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7日 星期二

新銳棋士群像(5)

 


工藤紀夫八段---圍棋是競賽,一定要贏!(上)


 


 


訪問者:山部俊郎九段


 


山部:你升八段了,恭喜!恭喜!


工藤:謝謝。


山部:請簡單說明一下你的生平,以及你開始下棋的經過故事好嗎?


工藤:我六歲的時候開始下棋,那時家父在當教師,有較多的閒暇;他無聊時就會來教我下棋。


山部:令尊的棋力如何?


工藤:大概是業餘七、八級的樣子。日本圍棋雜誌總編輯的勝本哲州先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躲避美國軍機轟炸,而來到我的家鄉---青森縣弘前市,經過別人介紹而認識。他教我圍棋,從入門開始,這樣我就漸漸進步了。


山部:你出生在哪裡?


工藤:中國的東北,很接近蒙古,在察哈爾的北邊。出生後不久就回到日本,在弘前市定居下來。


山部:那你是不是純種的日本人?


工藤:當然是呀(大笑)!我雖然出生在中國東北,但戶口名簿的籍貫還是填上弘前市。


山部:東北出身的棋士(譯註:此處的東北指的是日本的東北,不是中國的東北),棋力在八段以上的,只有宮下秀洋九段與你是嗎?


工藤:另外還有菅野清規五段與梅木英初段。東北出身的棋士實在太少了,可以說是圍棋落後地區。在東北地方下棋的人其實很多,但因為離大城市較遠,條件不好,且與中央棋界的接觸也很少;所以下棋的環境,恐怕還比不上北海道呢。


山部:你正式的老師是哪一位?


工藤:就是剛才說的勝本哲州先生。後來我到東京後,拜入前田陳爾九 段 老師門下。在勝本先生那裡,我受到他的照顧不少。這裡要爆料一下,本來我是可以當 安永一 先生的弟子的,因為他來青森時,有人告訴他這裡有個實力很強的小孩(指的就是我),他非常高興,就指導了我一局。我記得是他讓我五子,結果我輸掉了。但他還是叫我到東京去。那時我十二歲,還在念國小六年級。但他來青森前的兩個月,我就已講好要去勝本先生那裡了。那時我還不過是個小孩,根本不懂職業棋士是怎麼一回事。但住在鄉下的人,只要有機會大多會想到東京去,我也不例外。所以 安永 先生若是早點來到青森,說不定我就作了他的徒弟呢。


山部:聽說你在念高中時很用功,你是否想要一面進大學唸書,一面當職業棋士呢?


工藤:不行不行,其實我高中的成績並不好。


山部:很多人(包含我本人)在評論你的棋力時,很替你並沒有打入名人戰或本因坊戰的循環圈而可惜,不知道你對勝負的想法如何?而你自己認為自己的棋運好呢?還是不好呢?


工藤:如果說命運可以支配人生,那我的棋運雖不能算太壞,但也不算是很好的那一類。


山部:對!與你同樣想法的人很多。以實力來說,應該是可以打入本因坊戰或名人戰的循環圈的,但在名單中卻看不到他的大名;這不就是命運嗎?


工藤:如果我周圍的人是這樣評論我,可能又太看得起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