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4日 星期六

新銳棋士群像(9)

 


高木祥一六段---大局與局部(上)


 


 


訪問者:山部俊郎九段


 


山部:你什麼時候開始學棋?


高木:十一歲的時候學會了下棋。家父常到橫濱的圍棋會所, 那裡的 老師很喜歡教小朋友們下棋,我是其中的一個;另外還有小島高穗六段、岡信光三段與後藤昌治三段(都是橫濱市人)。後來我們四人都當了日本棋院的院生,但其中 後藤 君已經退出棋壇。


山部:老師叫什麼名字?


高木:叫渡邊泰弘,我記得他掛出渡邊圍棋研究所的招牌,地點在橫濱是鶴屋町。


山部:是嗎?談起這個,我前兩天在家無事可做非常無聊,就翻看室內的電話簿,的確記得有渡邊這樣的圍棋會所。(山部九段於196911月間搬到橫濱市居住,本次的訪談就是在 山部 先生的新居舉行。)


高木:渡 邊 先生最近不幸過世,由他的孫子繼承這個圍棋會所,所以當他的孫子去學校唸書時,圍棋會所是不會開門的。


山部:令尊的棋力如何?


高木:是業餘二段。


山部:你十一歲才學棋!這樣大的歲數才開始學棋,最近很少聽見。


高木:是的,一般大都是五、六歲開始學棋。上次漫畫 家三浦 先生來採訪的時候,聽到我十一歲開始學棋,也大吃一驚。


山部:你今年是二十六歲,是嗎?那麼,比竹林(大竹英雄與林海峰的合稱)及小島君小一歲;你進入中川新之六段門下之經過情形如何?


高木:大平修三九段一直在渡邊圍棋研究所教棋,好像他從四段到七段,先後給我下了二十多局指導棋;但後來因為向他討教的人越來越多,就很難輪得到我。那時候有一位家父的朋友在中川新之六段家學棋,他就介紹我到中川老師那裡去。


山部:你們現在還設有一個研究會是嗎?


高木:現在沒有。從前與後藤、小島及岡等四人有一個研究會。後來 後藤 君退出棋壇,人數少了,就再邀請酒 井伸武 君參加;每週一次,在我與小島的家裡輪流研究圍棋。酒 井 君從初段到五段之間,都沒有間斷,持續很久,但後來在無形中解散了。


山部:你什麼時候開始當日本棋院的院生?


高木:(考慮一下)十二歲。


山部:這麼快!你入段是十八歲,是開始學棋後七年;但一般六、七歲開始學棋的人,大概要十四歲才入段,也需要七、八年功夫,這樣算來也不慢,可能還要說是快一點。漫畫家三浦跟我說過,小島君讓他二十五子,但他還是輸的一塌糊塗,他竟哭起來。


(文抄公感想:的確是很令人想哭


高木:是的,我也知道這件事。


山部:小島君的棋藝實在了不起,本來他的棋力還超過你,有一段很長的距離;但目前你與他都是六段,是他的進步慢呢?還是你的進步快呢?


高木:。(無言)


山部:你在大手合的升段紀錄是:1962年二段,63年三段,64年四段,66年五段,67年升至六段;在1964年以前,你的戰績實在太好了。


高木:從四段升到五段的時候,對局數超過了一些,稍微有些勉強;升六段的時候,後半部下的不好,花去了較長的時間,升段就愈來越慢啦。(笑)


山部:客氣,的確你的升段是夠快的,大手合有沒有得過冠軍?


高木:沒有。但是曾拿過一次第二名、一次第三名的紀錄。曾有兩次如果在最後一局獲勝,就可以得到冠軍,但結果都輸掉了。


山部:那麼,你第一次獲得冠軍的是最近舉行的首相盃(第十三期高段淘汰賽)是嗎?


高木:是的。


山部:恭喜!恭喜!(笑)那時候的對手是誰?


高木:進入決賽的第一位對手是武田五段,以下連續擊敗向井八段(已故),以及加藤、工藤、川本、石槫,而獲得冠軍。


山部:強敵不少呀!與加藤君下的那一局怎麼樣?


高部:我拿黑子,形勢判斷錯誤而陷入苦戰但到中盤時挽回了不少,而成為細棋,後來我又下壞了;但加藤君沒有好好把握機會,最後由我僥倖獲勝。


山部:與 石槫 君所下,決定冠亞軍的那一局怎麼樣?


高木:下的很壞,一直屈居下風,本來是輸定的棋,後來 石槫 君大概太樂觀了,結果大龍頓死;獲得冠軍,完全是意外,是撿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