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3日 星期五

關東點點滴滴

 


這次來到日本,最強烈的印象就是「熱~~」

第一天傍晚到達機場時,就覺得不太對勁。咦?怎麼好像比台灣的傍晚還熱?
到了旅館,打開新聞一看,果然關東地區已經熱死了兩人。(合掌)

隔天早上剛要出門看到旅館大廳的電視播的即時新聞,才不過九點,溫度已經是三十三度了。
果然當天的最高溫就是三十八度。

接下來幾天,幾乎都是在三十八度的日照下度過。連當地的日本人都說:這好像在做高溫保存試驗(或是冷熱衝擊試驗?因為一下進入冷氣房,一下走到戶外,真是相當可怕呀。)

也是因為連續幾天都是高溫「猛暑」,電視新聞自然少不了以此做文章。其中最令人吃驚的是以下這個溫差分布實驗:

電視台首先派出記者,在正午時去量測成人臉上的溫度,結果一如預期約是三十八度左右。但是如果往下量測,溫度會越來越高,例如量到膝蓋高度左右時,溫度已經到達四十、一二度左右。也就是說小孩子在這樣的天氣下,會受到比大人更嚴苛的高溫烘烤。

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太陽光照射到地面後,還會再反射出來。於是乎越低的物體就越容易接受到反射光,而變得更熱。

理論上是非常合理,但實事求是的日本人還是要親自驗證,非要眼見為憑才會罷手。所以接下來記者們就在街上訪問小朋友,問他們熱不熱?答案當然是「熱」!實測他們臉上的溫度,的確高過四十度。更可怕的是量測街上娃娃車內的溫度,也是四十一、二度。躺在娃娃車內,就像在烤箱內一樣。

設計娃娃車的廠商們,似乎也已經發現到這個問題了。於是大家都在研發可以避過這種「反射地熱」的娃娃車。有的廠商是從通風下手、有的廠商是把車子的底盤抬高(聽說今年夏天高底盤的娃娃車很受歡迎)、有的是在車底下加裝鋁反射板把反射光再反射出去...。至於家長們也有自己的祕招,記者就在街上找到在底下墊了冰枕的娃娃車...。雖然還沒看到,但搞不好很快也會有裝在娃娃車上的小型電風扇吧?

我想台灣應該也有同樣的問題才對,僅供大家參考。

********************************************************

這次來到日本,由於非常忙碌,除了旅館旁的便利商店外,幾乎哪裡都沒去逛。
所以別說是去新瀉觀看碁聖戰,我連新宿都沒去....。(說真的,真是要去,因為我方向感不好,恐怕也找不到)

當然,本部落格也沒什麼時間上來更新。

終於,到了第五天的今天,客人善心大發,下午早早就解散,才好不容易找到時間去東京市區內敗家。

這次的第一目標還是五月份去過的二手圍棋書店「明石屋」。
上次由於時間很趕,幾乎是關店前才去到該店,所以有點走馬看花。這次去才發現原來這家書店除了賣圍棋書籍外(當然也有將棋,不過這不在我的討論範圍內。略過!),還有著名棋士的簽名以及扇子呢。

不過,看到該店內高高掛的趙治勳題字除了一副要價一萬五千日幣外(我應該沒有少看一個零吧?),尺寸也大的驚人,根本不可能帶回家。所以還是純欣賞吧~~(雖然我也沒有那麼崇拜趙魔鬼大師啦。)

話說回來,趙魔鬼大師的字還算OK(相對於其他日本棋士來說,算漂亮了),落款的印章也很有味道,的確有一定收藏的價值。

去到了書店,當然也不可能不買書。這次買了三本書,分別是王銘琬老師的「我錯故我在」、吳清源大國手解說的「日本圍棋大系--道策篇」、前讀賣觀戰記者三掘將(山田覆面子)寫的「黑白縱橫」。王老師的這本書不必說,有不少人已經買了,內容自是相當有趣。吳大師的道策三十四局細解,可說是兩大棋聖另一種形式的交流,精采程度不在話下。三掘將的觀戰記也是相當經典,但這本隨筆集也是令人相當期待。後續如果有空的話(?說實話,很難有空了~~),再介紹一下吧。

另外,順手去了附近的三省堂,打算買七月號與八月號的碁世界月刊。八月號倒是順利買到了,七月號竟然缺貨(碁世界月刊是前一月的二十日就發行了,所以此時七月號已經下架,反而買不到)。後來在另外一家著名的連鎖二手書店「Book OFF」買到,可惜缺了附錄的別冊。

雜誌的內容也是以後再介紹。不過可以先報導一下芮迺偉對日本女流六華的第四局與第五局結果---結果還是芮九段連勝,兩局都是白棋不計勝。如果最後一局真的是謝小妹贏的話,那麼就正如芮九段事前的預期一樣:雖然不會全敗,不過也不會全勝。

自然,也沒有放棄去涉谷的Tower 去買CD。不過,這個部份就略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