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4日 星期五

吳清源棋談(09)

 


文章


 


菊池寬先生看起來還是很不服氣的樣子。豐島與志雄先生也被吳先生的隨筆所感動,因此對於佐藤垢石氏代筆一事,也覺得很難相信。


 


[可是, 吳先生自己也半開玩笑的對我說, 如果他真的能寫的出那樣的文章, 那乾脆不要下棋好了。 ]


我用吳先生的說明中止了豐田先生的疑問。


 


其實我自己聽到這是垢石先生的文筆時是更加的意外, 並對垢石先生的才能感到乍舌。 像<望鄉>或<莫愁>,怎麼看都像是吳清源所寫出來的,甚至可以說是不是吳清源就寫不出來的文章, 因為這些文字很完美的把吳先生內心的感情都表現出來了。 只是根據吳先生的談話,就能寫出這樣的文章, 真是令人驚訝。 這恐怕可以說是這種口述文學的名作了。


 


例如, 在<莫愁>中寫道:


[冬天來臨。 從飛驒與信州的國境邊聳立的高山中吹來的強烈寒風, 搖動著高原上的枯叢並含著冷氣, 往甲州盆地方向吹去。


這個時節中午後總是有遮住日光的浮雲, 在遠離富士見村莊外粗樹之落下黝黑斑點間散亂紛飛。 就好像要觀看在其間以閃電形狀飛翔的野鴿的寒姿一樣。 即使是白天,霜雪也很深。 而園丁在紅土留下的橢圓足跡上, 有宛如利刃般露出來的冰柱正閃閃發亮。 不論背負著粗大薪柴, 走過牆外的樵夫, 或是穿著腳套的村姑, 都吐著白霧般的氣息。 但不管是誰, 都看起來很健壯。 頂著紅潤的臉頰, 看著我們的窗戶走過來。 ]


*Tony註: 飛驒、信州(信濃)與甲州(甲斐)都是日本的分國(相當於中國的州, 或是現代日本行政制度的縣)名稱, 群山圍繞, 都可以說是山之國度。


 


像這種風格的文字,實在沒法想像是吳先生以外的人寫出來的。 然而實情是吳先生既沒有寫出這種風格的文字, 恐怕也不是以這樣的風格說話。


 


另外像[若是中日戰爭早日結束, 回復昔日的和平, 我希望能再去風光明媚的太湖乘船悠遊。]或是[終有一日,中日兩軍鳴金收兵。夕陽隱沒在環繞太湖的群山之中, 春天來訪到這點點漁村, 就可以在竹網間的數數燈火中與太白星相望。 ]等名句、佳句都是垢石先生的名句。 垢石先生在吳先生的言談中添加了許多自己的東西,讓文章增加了血肉, 散發出香氣,並以宛如吳清源自己寫的文章展現出來。 是垢石先生的文筆讓人對吳先生的人與言產生了興趣。


 


隨筆集[莫愁]中,不只是垢石先生,還有三堀將先生與野上彰先生替吳先生代筆的文章。雖然是同一個吳先生的談話,但因為代筆者不同, 可以看出寫出的文章風格也有所不同。 最後全書的後記,也是野上先生的代作。 雖然如此, 我們還是可以把[莫愁]這本書稱為是吳先生的著作。我在這裡寫出來也稱不上是要爆料。 然而,之後另外以吳先生之名公開的那些文章中,例如要是有像[改變世間的碁]等那樣糟糕的東西,說出吳先生自己沒有寫過文章之事來佐證, 也不是壞事吧? 在替別人的口述作文時, 卻無論如何都只想要寫出自己的風格, 就會發生誤聽或誤寫的狀況, 這樣就會失去了正確性, 也無法把真相告訴給讀者。 不過, 我的文章也是屬於這一類吧。


 


此外, 吳先生也不是善於言談的人。 因為不懂得把自身的情感細微的描述出來,所以別人就越不容易了解。 例如, 在肯定或否定的語句中,缺乏了日本式的曖昧韻味, 反而也可能會引來誤解。  


 


 


吳清源棋談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