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4日 星期二

新銳棋士群像(14)

 


小林光一四段---我天天都要下棋(下)


 


 


訪問者:山部俊郎九段


 



 


山部:對於同門的師兄,如 石田 君等,你覺得他們的棋怎麼樣?


小林:我沒有辦法贏他們。他們計算精確,令人折服。有時我覺得局面細微,不知何方有利時,而石田六段卻非常明白局勢,並且肯定的指出勝負早已決定。我無法與他們相比。


山部: 石田 君的佈局如何?


小林:我認為他的佈局,倒沒有什麼。


山部:加藤君的棋呢?


小林:他毫無鬆懈之處,形勢有利時,也不會放鬆。大部分的棋士在優勢時,總會下出一兩手緩著,但加藤君絕不會如此,他落子非常慎重。


山部:加藤君的棋風是堅毅剛強,奮鬥到底。


小林:過去我有一盤贏定的棋,但結果卻被逆轉。那時我覺得一定要有加藤君那樣的精神,才能獲得最後的勝利。


山部:這一點,加藤君在木谷門中,是最能繼承木谷九段棋風的人。那麼, 武宮 君的棋呢?


小林:只要他坐在我的身旁,我就覺得有很大的幫助。


山部:此話怎講?


小林:不論他說什麼,都對我有好處。有一次我擺他下過的棋,一面問他這兒那兒的,他是不厭其煩的把佈局、中盤以及連細小的官子問題都說明給我聽,讓我獲益不少。


山部:石田、加藤、武宮這三個人棋風都不同,個性也不同,非常有趣。聽說你曾經批評過藤澤秀行九段的棋,還當面問他:「為什麼你會下這樣的一手棋?」這話是真的嗎?


小林:好像說過。我是口下不留情,更毒辣的話,我也說的出來。


山部:有一天在日本棋院,我將此事說給其他年輕棋士聽,還加上一句:「他對大名鼎鼎的藤澤秀行九段都說的出這樣毫不客氣的話,要是對我,不就會更加尖酸刻薄了嗎?」其中一位年輕棋士就插嘴說:「你放心,他不會說你的,因為他眼裡還看不上你呢。」(笑)但我看到你這樣可愛的小孩,性情爽朗,態度又好,實在不敢相信你是像他們說的那樣驕傲自大。你趕批評高段的棋,卻不被一般人憎恨,這不止是你個人的性格使然,而是受到木谷九段,木 谷 夫人以及同門師兄弟的薰陶吧。木谷一門之所以會這麼興盛,不是沒有道理的。秀行九段有沒有和你下過快棋?


小林:討教過五局。


山部:你拿黑棋能贏嗎?


小林:約兩個月前,我只贏過一盤。


山部:梶原九段有沒有指導過你?


小林:沒有,但我所下的棋譜時常拿給他,請他講評。他的評解非常嚴苛,態度也很嚴肅,每一手棋都要推敲推敲,不肯輕易放過,我很怕他狠狠罵我一頓。


山部:此乃他的熱誠所致。


小林:我最尊敬的就是他。不論好壞,他總是盡力講解。我每個月去兩次三榮會(由梶原九段所領導的木谷門生研究會),一經他的講評,就知道自己的棋力是如何幼稚。但他私底下很喜歡我。


山部:他分的很清楚。


山部:古代的棋士中,你喜歡誰?


小林:本來是喜歡本因坊秀策,但最近我擺了很多秀榮與秀哉的棋譜,覺得也非常厲害,很了不起。


山部:現在的棋士因受時間限制或其他原因,下得不夠穩定。


小林:我個人認為古代的棋士,比現在要強的多。像本因坊秀榮,能把輸定的棋變成贏棋。


山部:現在則是逆轉、再轉、三轉,下得很不穩定。一、二十年前的吳-木谷之戰、木谷-坂田之戰、以及坂田-藤澤(秀)之戰,內容都很好。


小林:尤其是名人戰,下的很精彩。


山部:對局室空氣太嚴肅,有不易接近之感。我希望年老一輩的棋士們捲土重來,要有擊敗年輕棋士的氣魄。


小林:我也有不會輸給前輩棋士的把握。


山部:我希望四、五十歲的中年棋士奮發圖強,包括我本人在內(笑)。


山部:對局的前一晚睡的好嗎?


小林:睡的很好。說老實話,我在沒有棋下的日子裡會覺得很寂寞。如果可能,我希望每天都能下棋。


山部:來欣賞一下你在日本棋院選手權賽與石井邦生八段下的棋譜吧。


小林:這一局我拿黑棋,右下角的折衝中手割吃虧。黑1補強右上角不好,應佔左邊2之星位。那黑3怎樣下好呢?




實戰譜


 


山部:下在A位如何?


小林:是著好棋,譜白4不好,如果照參考圖來下,右上的大模樣就要受到影響。




參考圖


 


山部:今天就談到這裡了。辛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