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0日 星期二

新銳棋士群像(2)

 


石田芳夫六段 - 以打倒林海峰為目標(下)


訪談:山部俊郎九段


 


山部:你看武宮正樹五段的棋如何?


石田:他的棋風變了.


山部:他的大模樣棋風與你剛好相反,正好是個對照.你是將事物給予合理化的那一類棋士,武宮君的棋,y則是有其獨特的地方.但他有好的一面,也有壞的一面.


石田:他的殺力非常之強.


山部:他那樣的著想是很罕見的.


石田:我沒辦法學他.佈局階段就作出大模樣的型態,到了中盤或終盤時,不知道該怎麼收拾才好,沒有力量的人士決不能這樣下的.


山部:我喜歡你下你自己的棋!那麼,加藤正夫六段的棋又如何呢?


石田:加藤君的棋有點像我,但我殺力遠不及他.


山部:他是擅於攻擊的.


石田:是的.最近他的棋力又有進步,尤其是在本因坊決賽之後...(按:加藤正夫在前一年1969年的第24屆本因坊戰中挑戰當時的本因坊林海峰九段,結果2:4輸給了林國手).他有自信,好像蠻有把握的.


山部:你的師兄大竹英雄又如何呢?


石田:他下棋很客氣.


山部:此話怎講?


石田:他的嘴吧雖然很硬,但其實內心很脆弱.


山部:是嗎?大家都這麼看他.


石田:殺力雖強,但我不覺得他有那種剛毅不拔的精神.


山部:他對於形勢判斷,是屬於悲觀型.


石田:是嗎?那麼您呢?


山部:我是屬於"錯覺型".(大笑) (按:山部以容易下出大昏著著名)


山部:我很早就想問你---過去我也問了好幾個青年棋士,他們大多喜歡藤澤秀行九段及大竹英雄的棋,但事實上林海峰名人(當時)與高川格九段卻獲得了很多頭銜,我不懂這個道理.


石田:以一般的印象來說,高川九段並不怎麼強.


山部:(點點頭)


石田:職業棋士遇到緊要關頭時一定要贏.林海峰名人與高川格九段可以做到這一點,可以說是真正的職業棋士.


山部:他們對勝負有強烈的執著,非贏不可的意志也與其他人不同.技術方面不知道有何差別?


石田:我認為沒有太大差別.藤澤秀行九段對勝負比較冷淡,往往下了一著大臭棋,白白送掉必勝的棋.當了職業棋士,不贏棋就沒有意思,但下出來的內容當然也要好.


山部:內容好又能贏棋,那就沒話說了.


石田:但不管內容有多好,結果卻是輸棋,那就沒意思了.


山部:你的好對手有誰?與你年齡差不多的是加藤正夫,和你同年的又有誰?


石田:是酒井伸武五段,他比我大幾個月.另外還有上村邦夫五段與高木祥一六段.


山部:林海峰君現在擁有本因坊與名人兩大頭銜,你及木谷一門打算怎樣對付他?如何衝他的弱點?你的想法呢?


石田:只好努力不輸給他.


山部:你和林名人的戰績如何?


石田:在正式比賽中還沒有碰過面,只有在快棋與紀念棋賽中下過兩局,結果兩局皆輸,但我覺得目數不會差的太多.


山部:你還想跟他下?


石田:當然啦!有一天我一定要...


山部:好,我贊成!一定要打倒他!圍棋界才能因此更為發達.


石田:我答應你.


(按:神奇的是一年以後,石田升上七段且獲得本因坊挑戰權,並擊敗了林海峰國手,甚至本因坊五連霸.而且一時之間,林國手看到石田芳夫就好像老鼠看到了貓一樣,完全贏不了.)


山部:你與幾位九段的戰績又如何呢?


石田:昭和四十三年(1968年)大概是四勝四負,平分秋色.昭和四十四年(1969年),我一共下了十二局,成績是九勝三負.(按:當時這些木谷軍團的師兄弟可以說是九段剋星)


山部:你是專吃九段(笑),但上次在日本棋院選手權準決賽中對藤澤朋齋九段的棋,你下得不太好.


石田:是,下的一塌糊塗.


山部:但後來在電視快棋中與他下的一局,內容倒是十分精采.



石田芳夫(黑)-藤澤朋齋(白) 黑貼五目半 結果 黑棋中押勝


 


石田:與前一局正好相反,下到最後時,黑1,3扭斷,我以為是妙筋;藤澤九段因為形勢不利,所以用4,6頑抗,但是黑13止,黑棋活的很舒服.白2如果A並,則黑棋比較麻煩.(按:此處疑有錯誤,似乎應該是白2下於3處,黑棋不好處理.或者是白4下在A位).又白6如照參考圖:



白◎粘,則黑下1,3,黑也不壞;之後,白棋如強行A打,則黑B,白C,依序到黑H止,左邊白棋不活.


 


山部:你的細算實在了不起.比賽前一天晚上,你睡的好嗎?


石田:睡的很好.我會打保齡球使身體疲倦,將頭部的血液冷卻一下.但有時會做不戰敗的惡夢(笑).昨晚也作了一個夢,沒能來的及趕到比賽會場,結果被宣告不戰敗.


山部:我也會作這樣的夢.今天聊了很多,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