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9日 星期日

新銳棋士群像(15)

 


石井邦生八段---加油!關西的青年棋士們!(上)


 


 


訪問者:山部俊郎九段


 


*文抄公曰:這位石井邦生不是別人,正是新名人井山裕太的老師。


 


山部:先要問你,你是怎麼學會了圍棋?


石井:家父很喜歡下圍棋,他有業餘初段的棋力。


山部:令兄(石井衛六段)比你先學會了圍棋是嗎?


石井:是的,他的年紀比我大。(笑)


山部:當然啦,這是一個愚蠢的問題。(笑)


石井:我是看別人下棋,自然就學會了;我哥哥也是這樣。其實根本就沒有人教過我們下棋。


山部:那麼,你幾歲開始下棋?


石井:記不得了,我的腦子太笨(笑)。國小二年級時,我知道了盤角曲四是死棋,可是之後有一段時間沒有下。到了國小四年級快要結束時,我對圍棋又有了興趣。那時家父讓我十三子,但約過了一年後,我就比他強了。


(文抄公又嘆:家長的悲哀呀~~)


山部:你好像是九州福岡縣人,是嗎?


石井:我的出身很複雜,原籍是福岡縣浮羽郡編羽町,但出生地是大分縣的中津(哥哥也是一樣)(文抄公曰:大分也屬於九州,在福岡隔壁),卻在福岡縣荷田長大。


山部:喔喔。那令尊大人的職業是什麼?


石井:他在一家醬油公司做事,在我高中三年級的時候,因為腦溢血與世長辭。那時我因為有升五段的重大比賽,正在對局中,所以沒有人告訴我,他已經昏迷不醒。結果在我升五段那天,他在鄉下過世。


山部:你入細川門下的經過情形如何?


(文抄公按:石井邦生是細川千仞九段的徒弟)


石井:在國小六年級下學期,在荷田有位叫都留的醫生,棋力很強,他時常教導我們兄弟下棋。 都留 先生 和細川 老師相識,就將我介紹給他。所以我就去了大阪,然後在第二年的春天當了院生,那時我還是個國小生。


山部:那麼你1949年學棋,1956年入段,只花了七年的功夫。小林光一四段也升的很快,你大概算第二快吧。我看你的昇段紀錄,初段至五段升的非常之快;但從五段升到六段卻很慢,這是為什麼呢?


石井:大概有兩個原因。第一是遭逢從低段升到高段的難關,對手的水準不同。第二是從高中進入大學(文抄公按:這是石井邦生比起其他棋士傲人的紀錄,就是有考上大學)後,本來應該要專心學棋的,但進入大學之門後,卻學會了打牌、喝酒等壞事。


山部:你的學歷是?


石井:高中是尼崎北部中學,大學是關西學院大學的社會學系。


山部:幾時畢業的?


石井:沒有畢業,但卻在日本棋院記事欄中被印成畢業。我曾經向辦事人員說了很多次,我沒畢業,而是肄業。但不知怎麼搞的,到目前為止,還是沒有訂正過來。


山部:還是不訂正的好(笑)。你到五段為止,升得非常順利,另外一方面還要到大學去唸書,那時你的心理狀態如何?請說明一下。


石井:細川老師是棋士中的知識派(畢業於舊制的高等學校),我是受他的影響。他說現在的棋士光靠下棋是不行的,如果可以的話,應該要去大學唸書。另外,我自己也想去看看,大學究竟是個怎樣的地方?圍棋是種「非生產性」的東西,但下圍棋,是否能對的起國家?我抱著很大的懷疑,所以想進去大學研究社會學。


山部:你說的很有道理。在這次舉辦的新銳對談會中,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意見。我年輕的時候,受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影響,不喜歡也得去當兵,會考慮到「死」的問題,是多餘的煩惱。目前的年輕人中,像你這樣想法的人,一定很少。大部分的職業棋士,當了職業棋士,就覺得非常幸福快樂,絕對不會想別的事情。


石井:總而言之,我是受到細川老師的影響。在這個廣大的社會裡,只知道棋界方面的事是沒有用的。雖然進了大學,可能也不會知道社會的一般真象,但至少可以多少獲得一點知識。只是我雖進了大學,卻一點也沒有學到東西,祇是去玩玩而已(笑)。


山部:有沒有賭過賽馬?


石井:有一段時間我常去賭,但現在不去了。有一次沒有賭本,把錄音機拿去當舖,要求當五千元,但當舖老闆說不能當。正在無法之際,只好拿出學生證,他才說可以。那時學生去當東西,學生是最值錢的(笑)。那次我贏了一點,馬上贖回學生證,才沒有出紕漏。有時也會去酒店,學生時代見識了很多東西。


山部:大出我意料之外,我以為你是很規矩的人(大笑)。你到酒店去,酒店小姐們喜不喜歡你?


石井:我被列入不受歡迎名單中(笑)。


山部:一般女性是不懂圍棋的。有一位名作家說,他帶了一位長的不錯的職業將棋棋士去酒店,結果卻沒有得到酒店小姐的青睞。相反的,若是職棒選手,就算是最起碼的三流角色,也會被小姐們重重包圍起來(笑)。下圍棋或是將棋的,根本不是她們追求的對象。


石井:大概我們下棋的性格大多比較內向,而棒球選手們,性格大多外向。而且一般圍棋社都設在陋巷內,她們誤以為我們都在那種髒的地方出入,所以生不出好感吧(笑)。


山部:很多人說,一般靠「勝負比賽」吃飯的人,教育程度不宜太高,你以為如何?


石井:我不同意。像我進入高中以後,獲得了很多知識,但圍棋的成績並不壞呀。受了較高等的教育,日常生活自然也會比較充實。


山部:最近京都大學作了一次調查,懷疑心重的人,不適合當「勝負師」。聽說他們有很完整的統計資料,尤其在圍棋界,懷疑心重的人是不太會進步的。懷疑心重,就是不相信自己。自己都不相信,怎能打敗對方呢?


石井:自己相信自己,而會正確判斷形勢的人,其獲勝率一定會很高。


(文抄公曰:這種說法很微妙。也有人說,懷疑心重的人,才會打破沙鍋學到底,學起東西才會透徹。文抄公自己也看過很多功課好的學生,大多也是很會懷疑書本上知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