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5日 星期一

吳清源棋談(32)

 



 


吳先生似乎還想繼續談談「歧黃之術」的中醫的樣子。



「大致上,在中國的事物裡,有很多都是無形的東西。」吳先生說。



「中醫也是如此,在人體的構造中,取了各式各樣的名字。而這些名稱的總機關,或說是中心機關,甚至可以說是生命的根源,就被稱作是『胞絡』。只要是胞絡故障,則身體的某處就一定會出問題。而且喜怒哀樂等感情的動盪,也都會反映到胞絡上。也因為如此,就會生病。所以為了不要生病,根本上就必須從精神修練做起,不可破壞了精神的調和。就是因為這樣的道理,在中國醫學和修練是相連在一起的。」


不只是古代的中國,也不限於維持健康的方法,吳先生還深深地感覺到圍棋也是與精神修練相連的。吳先生真是圍棋的哲人呢。


 


為了把話題繼續下去,所以我就問了吳先生有沒有覺得很難下的對手,或說是覺得很頭痛的人。


 


「剛來日本的時候,不管怎樣都下不好的就是木谷先生。不過,這本來就是因為木谷先生很強的關係。那時木谷先生是四段,佈局好,戰鬥力也很強。所以我對他下不好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在那之後,就沒有覺得特別難下的人了。」吳先生如此回答。


 


「然而,與其說對手令我頭痛,更不如說和對局當天的運勢有關。為何這麼說呢?因為對局雙方都是窮盡時日來下棋,如果今天是我太疲勞,頭腦不清楚,狀況很差;反之,對方卻狀況很好。此時若是被打敗,就可以說成對手令人頭痛吧。就像一般所說的Condition問題一樣。」


 


「那麼,狀況不好的時候該怎麼辦?」



「毫無辦法。」


 


吳先生說的實在太直率,令我有點嚇到。


 


「那麼您有覺得自己狀況不好的時候嗎?」



「有。然而即使知道,也不能怎麼樣。說難聽一點,即使如此也不能放棄不下。如果是繪畫或寫小說,要是今天心情不好,就可以自己放假休息…。對下棋來說,即使在這裡休息一晚,也不見得頭腦就可以靈光起來…。當然,睡眠不足是一定下不好的,但睡過頭也可能會變得昏昏沉沉的。對局是雙方之間的事,當比起自己的狀態與對手的狀態時,若是自己的狀況比較差,對方卻比較好,那麼大概就會輸棋。這就可以認為是運勢的作用。」


 


從來到日本起的二十五年間,能一直持續著常勝的狀態,並保持著良好的狀況,即使是在古往今來的天才或名人中,也是很罕見的;這的確不是只看吳先生的技術就可以辦得到的。但像吳先生這種不會不穩的人、沒有狀況不好的人、不會掉落谷底的人,也還是沒辦法消除狀況好和狀況不好的差異。


 


「當然還是要盡量減少其間的差異,但卻不可能完全消除這種差異。畢竟還是會有判斷很清楚和很迷惑的情形出現。」


 


吳清源棋談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