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9日 星期四

新銳棋士群像(12)



 



山部:聽說坂田九段在指導你們?


酒井:是的。每個月兩次集合在銀座的「坂田圍棋中心」舉行研究會。參加者有大窪一玄九段、中岡二郎六段、川本君、上村君等,還有很多院生。研究會雖然也有益處,但最重要的還是靠自己---努力研究是上進的最大因素。木谷門下大都是年青人,很多沒有結婚,因為沒有家庭負擔,可以專心研究,環境及條件比我們要好得多。


山部:這一點我承認。


酒井:我覺得我們還沒有做到與木谷一門對等的抗衡。


山部:但我仍覺得我們的努力還是不夠。


酒井:是的。


山部:我們圍棋界的人,還比不上棒球界的人。他們為了提高技術水準,日夜練習,費了很大的心血。但我們棋界人士,包括我本人在內,缺少像他們那樣的剛毅精神,讓我覺得很難為情。


酒井:但棋界人士,也有其困難---成年、結婚後,要加上生活的負擔,好像有圍棋與家庭兩個包袱一樣。以下棋為職業的人,卻無法專心研究,怎能提高棋藝呢?


山部:但你所講的是以整個棋士群為對象,不能集中精神研究,乃是無法提高棋藝的最大因素是嗎?


酒井:如果當了某某公司或某某集團的圍棋老師,日子一到,就一定要過去那裏教棋,想研究也無法研究呀!


山部:不過,你這個想法有點太單純。但至少可以說,教棋所獲得的金錢,等於是賣掉棋士最寶貴的時間而換取來的。


酒井:。(無言)


山部:你開辦「圍棋諮詢所」,我很贊成。


酒井:是嗎?我認為那是適合職業棋士的副業,但有一點打廣告的嫌疑,真不好意思。我們的業務,是解說實戰棋譜、回答關於圍棋的一切問題、進行通信棋或出詰棋題目等等。不管哪一種項目,我都會詳詳細細回答,因此受到顧客們很大的歡迎,內心覺得非常欣慰。


山部:有沒有去實地指導?


酒井:沒有,都是通信回答。


山部:成果如何?


酒井:沒有什麼。(笑)如果信件太多,我也受不了。會員人數,暫時不能奉告。(笑)總之,我覺得這種工作很有意思。


山部:去年的本因坊戰預賽中,你打敗群雄進入預賽的決賽,是否可以把其中得意的一局,介紹給大家?


酒井:真不好意思!其實這不是靠我自己的實力而獲勝的。但我想介紹我與石井衛六段所下的一局(參考附圖),我拿黑棋,黑1衝白急所,當時我非常得意。黑7以下至11為止,無不好之理。但白12之後,我下了一著大大的惡手,實在是臭棋。所以這一手臭棋我就不發表了,請多多包涵。




 


山部:開個玩笑,看你的容貌,如果帶上假髮,扮起古裝,一定非常適合(笑)。你下圍棋,總有一天可以出人頭地,但要是當起電影或舞台明星的話,應該也會紅才對(笑)。


酒井:明星?應該不會紅吧。


山部:你喜歡運動嗎?


酒井:下棋的人都需要運動。我喜歡爬山,但可惜沒有時間,所以我買了舉重設備,在家裏鍛鍊。有人說跑馬拉松對下棋的人非常有益(文抄公曰:看看周俊勳棋王的例子,有該有幾分道理),尤其像我這樣的人,因為沒有像高川格九段那樣的一貫精神;所以馬拉松或舉重,應該會很有幫助---心裡如果不安定,則就無法長跑,也無法舉重了。


山部:你的名字本來不是叫「伸武」而是叫「猛」是嗎?


酒井:是的。我有一位親戚,她會看名字的吉凶。她說「犭」邊是野獸,怎麼可以取這樣的名字呢?我聽了她的話後,就改名叫「伸武」。(笑)


山部:那麼,你現在是正式做「人」了,請多多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