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3日 星期五

新銳棋士群像(3)

 


加藤正夫六段---想要像藤澤秀行那樣的贏棋(上)


~~不拖泥帶水,乾淨俐落~~


 


訪問者:山部俊郎九段


 


山部:勞駕,勞駕,我們馬上開始訪談好嗎?你學棋的動機是什麼?


加藤:因為家父自己開了圍棋社。(按:和石田芳夫的情況類似)


山部:喔,想起來了。我記得是開在九州福岡市是嗎?


加藤:是的,在平和台棒球場(原本是福岡大榮職棒隊的主場)的附近,是在我小學一年級時開始的,那時候我還不會下棋。因為我的身體很瘦小(按:文抄公曾經見過他一面,身高可能不到160公分),所以就學習柔道,但是後來受傷,折斷了手臂。


山部:哦?我想不到你會柔道。那麼今後不能欺負你了,不然被你摔出去,我是吃不消的(笑)。折斷手臂大概是因為你練柔道太野蠻了吧。


加藤:不,我折斷手臂與柔道無關(笑)。我是在國小四年級時和同學們玩耍時,不小心摔斷的。因為不能上學沒事做,只好待在家裡開始學棋。


山部:這是你學圍棋的動機?對你來說,是因禍得福,而圍棋界也因此得到光榮。國小四年級,算來是十歲左右吧?


加藤:開始學棋,比別人要慢一點。


山部:職業棋士中的確是在進國小前後學會圍棋的例子比較多。你小時候的情形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呢!什麼時候進入木谷實九段的門下?


加藤:我滿十二歲,國小畢業後,拜他為師。


山部:學校的成績如何?


加藤:根本不行(搖搖頭),不是唸書的材料(笑)。


山部:我聽到很多棋士說,職業棋士在唸書時,大都擅長算數或心算,你這門課怎麼樣?


加藤:與其他科目比起來,的確成績比較好一些。


山部:這樣的人很多。你是怎麼進入木谷門下的?


加藤:我國小六年級快要畢業時,加田克司九段來到九州,在福岡市的九州電力公司教人下棋。我記得他指導我的一局是讓我四子。那時有人把這局棋的棋譜登在「棋苑」雜誌中,大家都認為我是可造之才。有人提議,叫我進入瀨越憲作名譽九段的門下,但瀨 越 先生推薦我到木 谷 老師那裡去。在這之前,我本來是想要拜岩本薰九段為師的,但那個時候岩本先生常常到外國去訪問(按:推廣圍棋),所以一推再推。到了加田九段給我下過指導棋後,狀況急轉直下---加 田 老師平常最討厭寫信,但為了我,他一連寫了很多封信給木 谷 老師,結果我就得償宿願。


山部:你是十七歲入段的嗎?以你的實力來說,似乎慢了一點。你當院生時,沒有受到注目,名氣也不大。我想起來了!你二段的時候,大概是在第二十一期本因坊預賽中,你與杉內雅男九段對局,結果是你輸棋;但從那一局起你就活躍起來了。在那之前,沒有人提過你。


加藤:大概是入段遲的關係吧。


山部:令尊的棋力如何?


加藤:是業餘二段,到現在還是老樣子。(笑)


山部:你向林海峰挑戰本因坊(按:1969年,第24屆),過了九個多月了。


加藤:是的。


山部:還在你的記憶中嗎?如果是我,這樣的大比賽輸掉,總是無法忘得乾乾淨淨。但你很年輕,性格也很開朗,所以這一點應該是沒有問題吧?


加藤:沒有這回事。


山部:這可能是你不太願意回答的問題。某報社報導,說你在本因坊挑戰賽中,態度非常鎮靜。但我觀察起來,你並沒有那麼沉著;尤其是第一局,你好像有點慌張,實際上到底如何?


加藤:別人雖說我的態度沉著,但我下的每一局都很忐忑不安,談不上鎮靜。


山部:你不像我這樣快嘴快舌,心裡留不住話,所以別人看起來你很鎮靜。


加藤:實際上是坐立不安,時時在煩惱。


山部:我看你下棋爽爽快快,不會拖泥帶水;請你分析一下自己的性格好嗎?


加藤:我很容易衝動,一看局勢不妙,或下了幾手壞棋,就會認輸,不再下下去。我很想努力改掉這個缺點,但仍然辦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