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6日 星期三

新銳棋士群像(20)(完)



石田章四段---「幻想的徒弟」(下)


 


 


訪問者:山部俊郎九段


山部:換一個話題,你什麼時候升初段的?


石田:1966年。我國中二年級時,參加了一次大手合預賽,但不幸落選。隔年沒有參加資格,直到第三年才一償夙願。


山部:升段的速度呢?


石田:初段升二段最慢。二段升三段比較快,今年才升四段。我的成績是一年好一年壞。


山部:那麼今年起請你更加努力。你們的研究會是誰主導的?


石田:是酒井伸武(猛)五段主導。我入段時,上村邦夫也常來指導。


山部:酒 井 君?他不是有參加坂田九段的研究會,就作什麼來著?


石田:您說銀榮會是嗎?那和我們的研究會沒有關係。銀榮會我也是每次都參加,由大窪一玄九段給我們下指導棋,每個人都輪的到。


山部:那很好。


石田:按規矩,應該要受先,白棋再倒貼八目。但因為是特別指導棋,所以沒有貼目。


山部:成績如何?


石田:到目前為止,我只討教到一盤。可能是指導老師想激出我們的自信,所以故意讓我贏一盤。


我當院生時,酒井五段是中岡二郎六段的門下,所以我常 和酒井 君去中岡六段那裡請教。那時候我已經是國中三年級了,由高川九段出獎品,讓我們下循環賽。參加者有高川九段的徒弟太 田耕造 君(關西棋院)及福井進四段等,我還拿過獎品呢。而在院生時代,也受過日本棋院的職員之指導。


山部:喔,是嗎?


石田:是編輯部或推廣部的職員。家父親自去找比我強的人來和我對局。


山部:和他們下棋,恐怕反而會退步吧。(笑)你今天要介紹的是哪一局?


石田:這一局我下的不太好。是我二段時和武宮四段(當時)在大手合比賽中所下。現在只公開佈局時的幾手棋好嗎?


請看實戰譜,白68時,黑9單開拆右邊。局後被上村五段罵了一頓。他說:「你怎麼這麼下?黑9一定要照圖一的黑1掛右下角,白2飛應時,黑才可3拆」。他又補充說:「圖一中白2如果A應,則黑可以不理,而B掛左上角」。我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




實戰譜




圖一


 


上村五段對圍棋的態度,非常嚴肅。他時常罵我:「你根本沒有努力,怎麼會進步?」既然當了職業棋士,如果不好好用功,將來一定會被淘汰。


山部:上村君看起來很溫和,想不到竟然有如此嚴格的一面,真令我意外。


石田:他要我努力下最善之一手。


山部:木谷門下的年輕三劍客,你和他們下過吧?有什麼感想?


石田:我認為石田芳夫六段最強。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武宮 君也很厲害,我也輸給他好幾盤了。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倒是贏了加藤君兩盤,一盤是在大手合賽,另外一盤則是新聞棋。其中大手合賽連勝十七局的紀錄,被我阻止了連勝紀錄。


山部:在目前的棋士中,你認為哪一位最強?


石田:黃金時代的坂田九段。在棋道雜誌上曾經登過他的長篇講座,標題是「我的三三戰法」。我參加大手合賽預選賽時,就模仿他,每盤都下三三。我把這篇講座剪下來,黏貼成一本書。那時候我碰到每個人都會說:「你想買嗎?對不起,無論你出多少錢,我也不會脫手」。大搖大擺,非常囂張。(笑)


石田:順便再說說酒井伸武五段的故事吧。酒井五段很用功,每逢星期天我去他家玩,總看到他在打譜。他說:「本因坊道策真是了不起」。(文抄公注:酒井猛是著名的道策研究家)他還給我看從福井正明五段那裡借來的道策全集。(文抄公再注:福井正明則是著名的古譜收集家)他研究完道策的棋譜後,目前正在研究本因坊秀榮的棋。他對道策所下的每一局棋,記得非常之熟(笑)。在全集的最後一頁中,他還寫上「我已經精通了道策的一切」的字樣。(大笑)


山部:好笑,好笑!我看他真是自信滿滿。


石田:所以只要他在我身邊,我的膽子也會大起來。他對我的影響很大,可以說是我的恩人。


山部:你們年齡相差幾歲?


石田:他比我大一歲,但在學校裏比我高兩年級。


山部:不過,我沒有擺過本因坊道策的譜。


石田:是嗎?你沒偷偷摸摸再打嗎(大笑)?我希望你抽空也打打他的譜,畢竟他是當時的偉人呢。說到這裡,有人說二十世紀的圍棋偉人是橋本宇太 郎 老師。


山部:關西棋院的人如果聽到,一定很高興。(笑)


石田:酒井五段上次拿吳-橋本十番棋全集來叫我擺。他的個性很倔強,這裡還有個他的故事。他初段的時候,高川九段曾經指導我們研究本因坊秀榮的棋,有時候會發生爭論。但酒井五段的意見往往與常識不合,我們只好去請教高川九段,高川九段判斷我們的意見正確,他還不服,最後還說:「高川九段的解說有問題」。(笑)


山部:今天聽到很多有趣的故事,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