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9日 星期五

吳清源棋談(36)

 


送帆


 


我還記得時事新報是從昭和四年(1929年) 正月一日 起開始刊登吳先生受二子對秀哉名人獲勝的棋局。這是離前一年十月來到日本沒多久的事。


 


「剛來到日本時,第一位和我下棋的是篠原先生(當時四段)。因為在這一年秋天的大手合,篠原先生才剛拿到冠軍,所以才會讓篠原先生來負責和我對弈吧。幸好我持黑獲勝。當時棋院方面正在考慮我到底應該是三段或是初段的問題。因為我還沒正式的段位,所以就先給我一個暫時三段的資格,然後我就用這樣的資格,和秀哉名人下二子局。至於真正獲得三段段位,已經時隔年三月的事了。」


 


在昭和五年(1930年)開始參加日本棋院的大手合以前,吳先生也參加了新聞棋賽。這也是時事新報舉辦的,是和七位新秀棋士的對局。其中第七位對手,就是當時被稱為「怪童丸」的木谷四段。吳先生此局下出了所謂的東坡棋(模仿棋),使人大吃一驚。結果此局吳先生卻輸掉了。在此之後,木 谷 先生就 成為吳 先生的強敵。


 


吳先生在昭和五年的大手合獲得了好成績,所以隔年就升上了四段。此時幾乎是先著不敗,所以被稱為是秀策再生。此 時的吳 先生就好像是順風滿帆的順利。說到帆,剛好在『莫愁』的『呂祖全書』篇中有段有趣的記載。


 


「父親剛去世後不久,即我十三歲時所進行的扶乩詢問中,出現了一篇很好的文章,而這篇文章準確的預測了我們一家後來的命運,現在看來更讓我覺得非常奇妙。我母親常常跟我說,這篇文章在那時似乎就已經預測到我們會來到日本的事。至於接下來的詩句,則是在我們就在要來日本之前扶乩問出來的文字:


 


山窮水盡移無路


風送帆來又一天


 


這個詩句原本應該是『山窮水盡移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春』,可是這首從前就有的詩句卻在扶乩時被顯現成『山窮水盡移無路,風送帆來又一天』。這首詩的下聯『風送帆來又一天』中的送帆,就是指要渡海來日本之事。


 


另外,我們家當時就寫上聯所寫的疑無路一樣,已經是非常貧困了。


 


而就像扶乩所揭示的一樣,我們來到日本後又能開拓出一片新天地,這真是神靈所為之業呀。」


 


吳先生即使到了現在,也還是信仰紅卍教的扶乩,成為其精神上的食糧。在技藝上 和吳 先生亦敵亦友的木 谷 先生,在吳先生十七歲 時和吳 先生特別的親近,也多少有點宗教上的因緣。


 



「就在我加入大手合比賽後的一年左右,那時的木 谷 先生開始信仰了某個人物。」


 


我說:「是西園寺先生吧。」


在昭和十三年(1938年),木谷七段(當時)成為了秀哉名人退休棋賽的對手時,也信仰過西園寺先生的兒子。當時因為我是負責寫名人退休棋賽的觀戰記,所以就在木 谷 先生的推薦下,和西園寺先生見了面,並且接受了一次他的治療。這件事後來也被我寫進了小說『名人』之中。


 


「木 谷 先生一開始信仰的是西園寺先生的父親,而我也常常被木 谷 先生邀請一起去見西園寺先生。這是種參拜日蓮宗的活動。」吳先生接著說。


 

 


吳清源棋談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