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1日 星期五

吳清源棋談(23)

 


出生


 


[清朝滅亡,進入民國以後,就慢慢轉變為所謂的學校教育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時勢轉變的關係,還是父親開始前往悟善社坐禪的關係,父親也就漸漸不再談要進行古風式的教育,而我也就開始過著一面下圍棋,一面玩著行軍將棋的日子了。]吳先生回憶著說。


 


吳先生是民國三年出生的,也就是孫文革命成功後的第三年,相當於日本的大正三年。也是爆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而日本佔領青島的一年。


 


根據吳先生的長兄吳浣先生所寫的[我弟弟的故事]所記載,當時兄弟三人都沒有去上小學,而是請了家庭教師來家裡上課。主要是進行唸誦四書五經以及"背書",對喜歡玩耍的小孩子來說非常無趣,但[弟弟小泉(清源)從幼年起,就很聽家庭教師的話,比我們兩個哥哥更加認真學習。]吳浣先生接著又寫:[我記得,大概是從父親開始生病後,弟弟才開始學圍棋的。]


 


[上完課到了晚上,小泉會把棋盤放到臥病在床之父親的枕邊,開始擺起一局局的棋譜讓父親開心,這也就成為了每天生活的慣例。]


 


吳家六個孩子中,前三個是男孩,後三個是女孩,而吳先生在三個男孩中年紀最小。吳先生小的時候身體不好,不太出去玩,而是躲在家中,一個人靜靜的擺起日本的棋譜,就像是一個小大人一樣。


 


[從我出生起,我就是兄弟中身體最差的。也許是因為母親在生我的時候營養不好的關係吧。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我是在陰曆的五月十九日出生在福建省。以現在的陽曆來看,相當於六月底左右吧。在那個時節,南方的福建省等地方,常常會下起午後大陣雨。而剛好在那一年,幾乎每天午後都下起大雨,並且還會雷聲大作。而我母親很討厭打雷,只要打起雷就會吃不下飯,可能身體就因此變差了。除此以外,生我的時候還淹起了大水。所以,只好將兩張像是麻將桌,一般所謂的八仙桌併起來,上面鋪著棉被,讓我母親躺在上面生產。]


吳先生和永野護先生進行座談時,也談到了這段回憶。


[也是因為如此,我母親說當時還可以看到魚在水上跳著。也是這樣,我的本名就叫泉,字清源。]


也就是說,吳先生和水很有緣。人可以分為水性或火性兩種個性,我想吳先生應該是水性勝過火性吧?


 


[也許就是因為出生在這樣的環境中,所以我是個身體很差的孩子。小的時候似乎肺也不好。大概六、七歲的時候,常常會咳出很多痰來。不過,長大以後,自然而然就好了。]


 


吳先生現在把母親從台灣接來,共住在箱根的家中,目前還健在。


吳先生說:[我母親今年已經虛歲六十五歲了。]


而吳先生的父親吳毅先生,是在他虛歲十二歲時去世,享年三十四歲。


 


譯注: 現在這段故事,大家應該都耳熟能詳了。但是在1953年左右,幾乎沒有吳先生的相關傳記,只有[莫愁]一書有提過,所以對當時的日本讀者而言,這是段很新鮮的文字。


吳清源棋談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