可以更順利的經營下去。」

現在僅有自己一人,沒有任何的雇員,所以看起來他可以用自己的步調來學習經營的方式呢。

未來也許他的公司還是只有八木先生自己一個員工,但他自己說他還是想要能增加員工。最近也預定要開始招募組裝的員工等等。

「組裝STROKE,感覺起來就像是在做塑膠模型,誰都可以組的起來。不過為了教導新員工組裝,我也做出了含有影片的作業指導書。希望將來能邀請到機構設計或電路設計的專門加進來當夥伴,用團隊的方式做出更好的產品。我自己也會一面參加外觀、設計或概念製作等開發工作,一面擔任整合團隊的製作人(類似指揮官)職務。」八木先生如是說。

使用來自日本的製造能力,讓世界驚奇

八木先生說:「我自己在製造業的經營者上,是參考史提夫‧賈布斯(Steve Jobs)或詹姆士‧戴森(James Dyson)的做法」。他又說:「我認為經營者的哲學,如果能浸潤到公司全體,則公司內的人都能用相同理念來進行設計,最後就能連結到製造出良好產品的方面上。用組織間的無聊理由,讓公司內的思想很散亂的話,就只做得出誰也不想要的產品了」。

「我其實對在今天的日本,以製造廠商來創業,並且成長到變成現在的大型企業的替代者的故事沒有甚麼興趣。我反而希望能在國內能夠一點一點冒出有趣的個人工作室或小型的企業,然後帶給整體製造業很大的動能...」八木先生是如此祈願的。

「『能夠便宜的做出好東西』也是必要的。另一方面,創意發展也是必要的。對我來說,希望能在後者上拋磚引玉。也希望能找出新的製造業存在方法,建立起和使用者之間的關係性,並且也能創造出能再一次領導世界的『製造大國日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