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0日 星期六

吳清源棋談(37)

 


神示


 


「雖說是日蓮宗,但西園寺先生的日蓮宗又和普通的日蓮宗有些不同。」吳先生這麼說。


 


「西園寺先生教我們要如同將神佛的法名注入心中般來念佛法名,就好像會唱


入胸口正中心一樣。我實在是不懂這是什麼意思,不過還是照著他說的來做。但也因為一起去西園寺先生那裡的關係,我 和木谷 先生就比較親近起來了。那時棋院的大手合常常會下到深夜,所以比賽當夜我們的行程就變成先借住在西中原的西園寺家,然後在那裡擺譜檢討,最後再從那兒回家的形式了。」


 


西園寺先生本身也是業餘棋友,所以常常下棋。他和本因坊秀哉名人與中川龜三郎八段等人也很熟,在棋士之間也是很知名的樣子。


 


「不過,後來木 谷 先生改信了西園寺先生的兒子,而且西園寺先生不久也過世了,所以我就沒有再去了。我記的剛認識西園寺先生時,我虛歲十七;而西園寺先生過世時,則是在我二十一歲那年的春天。」


 


然 後在吳 先生二十二歲時,他接受了紅卍教的的教義。這是昭和十年(1935年)的事。


 


「那時,因為各種因素而造成我精神上有很多煩惱。所以我就開始閱讀道教等書籍。」


就在那時,在吳先生身上突然出現異變。


 


「大概是那一年十月的某一天,隔天就要準備去參加大手合的比賽,可是我卻突然倒下來了。不知該說是精神異常呢、還是神靈附身,總之就變成那樣的狀態了。而隔天,就出現了要我回去天津的神示。」


 


「您說的神示是指?」我這麼反問著,所以吳先生就再詳細地解釋了那時前後所發生的事。


 


「那時大概是晚上十二點左右,我在廁所裡倒了下來,然後就一個人坐在那裡面。由於實在是去了廁所太久,母親很擔心就跑來看,才發現我出事,而趕快把我拉出來,讓我躺在八個塌塌米大小的房中休息;雖然當時已經很晚,母親還是叫醒了住在隔壁的瀨 越 先生,並找了附近的醫生來看病。醫生一量脈搏,卻發現脈搏好像是停止了一樣。而且還有嘴巴緊閉、全身發冷的徵狀。我自己雖然好像也能微微看到醫生來了,但就是無法張嘴說話。連醫生也似乎被這個景象給嚇到了。接下來就用熱水袋替我暖暖身子並餵我喝水,大概經過三十分鐘,才回復正常。


 


在發生這件事的隔天,我一個人在二樓讀書時,我的手卻在不是我自己意志控制下,自然地動了起來,並且寫出要我回去天津的文字。然後我就一個人立刻朝天津動身了。由於就這麼放棄了重要的大手合比賽,而且也沒說要去天津做什麼,所以即使會受到許多誤解,也是沒法子的事。嗯,那就像是一種非去不可的感覺。


 


一開始母親也非常的擔心,不過最後總算是接受了。另外,也讓瀨 越 先生操心了。因為沒有去天津的目的,又在大手合缺席,所以 和瀨越 老師討論過,就給了大家一個去天津參拜父親墳墓的名目。雖然父親的墓其實是在北京。」


 


吳清源棋談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