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9日 星期一

新銳棋士群像(1)



把[吳清源棋談]翻譯完後, 暫時來當一下文抄公.

本系列是在1970年圍棋月刊所刊載的, 原文是山部俊郎九段的訪談, 譯者筆名是心田. 內容非常有趣, 所以抄出來給大家看一下.

不過, 要請大家注意的是"新銳"是指當時而言, 現在這些棋士大多已經升上九段, 甚至有人已經過世(加藤正夫), 不再新銳是老朽囉.



===========================================================

石田芳夫六段---以打倒林海峰為目標(上)

訪問者 山部俊郎九段



山部: 你學棋的動機是什麼?

石田: 小學二年級時學會了棋, 那時我才八歲, 是一個調皮搗蛋的小頑童; 家父實在看不慣我的惡作劇, 教我下棋. 我一年級的時候, 家父利用房子的一角, 開設了圍棋社.

山部: 是嗎? 你的家鄉在哪裡?

石田: 愛知縣名古屋市的郊外.

山部: 令尊的棋力如何?

石田: 大概有業餘二三段, 是一個標準的棋迷; 開設圍棋社的目的不在賺錢, 而在消遣.

山部: 兄弟姊妹有幾人?

石田: 一共有七個: 長男, 次男, 三男, 長女, 次女, 然後是四男與五男. 我是四男. 其實我還有一個哥哥不幸早逝, 所以本來應該是排行五男的. 我沒有大哥那樣的責任, 所以負擔很輕.

山部: 令尊好嗎?

石田: 去年(1969年)二月與世告別, 享年六十有四. 所以我常想他要是能再多活幾年那有多好....那時我已升至五段,我自己認為還對的起他老人家.

山部: 在職業棋士中,八歲才學棋是稍微嫌遲了一點,大多是五或六歲開始下棋的.

石田:是的.我起初看人下棋,知道一點皮毛後,就不管對手是誰,開始亂下.

山部:名古屋有很多棋士,當時你跟哪一位下過?

石田:家父帶我到東海本部,就是現在的日本棋院中部總本部,只是看別人下棋,不曾向職業棋士討教過.我去的次數不多,記得只有一兩次.

山部:在木谷實九段那裡呢?

石田:學會圍棋後,大概經過一年,大竹英雄給我下了一盤指導棋.他那時候是初段(訪談時是八段),讓我六子,結果我輸了.木谷先生升九段慶祝會在名古屋舉行時,木谷先生帶著禮子小姐(木谷實的女兒,也是職業棋士,後來嫁給石田的師弟小林光一)與大竹英雄兩人,遠到前來參加,我幸好適逢其會.

山部:小時候學校的成績如何?

石田:我只念到初中,成績優秀...哈哈!騙你的!(笑) 老實說是中上程度.

山部:數學怎麼樣?

石田:還算是得意的一科.

山部:職業棋士當中,這一科大都是好的;這與你擅於形式判斷有關,也可以說是頭腦聰敏.你幾歲入段?

石田:十四歲.

山部:十四歲入段的人有很多很多.

石田:是,不大不小的年齡,真是尷尬.

山部:好啦,好啦,不要說啦,我也是十四歲呢.

石田:喔,是嗎?(大笑,搔一搔頭)

山部:去年的戰績如何?是不是很好?

石田:讓我想一想...啊,大手合是六連勝,新聞棋賽是二十五勝六負,前半年是所向無敵,但到了秋天就走下坡了.

山部:大手合成績是二十二連勝嗎?1965年昇至三段後,大手合賽的總成績是三十八勝三負,是驚人的獲勝率.我記得在戰前,藤澤朋齋九段大手合賽有十九連勝或二十連勝的紀錄,你的二十二連勝打破了他的偉大紀錄,值得大書特書.但美中不足的是,你在大比賽中的成績不太理想是嗎?

石田:是的.

山部:最近看你的棋,覺得比以前精明多了,判斷形勢也非常正確.試分析一下你的棋風?

石田:(考慮一下...)這問題要怎麼回答呢?我自己認為殺力並不太強,根本沒有力量去吃掉對方,應該說是對方殺來,我就拼命逃亡的棋風吧.

山部:是嗎?

石田:我喜歡圍空(笑),擅於守而不擅於攻.

山部:防守也是要力量的.

石田:你說我擅於形勢判斷,我不承認.(一般認為,石田精於形勢判斷,被稱為人間電腦).

山部:你否認?因為我不擅於形勢判斷,所以覺得你擅於形勢判斷,也可以說是沉著.

石田:可能如此.沉著,我是承認的.

山部:年紀輕輕就能如此,真是了不起.但另外一方面你也有輕率的地方---我無法理解,沉著如你,有時也會有令人無法相信的輕率,我不懂這個道理.

石田:...(默不作聲).

山部:凡是失著多的人,大多是急躁浮動的人,但看你下棋,絕對沒有這樣的情形,不知道是為什麼?

石田:可能在沒有心情下棋時,會有這樣的情形發生.舉例來說,身體有些不舒服時,失著較多;但也不能說都是如此,這是個非常微妙的問題.

山部:這種現象在年輕時尤甚.看你的棋,雖然反敗為勝的情形也不少,但一開局就領先的棋,後來卻下出不可思議的惡手,因而陷入苦戰;本可寫寫意意的贏,結果卻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以為這樣的勝利,太不值得.

石田:我下了大失著後,會冷靜下來的.

山部:這是你的長處.你喜歡誰的棋?

石田:我喜歡本因坊秀榮.長谷川名譽八段在九月號的圍棋雜誌上說我有些像秀榮名人,但我與他之間,相差還好大一截,怎能比擬呢?山部先生,您的棋是不是像年輕時代的吳清源先生?

山部:有部分相似,但其實是不同的.

石田:從前我很喜歡秀甫,但最近喜歡秀榮晚年所下的棋,尤其是他七八段時的棋最好.當時他雖無好對手,但下得實在太好了.

山部:秀甫會用機略,橋本宇太郎有他的味道.秀榮的棋則是時時顧到大局,這是兩人所不同之處.

石田:我想下秀榮那樣的棋,也非常佩服他.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