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7日 星期六

吳清源棋談(40)

 


體重


 


紅卍既不是佛教,也不屬於道教或儒家。不過,追求真理、信仰應該與善行持續並行、信仰越深而善行也隨之越廣等精神,和各種宗教或道德論等道理也是相通的吧。前面已經說過,吳先生是接受儒家教育長大,後來喜歡研究道教。但吳先生又說:


「我也研究過日本的神道。當時在日本是高唱神道復興的時代,所以我想也跟著研究看看好了。此外,我也覺得有研讀的必要。」


 


「在去富士見高原療養前後,可以說是埋頭研究宗教的時代,或者是說我非常喜歡研究宗教。在我剛來日本的前兩三年,主要是專心學習圍棋。再來,在我對局數最多、忙於比賽的時代,我讀的就都是宗教的書籍,然後平常都是為了紅卍的事情而努力。最近就不一樣了,當然還是有繼續研究圍棋,但就不太閱讀了。」


 


在埋首宗教之時,吳先生不只是研究神道、佛教,連天理教、大本教等,都讀到發起源由背景的程度了。


 


「不過,也不算是研究到多深入的程度。大致上我只看我感興趣的部分,例如在大本教上,與其要我去看大本教的神示,我寧可研究其顯現神示的方法。也就是一般說的神示寫法。我想了解的程度,只不過像是用怎樣的形式、會顯示出怎樣的神示而已。」


 


如果還要舉例的話,吳先生也讀過弘法、欽鸞、日蓮或良寬等佛教大師的生平經歷。然而,如果不算紅卍教典的話,最吸引吳先生的書,還是『易經』、以及道教的『呂祖全書』等書。


 


「『易經』是儒教的根源,也是研究神靈的道理。就像從現實世界通往神秘世界的階梯一樣的東西。」這是吳先生的想法。


 


「吳先生應該是在昭和十一年(1936年)秋左右生病的,那時正好是您對局數最多的時候吧?」


 


「沒錯,生病之前的那個夏天,我一週要下兩局;光七八月兩個月間,我大概就下了十七八局。」吳先生這麼回答。


 


「該怎麼說呢,就好像才剛下完一盤要熬夜的棋,馬上下一盤對局又要開始了的感覺。而且,當時還沒有從幾點開始對局到幾點為止的嚴格規定,所以對局的第一天就會想要稍微休息一下啦、或是雙方在白天先玩些像撞球這類的遊戲,下的有點懶散,結果到了第二天就非得熬夜不可。(譯註:當時的對局時限很長,所以大部分都是二日制的對局)就在這樣熬夜的煎熬中,又有下一盤需要熬夜的負擔進來。因為如此的過勞,當然就會生病了。而我當時也因此變的非常的瘦弱。每一次下棋熬夜,體重大概就會減少五百目左右。」


譯注:日本在明治維新以前,使用的重量系統是所謂的『尺貫法』。主要的重量單位是『貫』,一貫約相當於 3.75公斤 。而一貫又等於一千『目(匁)』,所以五百目就等於半貫,也就是 1.875公斤 。


 


「現在體重也會減輕嗎?」


 


「在對局時大概會減輕個三四百目(譯注:約 一公斤 出頭)。不過,只要休息個四五天就能恢復。但是在我去富士見療養前,完全沒有等待恢復的機會,就這樣接著不停的下下去,除了身體變瘦弱外,到最後甚至覺得討厭下棋了。那一年我虛歲二十三,段位是六段。在我還沒因為生病而身體變弱前,我的體重大約是十一貫五百目左右(譯註:約 43公斤 ,簡直就是『仙風道骨』了。)。等到我離開富士見時,才又回到十一貫五百目左右的體重。」


 


「那現在呢?」


 


「大概十三貫五百目(譯註:約 50.6公斤 )左右,戰後我的體重就增加起來了。」


 


譯者感想:下棋竟然可以減肥,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記載時簡直以為是開玩笑。後來發現職業棋手們大都有類似的結論(例如林海峰國手也這麼說過),才知道勞心就像勞力一樣,真的會對體重發生影響。


 


順便預告一下:本篇是此系列的倒數第二篇,下一篇就是最後一篇[木谷]。


 


吳清源棋談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