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9日 星期六

吳清源棋談(16)

 


公正


 


[圍棋和繪畫、雕刻、小說等藝術不同,不可以依個人的喜好而想花多少時間就花多少時間去完成,因為還有對手的存在,所以必須是在一定的時間內,依照一定的條件,來進行競技。既然圍棋是一種競技,就必須嚴正公平地進行、也必須遵守公定的規則,就像是棒球或是相撲等,只要是比賽都一樣。對局者雙方面對棋盤而坐,必須認真的思考該怎麼下。如果在比賽的過程中,其中一人在偷偷摸摸的試擺棋局的變化,就是不正確的行為。]


 


接下來吳先生說了過去沒有說過的看法。


 


[然而,如果現在到了打掛階段,對局者雙方就會回家了。一旦回家後,一定會掛念著今天下到打掛的棋,於是就會拿出棋盤,一面覆盤一面研究各種變化,這也是人之常情。一個人獨自研究時,必定和兩個人面對棋盤對弈時想到的東西不一樣。也會有對局時所看不到的洞察之處。有形時與無形時所做的研究,一定會對於好壞的判斷有很大不同的看法。]


 


在某些情況下,甚至還會有第三者的建議出現。


 


[即使沒有他人的建議,在對手所看不到的地方擺譜研究,不就是違規了嗎?一旦回到家,想要研究看看是人之常情,所以會明知這是違規的行為卻還是拿出棋盤來研究看看。但我們又不能跑去雙方的家裡去偷窺他們到底是有擺譜研究或沒有擺譜研究...]


 


當然,一定還是有不會擺譜研究的人吧。但我認為既然允許了打掛之後可以回家,則似乎也不能說擺譜研究就是違規。至少,是沒辦法去追究這種違規的行為。然而,我也懷疑打掛會影響競技的公平性,而且還會打斷勝負的氣魄。因此希望能夠一次全部下完不打掛的人,也不是只有吳先生而已。


 


吳先生認為:[圍棋今日成為了一種健全的娛樂,所以為了能作為深遠的嗜好或推廣到世界各地去,是不是該檢討一下打掛的制度?我認為競技中最重要的事,就是嚴正公平。所以圍棋要能做到嚴正公平,最好還是能採用一日下完的制度。下一局棋要花個兩三天,會妨礙圍棋的發展。如果不縮短時限,使一局棋在一天內下完,圍棋就不能成為國際性的競技。反之,如果將來圍棋能成為國際性的競技而興盛起來,其時限一定會比現在縮短很多。]


 


[像有很多新聞棋賽,是住在旅館中對局的,也是希望使打掛更加公平的意思。然而,如果可以在一天之內下完,就能替主辦者省下這筆費用,我想大概可以減少一半的支出吧?]吳先生這麼說。


 


[而且,我也不認為一局棋在一天之內下完是絕對做不到的事,也沒有不可能的道理。我認為能不能做到,完全只是個人的思考意向問題。要花很多的時限來下,只是習慣成自然造成的。在日本的明治時代,也有像秀甫或秀榮等很好的當日下完的範例。秀和下的更快,據說也有過一天下完兩局的例子。]


吳清源棋談系列文章: