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5日 星期六

吳清源棋談(21)

 


早成


 


吳先生接著說:


[即使被稱為是定石的型態,也不是絕對必然的下法。圍棋應該是沒有絕對的固定下法。對同一個定石來說,也會因人不同而有不同的見解。也會有從前被認為是固定下法,現在卻被否定的情形出現。隨著時代的演進,推理的方法應該也會改變。也是因為如此,一個人將其記憶、經驗、注意力等各式各樣的能力整合起來,就會成為該人對圍棋的推理能力,而有了這樣的推理能力,才能產生出對一局棋的正確判斷。]


 


[不是有對戰鬥時能進行好判斷而自豪的強者、對地域目數判斷明確、或是擅長處理交換損益等的各種人嗎?每種人都是在其所擅長之處發揮其特長,而產生棋風的分別。]


 


然而,記憶、或推理與判斷等能力,在圍棋上卻成為一種特別的東西,但是到底特別在什麼地方上,我是幾乎完全不懂。但我也沒要求吳先生做更深入的解釋。以我的智慧來看,除了圍棋水準高才會產生棋才以外,似乎找不到更好的說法。其實具有棋才這種事,甚至能像日本、中國這樣的發展起來,對我來說就已經是很不可思議的了。


 


在已故直木三十五先生所寫的[我]這本小說中,記載了以下這般的文字:


[我拿起報紙攤在椅子上,並翻開記有本因坊名人與吳青年進行爭棋的地方來看。結果寫著為了對局雙方的健康著想,所以繼續打掛的狀態而要再休息十幾天。


(真羨慕下棋的人)


圍棋常常會被認為是打發時間的不良遊戲,但更多的時候是被人認為有不可思議的魅力。要說它無價值,還真的是絕對的無價值。但要說它有價值,就有其絕對的價值。]


 


這裡寫[要說它無價值,還真的是絕對的無價值。但要說它有價值,就有其絕對的價值。],或說是[意義],並不是世俗眼光所認為的混合或附加之物,而是指其比文學等藝術更加純粹,也因為有清楚的勝負之分,所以他才說[真羨慕下棋的人]。


 


然而,即使有所謂的棋才,但如果不從小趁早教導圍棋,就無法升到高段的棋力。少年時就要使其進入圍棋之道,進行職業棋士的訓練,但如果不在二十歲左右成為新進棋士顯露頭角,就無法成大器。所以每個棋士小的時候都是天才少年。


 


[到目前為止看起來,的確如此。]吳先生也這麼說。


[這是為什麼呢?為何在小的時候不進行正式的學棋就不行呢?]


[我想應該是記憶力的問題。]吳先生又很率直地回答。


[人一旦過了二十歲以後,雜念與俗務就會多了起來,記憶力就會鈍化,而沒辦法很直接的把學到的東西裝入腦中。而注意力也很難集中起來。但如果從小就開始學習,有才能的人就會去打古今的棋譜,在腦海中建立起相當的基礎。於是乎,就能構築出具有圍棋能力的頭腦了。因為小的時候,在圍棋上很容易做到腦中只想著圍棋的事...。如果過了二十歲,普通人就無法做到這樣了。有些業餘棋士棋下的很好,應該就是因為他們真的具有圍棋的才能。只不過,小的時候並沒有進入圍棋之道的機會吧。]


沒有培養職業棋士環境的中國,也是因為這樣,沒辦法產生像高段棋士一樣棋力高強的棋士吧。


 


吳清源棋談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