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1日 星期五

新銳棋士群像(18)





 


安倍:目前職業棋士人數雖多,但真正喜歡下棋的,好像並不太多。


山部:你以下棋為職業,覺得是莫大的光榮嗎?


安倍:是的,我覺得非常幸運。做自己所喜歡作的事,還可以拿到很多的錢,一舉兩得。


山部:你實在很熱心。聽說你還要研究職業棋士所下的每一局棋譜,把它全部記下來。你非常熟悉新型新定石,你這樣的作風,可以供我們借鏡。但我要說一句不客氣的話:最近你的棋沒有三、四段時的迫力。我記得在日本棋院選手權賽,我和高川九段爭奪頭銜時,你還當我們的記譜員,和我們一起去過北海道。


安倍:對,去過。


山部:那時候,你還不會喝酒,也沒和女生交往過。但卻在酒店受到很大的歡迎,還被強迫喝酒作樂。回到旅館後,女服務生來服侍你,你竟然說:「沒有禮貌的女人,給我滾出去」,而大發脾氣。(笑)但你最近改變很多,現在一定會說:「我沒有醉,你過來吧!」(笑)大概你已經長大成人,對社會的認識也加深了。但我最近看你下的棋,好像少了年輕人應有的魄力,你自己覺得呢?


(譯注:上述有關酒店的敘述,是日本男人的壞習慣,小朋友不要學)


安倍:大概與那年滑雪時折斷腿骨有關,那次受傷我在醫院中療養了很久,沒有參加任何比賽。在醫院中,看到很多因車禍而受重傷的人,覺得非常難過。因為看了這麼多不幸的人,我的人生觀也改變了,變的比以前膽怯、消極。


山部:此事距今有四、五年了,據說是很嚴重的骨折是嗎?


安倍:右腳踝傷的很嚴重,成為殘廢的可能性很大。幸虧醫生的技術高明,才能痊癒。那時我一有空閒就到山裏去滑雪,腿骨折斷就是在快要滑完時發生的,那時候身體已經覺得疲憊不堪,最容易出事。而我也太不小心,到了斜度很大的地方,也完全沒有檢速,所以跌倒後就怎麼也站不起來。我想您說的對,我自己也認為魄力不夠,雖然也想要恢復年輕人應有的朝氣,但卻力不從心。骨折的影子一直在我腦海中縈繞,怎麼也忘不掉。


山部:每個人都有他生命的轉機,你是因為滑雪骨折,而大大改變了人生的態度。但我要勸你,一定得去除這道心理上的障礙,勇往直前;尤其是項你這樣又熱心又肯努力的年輕人,在棋界裏沒有被埋沒的道理。目前棋界所需要的,就是像你這種肯埋頭苦幹富有朝氣的人,你將是支撐將來棋界的重要人物。請你加油,好好拼一下。今天你要介紹的是哪一局棋譜?


安倍:與您在日本棋院選手權賽所下的那局如何?實戰譜,我黑3打,你就投降了。(笑)這一盤棋才77手就終局了,是手數最少的新紀錄吧?!(笑)



山部:你竟然搬出要我命的一局!簡直就是要我難看!(大笑)



 


安倍:途中的過程就不討論了,我下黑3時,您為什麼要認輸呢?


山部:如果要繼續著下去,則照圖一白26止,是可以做活。但黑A扳是先手,而且中央一帶黑棋大龍也告安定,白棋無法忍受,所以我就不想著下去了。




                                                                 圖一


 


安倍:但黑3時,白可以先B打,黑也不十分如意,所以如果白棋照圖二白2打,我準備黑3穿象眼。




                                                     圖二


 


山部:這麼說來,我投降的太快了。(笑)如果黑3穿象眼,我一定會下A,次黑B,則白C不辭一戰。


安倍:那如果是現在,實戰譜黑3時,您還會投降嗎?


山部:哎呀,這你叫我怎麼回答呢?(搔一搔頭)目前我也沒有從前那樣的火氣。所以現在下,絕不會簡單投降!(笑)(譯注:此局是七年前所下。)


安倍:那麼,這局棋幸好不是現在下,否則照圖二進行,我也沒有十分的把握,您的投降可算是適得其時。(笑)


山部:你有沒有和木谷門下的年輕棋士下過棋?


安倍:我與大竹九段下過四局,結果二勝二負,平分秋色。與石田、加藤則都各下過兩局,結果勝負各一。他們初段時是我贏,但他們再升段以後,我就輸了。我最怕的是 武宮 君,二戰皆負。


山部:與他們下棋,你的感覺如何?


安倍:他們都下的非常精細,時間的分配恰到好處,所採用的戰略也非常巧妙。


山部:你到棋院來,每次都研究的很晚,所紀錄下來的棋譜,應該有很多了吧?


安倍:大都抄下來。我自己所下過的棋譜,從初段到現在,一局也沒少過。


山部:你從初段的時候起,當了很多次紀錄員,其中有沒有值得紀念的棋譜?


安倍:是最高位戰。那時我初段,距現在已有十年了。像木谷與坂田之戰、坂田與藤澤(秀)之戰,都讓我學到很多東西。


山部:古代的棋士中,你喜歡打誰的譜?


安倍:秀和與秀策。


山部:秀策的譜是每個學棋的人都要擺的。但他下的太好,又都是堂皇的勝利,所以打譜的人反而得不到什麼好處。要擺秀策的譜,每一手都要細心研究,不加思考漫不經心的擺在棋盤上是沒有用的。


安倍:他與天保四傑所下的棋,下的非常賣力,盤盤都是傑作。但我最近不看古譜了,專看日本棋院的近代棋,作為學習的材料。


山部:對!近代棋是比較實際一點。最近還有沒有滑雪?


安倍:兩年前又開始滑了,但滑的很小心,不敢亂來。(笑)


山部:好,今天就談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